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四十三章 杀人放火受招安?

    大象二年六至七月发生了几件震惊天下的事情。

    上月底安州叛军攻陷襄州州治襄阳,襄州军土崩瓦解行军元帅王谊兵败身亡,只剩一同平叛的行军总管崔彦穆率领荆州军在樊城隔江与叛军对峙。

    消息传来一片哗然,六月中旬襄州军大败已经够震惊得了没过几天那个号称坚城的襄阳城竟然被攻破了!反叛的安州军如今囊括安、黄两州总管府全地域以及襄州总管府过半地盘,当真是气焰嚣张!

    然而更大的大新闻还在后头:七月中旬,行军元帅韦孝宽率军与尉迟迥率领的叛军在相州州治邺城决战,朝廷大军惨败!

    战败当日消息便日行千里往长安传来,而确切消息陆续也为人所知:当日大战朝廷大军先败后胜最后又被逆转,十余万大军仅数百人逃出。

    行军元帅韦孝宽战阵之中受创,撤出战场数日后伤重不治!元帅长史李询及其所辖精锐并州军三万人全军覆没,行军总管宇文忻遇伏阵亡,行军总管崔弘度及其弟弟崔弘广下落不明。

    监军高颎如今正与行军总管宇文述收拢败兵并发出加急文书请求朝廷火速派出援兵,否则局势难以挽回。

    然而把握朝政的左丞相、隋国公杨坚已经焦头烂额,三路总管府反叛,如今东面的相州总管府,东南面的相州总管府击败平叛大军,西面的益州总管府正在全力东进,还好利州刺史死死顶住否则再无回天之力。

    豫州、徐州、毫州总管府下辖各州正和支持相州的刺史们混战,扬州总管府又被北犯的陈国牵制,河南、淮南各处乱成一锅粥。

    相州叛军进攻长安还可以在洛阳或玉璧城堵截,安州叛军西进只要守住长安东南秦岭内的武关也能堵住,可若是益州的叛军再压不下去杨坚的位置怕是坐不稳了!

    万一三方总管从三个方向围攻上来不是顶不住,只是到时长安城里原先支持杨坚的世家、门阀还有勋臣会反戈一击诛杀他这个杨逆!

    就在朝廷为此风声鹤唳之时,邺城兵败消息传来的第二天,来自安州的消息传到长安随即让人摸不着头脑:安州总管宇文亮攻占襄阳后向朝廷派出的信使来到长安,说双方似乎有误会而且这襄州、黄州总管空着不像话朝廷要不要考虑下安排新的总管上任?

    双方打都打了还血流成河,你安州总管先袭击黄州现在又把襄州过半州郡占领,然后跟朝廷说这好像是误会,还要朝廷任命新的总管,你确定不是在搞笑么?

    这一个看起来让人啼笑皆非的消息在长安城里掀起了波澜,因为有识之士都看出来这是安州总管在投石问路,是在示弱,看来安州已经到了极限了!

    正在如坐针毡的左丞相杨坚得了消息瞬间如同久旱逢甘露喜出望外!

    安州总管是在服软,宇文亮想从朝廷那里讨个名分好名正言顺将自己人任命为襄州、黄州总管,他似乎不再坚持杨坚是乱臣贼子,双方平息干戈。

    这也是杨坚梦寐以求的,如今相州军大胜后迟早南下攻打洛阳,万一安州军北上攻克荆州总管府再往北就能配合相州军南北夹击洛阳。

    且不说洛阳守不守得住,双方这么一夹击那洛阳以东的局势就糜烂了,相州军可以不急着西进,只要派出援军将豫州总管府、徐州总管府、毫州总管府拿下,那么叛军的根基就稳了。

    若是能借此稳住安州一段时间,先把益州总管王谦平定他就能腾出手来应对相州总管尉迟迥的反扑,等到河南、淮南局势稳定了再收拾安州也不迟。

    宇文亮果然是平庸之辈,就想着眼前一亩三分地!

    杨坚不会放过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收到消息当天立即和幕僚紧急磋商,第二日便派出使者经武关向东南方向的安州赶去。

    事不宜迟,安州总管是在邺城之战前派出使者试探求和可能,耽搁久了让他知道相州军获胜怕是想法会变,最坏的结果就是尉迟迥派人和他联系约定南北并进那就麻烦了!

    只要能稳住安州军不是太夸张的条件都认了,事后再算账!

    使者轻装简从一路疾驰日行两百里向安州州治安陆赶来,要抢在相州尉迟炯之前把宇文亮稳住。

    。。。。。。

    安陆,安州总管府邸。

    宇文亮正举办家宴,和宇文明夫妇及幼子、宇文温夫妇两代同堂坐在大桌旁吃晚饭。

    五月初宇文明、宇文温及家眷来到安陆后进行过一次家宴,随后就是连番大仗,先是突袭黄州,随后迎击朝廷大军,宇文明独领一军在随州州治随城死守,而宇文温则随着父亲宇文亮连啃了几个硬骨头。

    如今父子三人总算是渡过一波劫难能享受片刻家庭温暖了,大家都是男人出征在外月余回到家后自然要那啥,宇文亮年纪大心思也淡了,府中侍妾陪着过了两晚火气就消了,可宇文明、宇文温正直血气方刚家中夫人又是貌美如花独守空房,这**烧起来可不是一两天能灭得了的。

    儿子们带着女眷一进门,老国公就看出宇文明夫妇、宇文温夫妇四人俱是眼圈黯淡步伐虚浮,但有不同的是两兄弟神情恍惚直不起腰而两个儿媳却是面色红润眉目含情,看来这两头‘牛’是累得够呛而他俩的‘地’倒是被耕得肥沃了不少。

    这样才对嘛,多努力给宇文家开枝散叶,特别是二郎!

    酒饱饭足,宇文明夫人李氏带着幼子和宇文温夫人尉迟氏在别厅聊着家事,宇文亮父子三人则转到后堂,在那里总管长史杜士峻等几个心腹早已等候多时。

    话不多说直接切入正题,众人谈论起当前局势。

    派出使者向朝廷服软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朝廷只剩崔彦穆手中的几万荆州军能抵挡安州军北上,再败就无力阻止安州攻占荆州总管府,所以朝廷未必敢冒险。

    而安州军也确实到了极限,新占的城池要防守,损失的兵力要补充,俘虏的士兵要消化,还要将进入黄州的南陈军队赶跑,还要提防梁国乱来。

    如今是安州总管府的一套行政班子监管安、黄、襄三州总管府的事务,人手紧缺,投降的官吏将领忠诚度有待商榷,新提拔的官员将领们需要时间适应。

    大军征战将近两个月,紧急征调参战的士兵们需要休息需要回家和家人团圆,所有的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至于相州、益州方面是胜是败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打铁还需自身硬只要安州缓过这段时间就能再战三百回合!

    前些天已收到消息,朝廷十分重视安州的善意已派出使者南下解决双方的“误会”,有话好好说干嘛打来打去的呢?

    为了防止使者在半路被‘不明身份群众’害了性命,朝廷特地提前派人和安州联系好相关事宜,荆州军会派人护送使者从樊城渡江到襄阳由安州军接手。

    “此次杨坚派来的正使是相府长史、沛国公郑译。”宇文亮说出了今日才收到的消息,“副使是内史中大夫皇甫绩。”

    郑译,先帝宇文赟的心腹贪财的佞臣,也是左丞相杨坚的‘老相好’;皇甫绩,饱读经书颇有才学,是左丞相杨坚的主要谋士,也是郧国公韦孝宽的外孙,对杨坚的忠心自不必说。

    这两个人中郑译还好说,皇甫绩可不好对付。

    众人分析一通后同意了意见:正使郑译负责和安州扯皮谈条件,而副使皇甫绩怕是要趁机窥探安州内情不得不防。

    反正己方主要目标有两点:第一是让朝廷按照安州这边的名单任命襄州、黄州总管,这是最实际的。第二是洗掉安州军‘叛军’的名头双方罢兵,势力分割按实际控制范围为准。

    至于为什么双方会打起来那就呵呵了,无非是“临时工”从中作祟,“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云云。

    反正双方都心怀鬼胎快则数月迟则一两年又要翻脸,无非是各有所需罢了。

    到时再战个痛快!

    定下了基本盘,接下来就是要争取的利益了,首当其冲的就是襄阳对面的樊城,随州西面的昌州、蔡州,还有沔州南面的复州。

    这些地方原本是襄州总管府治下,如今樊城、昌州、蔡州在崔彦穆率领的荆州军控制下,复州投奔了西侧的江陵总管府。

    虽然争取到的可能性很低但怎么着也要咬上一口,还有梁国立场的问题,若是梁国的抠脚大汉们不安分连带着东边的郢州、北面的襄阳守军晚上都睡不好觉,也要好好谈谈。

    因为连番大捷,一众心腹们心情上了个台阶,觉着安州有奔头了自然积极性大涨,和总管宇文亮父子三人一番热烈讨论后定下了谈判策略。

    眼见着各项工作都落实,宇文温忽然冒了一句话:“就算此番谈判成功,想必杨坚不会轻易让安州消停。”

    众人闻言均是微微点头,换做是自己也不会让对方舒舒服服的吃得满嘴油。

    “所以他们若是提出要名义上的使者,实际上的质子入长安,如之奈何?”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一片沉默,对于杜士峻等人来说这个问题不是没想过,但话题太敏感因此没有主动提出,而宇文亮则是刻意回避这个问题。

    朝廷和安州双方都是心怀鬼胎,但既然安州要名分那就意味着多多少少要表现出诚意,如今这个时代最能表现诚意的就是质子。

    双方迟早会翻脸,那么作为人质留在长安的那个人基本上就是凶多吉少有去无回。

    那么问题来了,宇文亮的长子宇文明和次子宇文温谁去作这个质子?

    “若真到那时孩儿愿...”宇文明率先开口。

    “谁都不用去!”宇文亮一声暴喝打断了长子的话,“杨坚休想!”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