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三十六章 襄阳、襄阳(上)

    襄阳城下,宇文温看着左右如林的投石车颇为自豪,这是安州军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打造出来的攻城利器,要威力有威力,要数量有数量。

    襄阳乃天下有名的坚城,它东、南、西为陆地但挖有宽阔的护城河,河水来源于城北的汉江长年流淌不会干涸。

    但对于穿越者来说,襄阳最大的名气来源于两个历史事件:第一是三国时关云长北伐襄樊,水淹七军却被东吴吕蒙偷袭荆州断了后路,走麦城被俘兵败身亡留下千古遗恨。

    第二是宋元襄阳战役,射雕大侠郭靖、黄蓉夫妇率领襄阳军民誓死抵抗元军数年最后壮烈殉国,神雕大侠杨过万军之中击杀蒙古大汗蒙哥...

    呃,位面不对重来!

    第二是宋元襄阳战役,从南宋咸淳三年蒙元将领阿术进攻襄阳的安阳滩之战开始,到咸淳九年(1273年)襄阳守将吕文焕力竭降元,历时近六年。

    期间襄阳守军打退了无数次的进攻,南宋朝廷也无数次派出援军顺汉江而上试图支援,宋元围绕襄阳进行了一系列的攻防战,最后襄阳周边宋军据点被一一拔除变成孤城,连年围攻下襄阳守军伤亡惨重,外无援兵内无粮草苦苦支撑。

    就在这时元军用上了最终兵器——重力投石车,这是西域阿拉伯人带来的最新技术打造的攻城器械,最终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襄阳再也坚持不下去守将吕文焕举城投降,失去襄阳的南宋没几年也完了。

    如今宇文温将这“跨时代之长射程重力式抛射砲”提前了将近七百年竖立在襄阳城下!

    无数安州士兵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座座巨大的投石车,他们有的在长寿城下见过小一号的,有的则是第一次见到这军中传说的犀利攻城器械。

    他们唯一的想法是:这玩意要多少人才能扯动啊!

    在这个时代投石车是有,却都是人拉作为动力,像如此巨大的投石车难以想象要多少人才能动,更何况那砲梢底端并没有绑着长绳,看起来似乎不要人拉,那它怎么投石呢?

    砲手准备的石头个个都有五六十斤重,到底这东西能把巨石投出多远啊!

    有意或无意,许多人在打听其中奥妙,不过很快他们就得到了答案:这东西施加有法术!

    只见一个道士手舞木剑口中喃喃有词,另一只手捏着画有奇怪纹路的符纸,随后他口含符水往符纸上喷去,“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有士兵上前将符纸接过,随后分头爬上投石车高高的架子,将符纸小心地贴在砲梢下挂着的木筐。

    “我没说错吧,上次在长寿城他们就是如此做的,所以这投石车不用人力拉动就可投出巨石。”围观人群中一名士兵对身边人说道。

    “这样也行?这...这道士是哪家山门?不知出价几许才能请来做法事?”周围一众人等探过头来问道,这法术当真了得,以后家里犁田请那道士做法岂不是不用牛了?

    还有水上行船也不用桨了,装卸货物也省了劳力,当真是旺财的法术啊!

    “听说是西阳郡公奇遇碰见的,还在人家门前跪了月余用诚心打动了道长才求得门下弟子前来助战。”又有人振振有词说道,那人正是尖嘴猴腮的宇文十五。

    “是啊是啊我亲眼看见的。”这是演技生硬的‘傻大胆’陈五弟在附和。

    “那这道长是何处法统?”

    “据说是极西之地英吉利国出的大贤人,道号‘牛顿天师’便是。”这是宇文温乔装打扮化身‘包打听’躲在人群中散布谣言。

    “那牛顿天师原为凡人,一日于果树下小憩被跌落的果子砸中脑袋顿时醍醐灌顶得了天道真传,创下了不朽基业。”

    “这到底是什么法术啊?”

    “据说叫什么‘万有引力定律’,若是习得精妙之处可白日飞升九天之上,此不过为雕虫小技尔!”

    “原来如此!”众人闻言恍然大悟。

    这才对嘛,世间哪有不用人拉就能自动投石的器械,此番安州军得神人相助必定能逢凶化吉百战百胜!

    传言的力量是伟大的,道士们作完法将符纸贴上所有的投石车后,通过许多形迹可疑的小团体在各处‘一唱一和’,安州全军上下都知道这“跨时代之长射程重力式抛射砲”有法术加持,那襄阳城不日可破!

    作法完毕投石车开始装弹,士兵们在投石车前的壕沟边布阵以防守军突袭破坏攻城器械。城头守军见状忙着把一幅幅巨大的布幔升起。

    对付投石车投来的石块,常见且有效的防御方法就是升起布幔立在城头,所谓以柔克刚飞来的石块撞入布幔之后势头大减随后落地,无法对布幔之后物体或人造成太大伤害。

    此次官军守城征发全城百姓协助防御,将所有能用的布料征集起来缝制布幔,如今树立在襄阳各处城头的布幔颜色五花八门,应当是用不同颜色的布料缝制而成。

    一声号响,城外有座投石车砲梢开始翻动,随即一颗巨石呼啸着向襄阳城头一张巨大的布幔飞来。

    刺耳的撕裂声过后,撞入布幔的巨石被布包裹着却继续前冲竟将其撕裂随后撞向城墙后的民房。

    “轰隆”一声响那民房随即变作一堆废墟尘土飞扬。

    附近守军见状一片沉默,他们之中不乏老兵有攻过城有守过城,这布幔是守城必备器械防御飞石有奇效,怎么现在就没用了呢?

    城外林立的投石车中有几座陆续发动,投出的石块有的落在护城河上激起冲天水柱,有的堪堪落在城墙角下,有的掠过城头布幔飞到城内激起一阵尘土。

    安州军立起的巢车内观察城头情况的哨兵正大声的向地面上喊着什么,随后见那些操作投石车的士兵爬上支架往木筐里摆弄着,有放东西进去或是把东西从里面扔出来。

    箭楼上的守军有忍不住的往城外射箭,羽箭飘飘忽忽的落在护卫投石车的军阵前,投石车所在位置已经超过了弓箭的有效射程。

    也就是说守军只能默默承受投石车的攻击却无法有效还击。

    王谊在城楼上看着城外那密密麻麻的投石车面色铁青,如今他总算知道为何安州军对攻下襄阳城如此有把握:他们会妖术,能让巨大的投石车不用人力就能投石!

    省去了人力,这些投石车怕是能昼夜不停投石,襄阳城西南是虎头山石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如此昼夜投下来襄阳能坚持多久?

    连绵的号角声打断了他的思路,只见城外那密密麻麻的投石车全数发动,将数十斤的巨石向城墙投来,呼啸声接连响起。

    “轰隆”一声,一座箭楼被巨石拦腰撞断,半截箭楼坠落地面碎成残片,其上的弓箭手生死不知。城头上树立的巨大布幔失去了效果逐一被巨石撞落。

    嘭、嘭、嘭,巨石撞到城头周边守军只觉得砖石飞溅地面一震,大难不死的站稳身形一看那巨石竟将城墙撞出一个坑,数条裂缝蔓延开来而原本城头上的箭垛已无影无踪。

    安州军同时攻击襄阳城东、南、西侧的城墙,第一轮攻击波后襄阳这三面城头上的箭楼损失了一成,布幔去了六成。

    王谊面色惨白的看着城头惨状,方才巨石落在身边不远处溅起的石块击中了他身边护卫,有走运的头盔替脑袋挡下碎石冲击,有倒霉的被碎石击中面部血肉模糊倒在地上惨叫。

    他看见城外投石车操作手拉动绞盘将砲杆缓缓拉下,随后数人一齐将巨石推入布囊中,新一轮砲击将开始。

    “快,除了观察哨所有人下城墙躲避!”他下达命令让城头上的大部分守军离开城头躲避石雨,毕竟在这种恐怖武器攻击下站在城头只能是白白送死!

    然而没过多久砲击开始,巨石如雨落下又有箭楼崩溃,城头碎石飞溅掺杂着断臂残肢,血腥之气弥漫开来。

    得了主帅命令,守军们连滚带爬的逃下城头,除了观察敌情的哨兵外城头再不见一人,城墙角王谊喘着气下令:“命令襄阳水军出动,无论多少代价都要烧断汉南浮桥!”

    “除了哨兵,让其他人都躲在城墙下,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

    “准备好木料石块准备抢修城墙缺口。”

    “往江北派人,让樊城征调大部分人手过江支援,去给崔彦穆传话,让他急速增援!”

    安州军没有水军,所以急切间无法攻打江北的樊城,襄阳水军与其泊在水寨无所事事还不如南下将汉南浮桥烧断切断安州军与东岸联系。

    “派人往荆州总管府告急!”

    一轮安排后王谊稍稍平静下来,但眉头紧锁怎么也解不开,安州军有妖术助阵,昼夜发砲攻打这襄阳城墙能顶多久?

    城外,安州军士兵目瞪口呆的看着满天石雨往襄阳城落下激起阵阵尘土,中军帐外宇文亮捻着胡须看着襄阳城墙微微点头,身边将领个个惊喜不已。

    某处围观人群中宇文温领着三百‘喇叭手’和一众亲兵离开,宇文十五跟在他后面问道:“郎主一会做什么?”

    “本公想出了几个新玩法包你们爽个够。”

    “那新玩法是什么?”众人闻言来了兴趣,他们跟着宇文温虽然没法去抢人头‘创收’,但‘夕阳郡公’出手大方军饷给得足饭管饱,平日操练虽然辛苦了些却颇有意思,反正郡公也不会故意消遣他们。

    “热血沸腾的长枪突刺,向着夕阳奔跑的武装越野,基情四射的江边追逐往返跑!”宇文温露出深深白牙,“本公看好你们哟!”

    襄阳城北侧水寨,水军战船密集驶入汉江,顺流而下往汉南驶去,方才他们收到主帅王谊的命令不惜任何代价将下游的汉南浮桥弄断。

    一艘战船内,面色惨白的李队正和瘦骨嶙峋的张鱼茫然的望着舱外江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