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四十二章 邺城之战

    安陆城里一片祥和,而千里之外的相州州治邺城外却是杀气冲天。

    邺城,先后为曹操的曹魏、石勒的后赵、冉闵的冉魏、慕容氏的前燕、元氏的东魏、高氏的北齐共六朝都城,将近四百余年辉煌的北方名城,继三年前北周灭北齐后再度迎来大战。

    朝廷任命的行军元帅韦孝宽率领平叛大军兵临相州州治邺城,与相州总管尉迟炯率领的“相州叛军’展开大战,双方投入兵力合计达二十余万。

    月初,韦孝宽率领大军在沁水以“背水一战”的决心击破尉迟惇所率领的十万相州大军,尉迟惇仅单骑逃回邺城,韦孝宽随即率军渡过黄河北上兵锋直指邺城。

    相州总管尉迟炯早已集结大军在邺城严阵以待,在今日与抵达城郊的韦孝宽进行决战。

    双方军阵已撞在一起,腥风血雨迎面扑来,中军,全身披挂的尉迟炯正骑在战马上指挥各部作战,在他面前是其直属的一万亲兵。

    亲兵均为关中良家子,头戴绿巾身穿锦袄号称黄龙兵,是尉迟炯南征北战数十年带出来的精锐,他们有的是子承父业,父亲为蜀国公效力年老退伍儿子接着上。

    尉迟炯和韦孝宽均是大周奠基者宇文泰的麾下名将,数十年的老伙计如今造化弄人拔刀相向,也不知宇文泰在天之灵作何感想。

    “郎主!敌军东翼不稳有崩溃的征兆!”一名传令兵面露喜色赶来向他禀报,尉迟炯举目望去军阵东侧似乎喧嚣不止,那边是自己儿子尉迟惇负责。

    前次沁水大败尉迟惇单骑逃回,尉迟迥没有过度责罚而是继续让他带兵,如今看来儿子是憋着鼓劲要戴罪立功拼了命杀敌。

    “总管!敌军主阵也开始溃散了!”众将在中军看得明白,开战到现在厮杀了将近两个时辰终于要分出胜负了,一代名将韦孝宽果然还是略逊自家主帅一筹!

    然而尉迟炯却未见轻松,他回顾身后左右看着两边土坡上黑压压的围观群众眉头紧锁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是的,围观群众,此次城外大战邺城百姓拖家带口出城围观,男女老少人山人海足有数万人站在战场两边小土坡形成黑压压的人墙,一个个踮着脚伸着脖子看‘大场面’,其间甚至有小贩来回穿梭贩卖零食。

    三年前邺城还是北齐的国都,大周灭齐后邺城百姓成了周国子民但对大周没什么感情,如今刚过三年大战又起他们对谁来统治邺城不感兴趣,是韦孝宽赢还是尉迟迥胜都无所谓。

    还是看热闹比较好,按这个时代的潜\规则两军交战不会伤及这些围观群众的性命,毕竟无论谁赢了都要有人缴粮纳税不是?

    “总管!请下令全军突击吧,敌军就要撑不住了!”相州军一干将领众口同声说道,而尉迟迥却依然眉头紧锁,他从怀中拿出一张皱巴巴的信纸端详起来。

    那张信纸上的内容他看了无数遍,特别是尉迟惇从沁水大败而回后看得更频繁,那是他远在长安的儿子尉迟顺四月时寄来的信。

    再度抬头看了看两边人山人海的围观群众,尉迟迥闭上眼沉默片刻猛然睁开:“传令!”

    相州军阵中号角声连绵响起,而朝廷大军这边情况开始不妙。

    他们不是诈败是真的顶住不相州军的猛攻了,尉迟迥果然不愧为大周名将之一双方军队人数差不多正面硬杠还是稍处下风。

    军阵西翼,行军总管宇文忻看着本阵心急如焚,再不想办法局面会崩盘的!

    远眺战场周边形势他的目光定格在那些围观群众身上:“有了!”

    朝廷大军西翼弓手忽然向北侧的邺城围观群众射击,漫天箭雨将他们射翻一片,邺城百姓看到精彩处没曾想竟会遭到攻击情急之下纷纷躲避相互推搡践踏间死伤无数,哭喊之声惊天动地。

    好恐怖好可怕我要回家!

    这是围观群众们的共同心声,他们争先恐后的向邺城跑去人潮汹涌气势惊人。袭击得手的宇文忻见状命令部下大喊:“叛军败了,叛军败了!”同时奋力向前突击。

    正在浴血奋战的双方士兵听到喊声疑惑的往邺城方向看去,只见黑压压的人潮往大门跑,双方第一反应均是相州军阵在崩溃要不为何有大批人往城里逃?

    朝廷大军阵内监军高颎、元帅长史李询见状大喜急忙命令士兵们齐声大喊:“叛军败了!”同时整顿阵型吹起号角鼓舞士兵们奋力杀敌。

    原本已在上风的相州军士兵认为后阵溃散己方要败士气狂跌,而朝廷大军士兵却是喜出望外抖起精神奋力反击,局势瞬间逆转。

    相州军阵响起凄厉的号角声,中军大旗开始移动,向南面的敌军军阵冲来,簇拥着大旗的是黄龙兵,而领头冲锋的是他们的主帅尉迟迥。

    “敌军已中邺城之计,相州将士随本帅全力杀敌!”如雷般的怒吼传遍战场,相州军士兵闻言精神一振!

    “好应变,不过已经晚了!”韦孝宽大笑一声,抽出佩刀一指北方随即策马疾驰:“随本帅杀敌!”

    胜负千钧一发之间双方主帅不约而同的率军冲阵,而麾下士兵也被他们带动着奋勇杀敌,一南一北两条箭头正对向冲来。

    四十年前,武川集团老大宇文黑獭手下有两名勇将,一个叫做韦孝宽,一个叫做尉迟炯。

    二十多年前,西魏丞相宇文泰手下有一面盾叫韦孝宽,在玉璧硬抗东魏丞相高欢亲自率领的大军两个月,还有一把剑叫做尉迟炯,率领大军攻下蜀地十八州。

    十多年前,大周权臣晋王宇文护要东征北齐,韦孝宽说会败,最后果然兵败如山倒;尉迟炯说本将断后不会有事,大军安然返回关中。

    大周两员名将曾经的老伙计如今已是生死之敌,一个为了家族一个为了忠义,各自率领亲兵疾驰于万军之中对向撞来。

    战场西侧,行军总管宇文忻率着骑兵冲击北面以此威吓围观群众往邺城跑,这一方法已经收到效果本军大阵不但挡住颓势甚至开始转败为胜。

    ‘相州军还在挣扎,只要能冲到邺城下点起大火那么相州军必定崩溃,此战大功便是我的了!’宇文忻面露喜色率着骑兵冲向邺城百姓围观时站立的小土坡,即将来到坡顶时他双眼瞳孔猛然一缩。

    。。。。。。

    安陆,西阳郡公府,后院。

    宇文温搂着尉迟炽繁手把手教她练字,白纸上字迹写得歪歪扭扭两人心思完全不在这上边,耳鬓厮磨间小两口开始不安分起来。

    前晚战况惨烈直到昨日中午宇文温才揉着腰出了卧室房门,而尉迟炽繁下午才遮遮掩掩的出现在府中,昨晚自然是偃旗息鼓风平浪静,丫环翠云好歹能睡个安稳觉。

    然后今天上午也就是现在小两口又开始死灰复燃,只是没多久俗事上门宇文温悻悻然出了后院。

    ‘实验总管’林有地将他带到府内一处小院,院内桌上摆着一把“威力巨大之大象二年试做型气动力连珠铳。”

    这把连珠铳的尺寸和宇文温记忆中奥运会运动手\枪的尺寸差不多。

    宇文温看着林有地的年轻助手点点头,这是林有地经过他允许后精心选拔的可靠仆人,协助完善黑科技。

    毕竟一个人打气真是太累了!

    “开始吧!”林有地让助手在十米外竖起一块木板,有一寸厚,然后在其后一米竖起第二块同样厚度的木板,随后他见宇文温点点头小心地拿起连珠铳双手握好对着木板开始射击。

    “噗嗤”声响起随后木板处也啪的响了一声,宇文温抽过去看发现第一木板被击穿一个小洞,而对应的第二块木板上镶着一粒铅弹。

    那名助手也在一旁用炭笔在小本子记录着,等他二人散开林有地依次把连珠铳中剩余九粒铅弹打完。助手随即报告了实验结果。

    连珠十发,前三发穿透第一块木板同时镶在第二块木板上,第四-六发射穿第一块板却无法对第二块木板造成实质伤害,剩下四发能不同程度的嵌入第一块木板内。

    换成无甲无防护的人就是非要害部位前三发能重创,四到六发能中等程度伤害,剩下的能打轻伤。要达到这个伤害所用气罐需要用打气筒打气一千下。

    也就是说这东西防身时前三发是最有威力的,四到六就勉强,后四发

    受限于制作工艺气罐气压再大的话放置时间稍久就会漏气,气路密封用的是鞣制兽皮以及浸油绵纱粗线,传说中的杜仲胶还在改良中。

    “郎主,小的试过拿来打飞鸟没问题。”林有地双手捧着连珠铳交到宇文温手上,“照郎主吩咐试作了两把,每把都配气罐两个打气筒一只,二十发弹梭一个,铅弹模具一个,有专用背囊存放。”

    “很好,就叫做‘威力巨大之大象二年甲型气动力连珠铳’。”

    “你找个好手艺的木匠,后天上午过来要做木活,具体做什么你就说到府上看图纸再说。”

    林有地好奇的问道是做什么东西,宇文温微微一笑:“车刀旋转式切削工床,先做模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