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四十章 回家

    六月底,安州总管宇文亮率军攻陷襄阳随后组织人力修补城墙,此时回军救援襄阳的行军总管崔彦穆刚到樊城附近,得知襄阳陷落后他只得率军驻扎樊城隔着汉江与安州军对峙。

    尾随崔彦穆的宇文明率领随州及顺、土、应州三州援军西进,攻克随城西侧四十里处的唐州州治下溠城。

    下溠东北、西南两侧临山,为荆、襄二州方向攻打随、顺、土、应四州的并经之路,此番安州军占据下溠,安州总管府东北门户高枕无忧。

    驻扎襄阳的安州主力修整一天后分两路出击,将西南方向的南襄阳郡郡治思安、汉江上游的襄阳西部门户筑城攻占,至此襄州过半地区落入安州军手中。

    襄州总管府下辖襄州、蔡州、昌州、唐州、郢州、复州,现在还有蔡州、昌州、复州在朝廷手中。

    蔡、昌二州位于崔彦穆据守的樊城和宇文明攻下的唐州之间,复州位于郢州东南与西面梁国接壤,现已经拒绝安州军的招降投到驻扎梁国的江陵总管麾下,复州北面的沔州则是安州总管府治下。

    朝廷与安州军进入僵持局面,双方势力范围互相牵制但谁也不敢轻易乱动:

    对于朝廷来说,如今唯一一支机动兵力只有崔彦穆率领下据守樊城的荆州军,但他们必须与南边襄阳的叛军对峙不能分兵,蔡、昌二州面临宇文明的压力自身难保无法支援樊城。

    崔彦穆手上可是荆州的所有机动兵力,若是再吃败仗不光丢掉襄州余下地盘连北边的荆州总管府都危险,梁国先前被左丞相杨坚一封信吓得生活不能自理也不知道何时能回过神。

    对于安州军来说,襄阳北面有荆州军盯着必须重兵防守,宇文明这边不能进攻蔡、昌二州以免意外落败导致局面崩坏。

    而襄阳南面的梁国动向不明必须要防,襄阳西南面的思安和其东面的汉南一西一东压制着南面的梁国,郢州州治长寿在梁国东面就隔着条汉江,沔州要防御南边的复州这几个地方要驻军。

    安州军的兵力四处布防已经到了极限,一个应对不当就会葬送得来不易的大好局面,而南朝也北渡长江偷袭黄州了。

    安州军主力北上作战,安州总管府东南毗邻的黄州总管府不出意料的受到长江南岸陈国的袭击,黄州总管府最远端、东南面的蕲州最先丢失。

    南朝果然如同他们老前辈三国东吴一般不宣而战卑鄙偷袭,趁着安州军北上攻打襄州时渡江袭击蕲州得手,然后又攻占了北面的义州。

    不过这也在安州总管府幕僚们的意料当中,为了对付朝廷南下大军已经将黄州地面大部分机动兵力征调随主力作战,陈军北上的话蕲州、义州是肯定要放弃的。

    于是在襄阳召开的军事会议上,众人商议半天定下应对方案:厚着脸皮派使者去长安投石问路为自己争取时间,襄阳及周边地区由总管的心腹将领坐镇,总管宇文亮回军安陆安定人心顺便派援军支援黄州赶跑陈军。

    说做就做,安州使者渡江面见崔彦穆,说要到长安晋见左丞相澄清‘误会’。

    “误会?”崔彦穆看着眼前使者眼皮直跳,双方刀兵相见死了那么多人现在却来说是误会?

    强忍着怒火他同意安州使者的要求,并派人陪同其一行穿过荆州总管府地域往西北武关故道前往长安,如今崔彦穆压力也很大觉得不如让朝廷头疼去吧。

    满腔怒火的不止崔彦穆还有‘夕阳郡公’宇文温,他在军事会议上主动请缨却被父亲一一打回:

    首先争取襄阳防守一职,宇文温情绪激动之时不由自主朗声大喝:“如今蒙元大军即将南下,吾辈当与襄阳共存亡以保大宋河山!”

    在座将领面面相觑:“蒙元”是什么东西?大宋一百年前不是完蛋了么?

    南朝宋,发明却月阵以步制骑的刘裕所创建的王朝,一百年前被南朝齐取而代之。而宇文温说的是“直把杭州作汴州”的南宋,这一要求毫无悬念的遭到拒绝。

    好吧,我要领兵东进把陈军赶回江南!江东那帮家伙当年偷袭荆州坏了刘皇叔好事,害得诸葛丞相呕心沥血星落五丈原如今又扯安州后腿,我要报仇!

    在场所有人一片沉默,宇文亮表示已有人选。

    好吧,我要屯兵沔州迟早南下把那该死的复州拿下!

    宇文亮表示与你无关。

    争来争去最后老总管抛下一句话:“你跟我回安陆,有儿子前不得独自领军!”

    “所以就要儿子留在安陆给您添孙子?”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宇文温悲痛欲绝。

    就在他万念俱灰之时总算有个甜头丢过来:“配马匹三百给你那亲军,兵器盔甲什么的自己去挑吧!”

    计议已定多说无用,他二话不说马上冲到兵营去精心挑了三百套铁甲以及战刀、长枪,将三百喇叭手‘重装化’。

    加上三百战马、马车若干以及附带的养马人等辅兵,‘夕阳郡公’的亲军算是有了雏形。

    大军浩浩荡荡回到安陆,此时襄阳大胜的消息早已传遍大街小巷,但大军归来还是让许多人欢欣鼓舞,士绅们杀羊宰牛在十里亭犒赏凯旋大军。

    安州总管府如今手握黄州、襄州两处总管府地盘羽翼已成,原先首鼠两端的官员将领们算是接受事实愿意站在宇文亮这边,在朝廷大军进抵安陆之前没人敢触这位安州总管的霉头。

    此次作战坊间对总管的两个儿子有不同评价:长子宇文明独领一路在随城挡住崔彦穆大军,又攻占唐州全境把安州东北部门户上了把锁,当真是虎父无犬子。

    至于那个次子‘夕阳郡公’宇文温据说此次随军出征就是个混吃混喝骗资历的,成日里不做正事老总管实在看不下去如今让他去练兵。

    杞国公两个儿子当真是一虎一猫啊!

    当然在安州核心高层来说宇文温对于此次作战的贡献不亚于他兄长,只是出于保密以及宇文温的要求没有大肆宣扬。

    宇文温没有在恶俗的劳军大典上待多久,将三百亲军交给陈五弟为首的“傻大胆”五人团让他们在安陆城外扎营住下,随即带着宇文十五和新收小弟——排骨精张鱼往城里冲去。

    张鱼烤得一手好鱼又是刀头舔血长大的,够狠但心眼不坏又有嫂子和侄子这一处把柄握在宇文温手上,他为了方便以后四处‘作恶’便将其收做‘小弟’和宇文十五一道跟随左右。

    “哎哎哎你谁啊,怎么就闯进来了!”

    宇文温急吼吼的要冲进自家府邸却被门房给拦住,他以为自己真走错门还特地倒退几步看看四周,确认地址没错后瞳孔一缩:

    怎么回事?搬家了?我擦老婆去哪里了!

    眼见他红着眼又要往里冲几名护院挡在面前:“这是西阳郡公府,岂容你三人撒泼!”,

    身后宇文十五闻言冷笑一声正要说话却被郎主拦住。

    ‘哟呵,看来是新员工认不出董事长啊?好容易遇到的副本可不能放过!’宇文温如是想,随后打了个响指:

    “十五!”

    他身后的宇文十五闻言对旁边的排骨精张鱼使了眼色,主仆三人开始刷西阳郡公府‘副本’,三板斧刚打翻几人要往里冲却被随后涌出来的护院淹没,结局是小队全灭游戏结束。

    等张定发、符有才闻讯急匆匆赶来时他三人鼻青脸肿的躺在府邸大门外青石路面上狼狈不堪。

    “你们调教的好护院啊,嗯?”

    宇文温皮笑肉不笑的坐在院子里看着面前一群人,妻子尉迟炽繁站身边心疼的帮他敷着热毛巾。

    夫妻俩面前站着满头大汗的管家李三九,还有同样满头大汗的张定发和符有才,几个心惊胆战的门房和护院低着头站在三人身后。

    鼻青脸肿的宇文十五和张鱼站在宇文温身后幸灾乐祸的看着他们,方才他俩被群殴憋了一肚子火如今郎主发飙对方有得苦吃了。

    张定发和符有才负责安保工作新近挑选了合适人选充实护院队伍,也就是身后那几人,他们因为新来不认得宇文温所以有了刚才一幕。

    “是我等失职,请郡公处罚。”李三九、张定发和符有才说完和几个护院正要下跪请罪,却被宇文温喊住:“干什么干什么,本公有说你们错了?”

    眼见着他们面面相觑,宇文温开怀大笑:“大家何罪之有?全都有赏!”

    听得这么一说那几名护院诧异的看着这位第一次见面的郎主惊讶地合不拢嘴,李三九、张定发和符有才也是颇为意外,他们的属下冒犯了自家郎主受罚也是应当,自己管教不严也有责任却不曾想宇文温不罚却赏。

    “规矩就是规矩,既然定了自然是要好好执行,每人去账房领赏钱,赏额就由管家按规矩给了。”宇文温大手一挥,随即补充了一句:“本公要的就是家宅平安,诸位日后也要仔细看护,都听清了么!”

    “听清楚了!”护院们俱是喜出望外。

    宇文十五和张鱼闻言却不乐意了,宇文温见他俩臭着个脸再补充了一句:“你俩也有赏,今日好好休息,明日起大家可以切磋切磋嘛。”

    “是单挑莫?”宇文十五眼睛一亮。

    “二对二也行啊,嘿嘿。”

    交代管家李三九安置张鱼之后,宇文温干咳数声在场之人见状心领神会原地消失,他转身正要将妻子掳进某地‘谈心’却发觉旁边没了佳人身影。

    四处张望后瞥见日夜思念的倩影消失在后院,他随即气势汹汹单枪匹马追杀过去。

    敌将尉迟炽繁休要逃跑,本将要和你单挑大战三百回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