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三十九章 张鱼献头

    小船离开岸边同许多船一般向水寨外划去,码头上又涌来许多士兵和百姓,他们有的抢到了船有的为了抢船甚至自相残杀。

    有的冲入水中奋力向驶离岸边的木船游去伸手扒住船帮,有的船让扒的人上来,更多的是生怕超载沉船硬是将其手砍断,为了逃命人们已经是不折手段了。

    王谊看着这一片疯狂场景不由得黯然无语,他领兵作战多年从未有过如此惨败,方才拔刀自尽被拦下如今已身心疲惫,至于回去后朝廷如何处置自己再无力多想。

    小船晃悠晃悠的驶出水寨进入汉江,眼见得追兵无法赶上亲兵们长嘘一口气,就在这时小船忽然猛烈摇晃起来他们本非行舟好手一不留神便有几个跌入水中。

    却是那船夫在作祟,他故意晃动船身将众人摇的七倒八歪随即猛然一扑抱着王谊一同投入水中。

    亲兵们也就粗通水性勉强浮在水面上,如今见着那船夫抱着郎主跌入水中却不见冒头一时间慌了神却束手无策。

    亲兵浮在水面上大喊着救人,周边驶过的战船个个只顾着逃命哪还有人理他们,水面下王谊被船夫拖着往深处钻去,他不通水性如今被水呛得呼吸困难四肢慢慢僵硬。

    那船夫用腰间一把尖刀割下他的首级随后提着向水面游去,王谊那无头身躯冒出大量鲜血顺着水流向下游飘走。

    片刻后距离王谊落水之处十余米外他将头露出水面径直向人影晃动的岸边游去,火光摇曳照亮了面庞,他正是瘦骨嶙峋的张鱼!

    在一处僻静角落上了岸,他先将王谊的首级藏好随后熟门熟路的没入了水寨间蜿蜒曲折的小巷里。

    张鱼七拐八拐来到水寨某处破木屋附近,屋内传来男子的狞笑声、女人的哭喊声以及婴儿的哭闹声,他面色一变握紧手中尖刀摸到破木屋边,从木板间的缝隙向屋内看去。

    屋内灯光昏暗,一名安州士兵正按着地上一名妇人双手,另一人则狞笑着撕扯着那妇人的布裙,旁边一个不足一岁的婴儿在嚎啕大哭。

    “军爷,军爷不要啊!”妇女哭喊着拼命挣扎着她双手被另一人按住只能不停用脚踢,破旧的布裙已被扯到膝盖。

    “襄阳军民勿慌,安州军纪严明不会滥杀无辜,尽早投降全家保全!”附近传来的呼喊声与此时屋内的场景形成了鲜明对比。

    “你再乱动老子把你儿子给剁了!”

    妇人被这一吼吓住了身躯僵硬任由那人撕扯,张鱼见状睚眦俱裂正要转过门口冲进去拼命,却见木门嘭的一声被踢飞。

    “刘老三你急什么!下个轮到你。。。”

    话未说完那个正解腰带准备施暴的安州士兵愣住了,门口走进来数名士兵看上去来者不善,那个放风的刘老三已经被踩在地上。

    “英雄啊,拿小娘子耍威风?”当头一个尖嘴猴腮的抽刀指着他,“我安州军没有你们这种鸟人!”

    身后士兵看着他俩个也是一脸鄙视,先前各部将领已经申明军纪入城后不得奸\淫掳掠,这两个和门外那个已是明目张胆违反军纪了。

    “军主!我等不敢了,不敢了!”那两人吓的跪在地上不住磕头,方才他三个无意间撞入这间民宅,见只有个妇人抱着婴儿瑟瑟发抖,又见她有些姿色便起了色心没曾想被人捉个正着。

    “带走,让司士处置!”一个年轻将领走了进来,看见这两个士兵一人踢一脚然后让亲兵押出去,他风骚的将披风扯下盖在那名妇人身上。

    “大姐莫慌我等是安州军执法队,特地惩治那些害群之马。”

    妇人裹着披风猛然向一边爬去将婴儿小心抱起,看着儿子安然无恙不由得喜极而泣,完全没有和这个年轻将领说话。

    宇文温尴尬的看着眼前母子,先前他特地弄了个披风就是想万一遇见违纪士兵意图施暴小娘子时派上用途如今却落得个冷场,干咳一声正要好言相劝继续提升亲兵友好度时门外传来打闹声:

    “嫂子,嫂子!放开我,让我进去!”

    ‘魂淡,不会是有人以为我在屋里企图不轨吧!’宇文温心中大骂随即嚷嚷着走向门外:“本公正在监督军纪,是谁造谣污蔑!”

    “恩公是我!张鱼!”

    宇文温觉得声音有些耳熟定睛一看却是那‘排骨精’张鱼,他被几个护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喊什么喊什么!”尖嘴猴腮的宇文十五走上前来,他也认出了张鱼,“你还没死啊?”

    “小鱼儿!”屋内那抱着儿子的妇人认出了张鱼,是她丈夫的小兄弟。

    眼见着妇人要为张鱼求情宇文温摆摆手:“走吧,去临时安置点找你们的街坊邻居照应一下,小娃娃都哭累了。”

    正要动身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你们几个都要在夫人面前给本公作证!本公是执法不是犯法!”

    开玩笑,万一会去被老婆误会罚跪搓衣板就糟了!

    “恩公,恩公!”张鱼连滚带爬的抱住宇文温不住的喊着:“多谢恩公救了嫂子和小侄子。”

    “那你改日再报恩吧。”宇文温好容易挣脱开,领着宇文十五等人要离开,“赶紧带你嫂子去安置点莫要被坏人占了便宜。”

    “恩公,我有一件宝贝要献给恩公。”

    “宝贝?莫不是王谊的人头吧,哈哈哈哈哈!”宇文十五说完和一众亲兵捧腹大笑,这个排骨精风吹就倒还有本事拿到王谊项上人头?

    然而当张鱼带着他们把藏起来的王谊人头找到时,宇文十五等人半天说不出话来,不认得王谊的宇文温惊疑不定地看着人头心中吐槽:莫非是完成‘拯救排骨精张鱼’这个隐藏任务的奖励?

    纷纷扰扰一夜到了第二天中午襄阳城总算是平静下来了,安州军顺利占领襄阳,守军大部投降少部分渡江逃到江北樊城。

    此次攻城安州军损失不大抢得人头无数,幸好襄阳库房里钱粮完好要不然总管宇文亮又要大出血。

    行军元帅、襄州总管王谊乱军中被砍了首级,如今验明正身被好生‘收藏’另有用途,昨晚攻入城后执法队四处巡逻,捉到的严重违反军纪者三十六人,上午就公开判决并当着全军之面处死以明正典刑。

    至于繁杂的善后事宜宇文温用不着管,如今他正带着宇文十五漫步走在襄阳水寨边,昨夜一场混战襄阳水军泊在水寨的战船有三成烧毁,有四成逃往江北,有三成留在码头。

    襄阳水军许多士卒因为拖家带口无法孤身逃亡故而选择留下,安州军一来为了稳定民心二来为了保住一丝水军力量对他们好生安抚,渐渐地襄阳军民情绪也缓和下来。

    “水军有好过没有,往后攻打樊城还得水军帮忙。”宇文温看了看这些破船完全没了兴趣,他原来还以为水军战船有多威风呢。

    正走着排骨精张鱼‘飘’到了他面前:“恩公!”

    “你捡来那首级实打实换了十吊钱,如今还想怎样!”宇文十五一直不愿意承认王谊的首级是张鱼割下来的,如今见他又挡路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

    见宇文温没有赶人,张鱼絮絮叨叨的说了来意:先前他和李大哥被安州军放回去后,王谊下令襄阳水军不惜一切代价攻打汉南浮桥他俩再度随军南下,李大哥被督阵将领砍伤没多久断了气,他便红了眼想找王谊报仇,天赐良机王谊坐他的船渡江被其割了脑袋。

    他回来找李大哥遗孀及其幼子时撞见安州兵痞施暴,正要拼命时嫂子又被宇文温救下,受了如此双重恩义他是来报恩的,首级换来的赏钱他全部给了嫂子足够她母子二人丰衣足食了。

    “所以你要厚着面皮找郎主蹭吃蹭喝?”宇文十五一声冷笑。

    “你会烤鱼么?”宇文温忽然问道。

    “会。”

    “本公要吃烤鱼。”

    “哦。”

    “不要放辣椒。”

    “辣椒是什么东西?”

    宇文温带着支线任务奖励——章鱼哥继续走在岸边,南风吹起一片树叶从他眼前掠过飘向北方。

    “也不知道那边的战事如何了。”宇文温若有所思的望向北方。

    。。。。。。

    黄河北岸,怀州武德郡怀县东郊外,沁水边。

    河面上一座木桥上,连绵不绝的骑兵疾驰而过,在河对面一里外,黑压压宽达数里的大军正虎视眈眈的等着他们。

    行军元帅韦孝宽带着亲兵策马冲过木桥,他身后遮天蔽日正是此次北上相州平叛的朝廷大军,而对面的则是起兵造反的相州总管尉迟炯之子尉迟惇率领的十万大军。

    朝廷大军昨日抵达沁水边与对面的尉迟惇大军隔河对峙,为了渡河搭建了木桥,尉迟惇见状便在上游放火筏顺流而下企图烧桥,监军高颎命人在河中堆砌土堆拦下火筏。

    尉迟惇索性指挥大军后退让出河边空地,让韦孝宽大军过河时来个半渡而击,韦孝宽也不含糊指挥大军快速渡河,眼见着大军渡河过半对面的相州军阵号角连天即将发动。

    “把桥烧了!”监军高颎传下命令,众将闻言不由得面面相觑,但见主帅韦孝宽面不改色便安静下来。

    郧国公在此坐镇,有什么好怕的!

    火光跳跃下过河木桥化为灰烬,过河的朝廷大军军阵中响起沉重的鼓声燃烧着全军将士的热血。

    “老伙计,你错就错在不该让你儿子来。”韦孝宽看着北方邺城方向喃喃自语,“他,不是老夫的对手!”

    韦孝宽二十多年前坚守玉璧城,把北齐奠基者高欢的数十万大军挡在玉璧城两个月伤亡七万人无功而返。世人皆言韦孝宽擅守,但却忽略了他也擅攻!

    “诸位!今日已无退路,若不胜唯死而已!”他拔出佩刀策马前冲亲兵及诸将紧随其后,“全军突击!”

    士兵们看着率先冲阵的主帅,义无反顾跟着他向对面如海的敌军冲去,桥已断路已绝,主帅领军冲锋那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杀!”双方士兵爆发出如潮的怒吼撞在一起,风云为之变色!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