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四十六章 长安我回来了!

    会谈有了结果的第二日,郑译、皇甫绩便急匆匆催促安州使者宇文温等人一同上路返回长安,于是宇文温‘万般不情愿’的启程了。

    安陆城外十里亭,正是‘十里相送’恶俗情景戏的上演时间,角落边宇文温和父亲宇文亮、兄长宇文明窃窃私语。

    “二郎此次长安之行千万小心。”宇文明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弟弟此次主动请缨作为使者入长安风险极大,虽然确实对安州有利但作为兄长还是觉得有些不忍。

    “父亲,兄长,只要安州势大我在长安便稳如泰山。”宇文温面露坚毅,“炽繁在家还请多多照顾。”

    “放心,有为父在没人敢在安州地界放肆。”宇文亮庄重承诺,他左顾右盼见身边无他人便低声说道:“那日密议之事,二郎莫要勉强。”

    “父亲勿忧,孩儿自会便宜行事,一切照说好的办。”

    不想引人注意父子三人没说多久便散开,宇文温正打着哈欠一名身着官服的中年男子走了到他身边,两人交谈起来。

    此次安州派出使者也分正、副,正使为西阳郡公宇文温,副使为刚卸任的随州刺史厍狄士文,这家伙不简单可是上过史书单独立传的。

    厍狄为复姓,‘厍’为库字去掉上面一点,读音通‘射’,在二十一世纪已经是很少见的姓氏,在这个时代也不多。

    厍狄士文,祖父为厍狄干,北齐左丞相。父亲是厍狄敬,北齐武卫将军、肆州刺史。厍狄士文少年读书非常用功,在北齐袭封章武郡王,官至领军将军。

    三年前北齐灭亡,周武帝宇文邕驾临齐国国都邺城,满城齐国故旧文武大臣趋之若鹜赶着去觐见新主子讨个好彩头,唯独厍狄士文闭门不出。

    宇文邕知道后颇为好奇,授他开府仪同三司、随州刺史,于是就任至今。

    但这不是重点,厍狄士文有个属性叫“酷吏”,对别人狠对自己人狠,对自己更狠!

    厍狄士文生活清苦,不贪污公款家无余财,杨坚以隋代周任命他为贝州刺史,家里饭菜不见肉三个儿子吃不饱发育不良,一个儿子因为偷吃官衙后厨的炊饼被他发现,上枷锁打了一百杖扔到大牢关了几天。

    他也不占老百姓便宜,家里仆人不要说在外横行霸道,连出门买个菜都遮遮掩掩生怕被人议论传到郎主耳里受罚。厍狄士文有亲人但从不来往,生怕自家人拉关系走门路。

    隋文帝杨坚在宫里摆酒宴请大臣,喝多了摆阔让他们到库房看中什么拿什么,别人都拼了命拿好东西往怀里塞,厍狄士文两手各拿着一匹绢布,嘴巴再叼着一匹就完事。

    摆阔摆到心里滴血的杨坚见状不敢置信问他是不是也喝多了,厍狄士文说微臣一双手一张口只能拿这么多了,杨老汉感动得又多赏赐了一些宝贝给他。

    先前安州军在随城成功抵抗崔彦穆大军,随州刺史厍狄士文协助守城立下大功,论功行赏时随州官吏上下齐心吹锣打鼓送他这个‘瘟神’高升,厍狄士文明升暗降来到安陆就任总管府司录做一名闲人。

    这种人天生就会被官场排斥,所以此次安州要派人作副使陪同‘夕阳郡公’去长安‘历险’时总管府同僚们都不约而同想到他。

    当然最大考虑是这家伙不贪财脑袋一根筋不会‘卖主求荣’,嘴炮技能点满和左丞相杨坚一干幕僚玩舌战怕是势均力敌,或许会有意外惊喜也说不定。

    在宇文温看来厍狄士文应该是有道德洁癖,所以他觉得厍狄士文三个儿子可怜便在昨日送了一车米过去,现在厍狄大叔气势汹汹来算账了。

    “多谢郡公借粮,下官日后定当如数奉还。”

    ‘干什么,干什么!你以为我在行贿么?还日后?’宇文温揉着太阳穴不住腹诽,只是还得强颜欢笑:“本公为自家夫人积德,司录莫非希望本公绝后?”

    西阳郡公心急火燎的要把夫人肚子搞大好外出领军,这事安州上层官僚多有耳闻厍狄士文瞬间哑口无言面色铁青拂袖而去,见他这般决绝宇文温也是不爽。

    什么态度啊喂!

    不可否认他是有私心,想拉拢些人作为日后开展事业的骨干团体,如今正想把‘魔掌’伸向厍狄士文试图打造“大周包青天”,因此特地刷一刷友好度顺便送温暖,可按刚才情形看来自己招贤纳才之路还很漫长啊!

    厍狄士文还有那许绍,一老一小迟早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十里相送’终于落幕,安州使者宇文温一行随着朝廷天使前往京师长安,从安陆出发往西经过郢州再北上襄阳,特地避开了北边随州方向路线,郑译他们防的是北边相州战况传来功亏一篑。

    宇文温也不说破一路上不停和副使厍狄士文东拉西扯试图刷友好度,奈何吟诗作对不擅长手谈一局有没那水平,想来一首《沁园春雪》进行精神震撼但好像画风不对。

    不管‘夕阳郡公’宇文温如何胡搅蛮缠,厍狄士文总是一副面瘫表情针插不进水泼不入,宇文温刷友好度大作战失败。

    郑译和皇甫绩一路上神经兮兮风声鹤唳,赶路途中但逢有人接近己方都面色铁青额头冒汗,一路上脑细胞也不知死了多少,宇文温只是带着宇文十五和张鱼到处指点江山做潇洒状。

    好容易捱到渡过汉江来到樊城‘自己地盘’,郑译和皇甫绩饭也吃得下觉也睡得香,尤其是郑译,拿着宇文温的‘意思意思’手也不抖了。

    “老弟为何如此破费?老哥我这无功不受禄啊。”

    一路上‘眉来眼去’宇文温和郑译‘勾搭成奸’如今私下里已是兄弟相称,就差斩鸡头烧黄纸了,当然孔方兄的作用不可忽视。

    “这不小弟去长安说是出使其实就是做个抵押,丞相那边还得老哥哥美言几句不是?”郑译的年纪和他父亲宇文亮差不多,宇文温也不嫌肉麻,“万一丞相听了风言风语一怒之下把小弟拉去阉了那真是...”

    郑译闻言差点没背过气,这宇文温什么都好又舍得花钱就是想法太跳跃。

    我那老同学真要发飙要么就砍头祭旗阉你作甚!不过看在叮当响的铜钱份上能帮就帮吧!

    虽然心中不住腹诽郑译还是笑容满面拍拍宇文温肩膀:“放心,有老哥在丞相决不会受人鼓惑!”

    “那么小弟老丈人一家的事?”

    “放心,这安固郡公在长安与相州千里之遥怎会参与叛乱呢?老哥我已和崔使君商量好回去劝丞相以大局为重。”

    说实话郑译倒是希望和宇文温保持‘友好合作关系’,再说那相州军击败朝廷大军如今势大难制左丞相杨坚正焦头烂额,正眼巴巴要稳住南边的宇文亮好腾出手来对付西边的王谦和东边的尉迟迥,那安固郡公尉迟顺相比起来就微不足道了。

    宇文温点点头,没敢在郑译那里待太久片刻后告辞离开,他丝毫不怕此次议和郑译会不尽心因为如今这位杨坚的老同学正面临着‘中年危机’。

    他看过史料,知道杨坚派韦孝宽领兵带着几个行军总管讨伐尉迟迥之后心里忐忑不安,生怕那帮总管被尉迟迥买通,然后平叛大军在河南武德郡武涉一带同尉迟惇对峙时,那几个总管果然态度微妙起来停滞不前,这下杨坚坐不住了。

    他决定派监军,第一考虑是刘昉和郑译,这两人为他夺权卡位立下大功自然而然被视为心腹中的心腹,结果刘昉怕死翻白眼说从没领过兵没有监军技能。

    然后到郑译,结果老同学郑译怕死找借口说家里老母重病走不开,老大还是另寻高明吧。那一刻杨坚内心阴影面积已不得而知,但可以明确的是他开始疏远刘昉和郑译,这两个米虫完全不靠谱啊!

    这一来轮到郑译开始焦虑了,他好容易在杨坚手下抢到好位置如今却有被冷落的危险得想办法挽救,正好安州派人来投石问路,杨坚求之不得便要派得力手下去安州谈判稳定局面。

    人选还是首先想到郑译,毕竟‘老相好忘不掉’么,郑译也想挽回失分一咬牙豁出去了于是‘挥泪’下安州。

    宇文温没敢在郑译那里待太久片刻后告辞离开回到自己住处,被‘面瘫’大叔厍狄士文候个正着:“郡公,下官这几日里琢磨了许久...”

    “司录是在想相州那边杨坚肯定吃了大亏吧?”宇文温直奔要点。

    “正是,否则朝廷此番来人不会如此妥协。”

    “对头,所以此番入京如何与丞相周旋就看司录的了。”

    “郡公身为主使岂能置身事外?下官只是...”厍狄士文话未说完却被宇文温打断:

    “本公此次入京不过是做个抵押罢了,司录身负重任可得帮安州多捞一些好处,本公看好你哟!”

    见着宇文温没心没肺的模样厍狄士文捻了捻胡须:似乎这西阳郡公不像坊间传闻般无能?

    一行人从樊城北上经过荆州州治穰城后转向西北,从秦岭古道经过武关一路向西北往而去,千里疾驰终于在七月下旬抵达长安城。

    也就是在这时安州使者才确切知道在邺城大战中朝廷惨败,随行人员无不扼腕叹息认为早知如此就顶着一口气把荆州总管府抢下来算了,而宇文温面色如常心中却不住冷笑。

    此次入京我可是接了三个任务,相州胜或败都无所谓了,自己接的任务跪着也要做完!

    主线任务:出使京城,完成谈判后伺机摆脱软禁逃离长安,安全返回安陆。

    支线任务:拯救岳父尉迟顺一家,尤其是尉迟明月小萝莉。

    隐藏任务:这个嘛,嘿嘿。

    他看着巍峨雄伟的长安城心情激荡,不顾旁人诧异的目光大声喊道:“长安,我回来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