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三十三章 兵败如山倒

    己方优势明显正是“放无双”的大好时机,热血沸腾的宇文温大手一挥让人牵马过来正要踩蹬,却被父亲派来的护卫团团围住:“郡公,总管有令不得冲阵。”

    先前备战时宇文亮特地派了他们紧随宇文温,怕的就是这小子评书听多了脑袋一热玩什么冲阵,当时两父子还吵了一通:

    “领军可以,不许冲阵!”

    “为什么!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宇文温不由自主带入三国东莱太史慈。

    “三尺剑?你先让自家媳妇生了儿子再说!”老国公吹胡子瞪眼,这次子如今连个儿子都没有万一出了事该怎么办,上次一时不查让他糊弄过去到北江州做什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回头想想后怕得不行。

    护卫们紧紧围着宇文温将他和马隔开,宇文十五此时已经骑上马听得本阵号角连天随即浑水摸鱼:“郎主安坐中军帐,十五去去就回!”

    “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宇文温被护卫们架开,眼睁睁看着宇文十五领着陈五弟等人策马而去。

    “我为安州立过功,我为大军流过血,你们不能这样,我要见总管,我要见总管!”

    总管宇文亮已经率领亲兵压阵大军冲锋去了,中军只有司马坐镇,周围众将正摩拳擦掌准备去抢人头,除了那十几个护卫外没有谁理他这个‘夕阳郡公’。

    “郡公勿恼,与本将在中军安坐静候捷报。”司马笑眯眯的走来,让人放好胡床——也就是马扎。

    与此同时,襄州军阵东翼。

    眼见着敌方骑兵呼啸着冲来,督阵将领面色惨白的指挥士兵紧急防御,长矛手慌慌张张的挤到军阵东翼前堪堪排好队形却被对方骑弓射乱阵脚。

    头一波安州骑兵收好骑弓荡起骑枪向军阵撞来,他们中有的人被长矛刺穿有的马被捅翻,但巨大的冲力依然让人、马撞入步兵群里,襄州军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战线瞬间面目全非。

    接踵而来的安州骑兵主力再无遮拦径直冲入军阵之中,襄州军东翼为之一撼如同湖水被巨石投入涟漪不断扩散开来,安州军阵爆发出连绵声浪:“败了,襄州败了!”

    中军,王谊面色苍白的看着无数安州骑兵撞入己方军阵东侧,如同利刃砍划过豆腐般摧枯拉朽,原本被巨箭连番射击导致士气低下的士兵们瞬间崩溃,襄州军阵山崩地裂般瓦解,无数人哭喊着向后方逃来。

    “传令,后军马上列阵,一定要顶住!”他手舞足蹈的喊着试图力挽狂澜,“要是败兵退下来就让他们望两边跑,有敢冲阵的格杀勿论!”

    “让后面辎重队的民夫把值钱的东西都搬出来扔在地上,扔得越散越好!”

    “把车都横过来,让民夫、让所有人全部都拿上武器守在后面!”

    “号角吹起来!把周围的士兵都集结过来护住中军大旗,谁敢后退格杀勿论!”

    王谊强作镇定指挥着部下布置防线,传令兵心急火燎的来回传达指令,中军前三四百米处一条新的人墙正在形成,一旁的将领们望着败退而来的同袍们大声喊着:

    “往两边跑,往两边跑!敢撞阵的全部格杀勿论!”

    打头的败兵脑袋还算清醒,见着面前已经布阵知道不让开真是要命的便向两边跑去,可身后人潮涌动人挤人那些想要让开的多数被裹挟着径直往前跑去。

    “放箭!”将领们知道防线被冲开的后果,只能用血来让这帮败兵听话,弓弦声响人潮前端为之一凝可随即被后边的推搡着继续前进,无数人被推倒在地又被后边跑来的同袍践踏而过,哭喊声此起彼伏。

    身后安州军杀声震天,跑的慢的纷纷被追上砍翻在地,血腥味越来越浓眼见着自己人又不让撤退襄州败军随即便爆发开来:“自己人也杀,不给活路我跟你们拼了!”

    败军红了眼为逃命不择手段将手中武器砍向同袍,他们许多人被戳倒在地更多人却冲入防线中疯狂乱砍,中军仓促间组织起来的防线只坚持了一下便被他们舍命冲破,兵败如山倒局面再也无法扭转。

    安州骑兵分成三部,一部是原来军阵西翼与敌军骑兵混战的部队,如今他们击溃对方一路追杀北上;第二部分是东翼撞阵的主力骑兵,驱赶着败兵如同滚雪球般向中军跑去;还有一部则从东翼向襄州军阵后边的辎重队冲去,要抄大军的后路。

    “元帅,元帅!”一名将领哭丧着脸扯着他,“事已至此赶紧撤吧,回到襄阳再做打算!”

    “怎么会这样,这么会这样!”王谊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只是不住喃喃自语:“我的大军,那么多的辎重...”

    此番南下水路并进用船装载辎重原本是要到了长寿再上岸,但自从得知长寿失守后辎重已经提前搬运上岸随大军行动。

    左右亲兵对视一眼径直上前将主帅架起扶上马,护着他向北疾驰而去。

    追击败兵冲在最前的安州士兵看见远处的辎重车队正要杀过去,却看见眼前地面散落着不计其数的铜钱、锦缎等值钱东西,许多人眼睛发光脚步放缓试图去捡那些东西,躲在辎重车队后面的襄州士兵见状纷纷握紧手中武器。

    “再等等,等他们停下来抢着捡东西再冲!”一名将领看着安州军低声说道,示意手下稳住。

    他们把钱财扔在地上,就是等着追兵见钱眼开停下脚步忙着捡东西,己方便趁机冲杀过去杀个措手不及。

    然而这计策落了空,安州军随后跟来的督阵将领大声呵斥着:“不许捡!不许捡!”

    “总管说了一个首级一吊钱,谁敢捡东西格杀勿论!”

    “前边有埋伏,不要上当了!”

    追兵只是迟疑了片刻便继续向前追去,身后也有无数骑兵赶上前来,腥风血雨中襄州败兵渐渐被安州大军淹没。

    大军获胜一路掩杀,没机会‘放无双’的宇文温无奈的指挥着三百‘喇叭手’善后,身边还跟着那十几名护卫生怕他‘逃跑’。

    他来到一排三弓床弩旁,看着这些经由自己指点制作出来的‘大杀器’:三弓床弩共三十张,是他们拼了老命花光了安州库存制弓材料弄出来的。

    操作三弓床弩的士兵们小心翼翼伺候着这些利器,方才两军对阵他们凭着这些利器重创敌军,总管已经发话每人都有赏,对这‘金饭碗’哪能不用心?

    “郡公,这什么什么东西当真好用!”一名将领兴奋的分享着喜悦,他是这三十张床弩的负责人。

    “是结构复杂之人力滑轮上弦装置。”宇文温对于物品命名一如既往的恶趣味,他看了看地上那些简陋得令人发指的滑轮组点点头:“细心收好,日后有用。”

    三弓床弩威力大,可缺点也很明显:上弦慢,所以宇文温的应对之策是用滑轮机构上弦,只是时间太仓促没办法做出坚固耐用又便于携带的装置,于是来个土法上马。

    每三张床弩为一组共十组,每组配一个土法上弦器,土法上弦器很简陋:圆木切片做滑轮共四个上面凿出槽,用大铁钉牢牢钉在地上,当然滑轮中间有洞能灵活转动,用一根手腕粗的长绳穿过滑轮做成滑轮组,使用的时候让二十个士兵拉。

    反正床弩不动,滑轮组固定在地上也无所谓,一一上好三张床弩后逐次射击然后再上弦,依次反复操作直到双方短兵相接,上弦时间比预期短效果还算行。

    “把巨箭都收回来,过几日还要用的。”宇文温交待三百‘喇叭手’去回收床弩所用巨箭。

    这能回收还算好,那窜天猴一次过烧钱烧得我心疼...

    宇文温一想起花掉的那些铜钱心都在滴血,安州及下辖各州硝石和硫磺存量不大,因此做出来的火药如何有效利用就成了最大的问题。

    思来想去还是做窜天猴,原型是“一窝蜂”,上面加竹哨以便发射时弄出声音来,效果还行试射时把军马吓得够呛,不指望能秒人光这点这就足够了。

    此次和父亲定下计策,在军阵胶着时故意示弱让襄州骑兵冲击,这边就用窜天猴惊吓马匹(当然以防万一还设了绊马索),等对方乱成一团那就趁机反杀。

    骑兵没了大阵侧翼暴露,再被己方骑兵这么一冲基本上就一锤定音了,只是这窜天猴属于一次性\用品,在接下来的激战中已经没指望了。

    宇文温百无聊赖的蹲在战场上发呆,昨晚一夜没睡好他索性补了个觉,反正抢人头没份不睡觉还能怎样。

    直到日头偏西,战果终于出来了:襄州军全灭仅有十余骑突围而出北逃,被杀或者自相践踏死掉的不计其数,被俘的有上万人,行军元帅王谊未见踪影应该是逃了,襄州军败得太快辎重没有焚毁全部落到己方手中,阵斩行军总管冯晖、李远,所获盔甲、马匹、箭矢无算。

    不过有数千骑兵一路北上未曾回来,见将领们似乎毫不在意下面的人也没有吭声:厮杀一上午,今朝有酒今朝醉啊!

    夜晚长寿城里大摆筵席犒劳安州将士,当然为了以防万一弄得是流水宴,至于酒则是每人限三碗但此战功臣例外可以敞开了喝,今日表现英勇立下大功的人喝得是醉醺醺满面红光,抢得人头无数的宇文十五发酒疯要裸\奔被陈五弟一拳打昏。

    正当城里内闹哄哄庆功时宇文温走在长寿城西侧墙头视察城防,他仔细盯着城外汉江水面就怕有人偷偷渡江。

    汉江对面是大周属国——梁国的地界,虽然宇文温知道历史上梁国君臣被辅政的左丞相杨坚吓住没敢趁火打劫进攻安州,但还是小心为妙。

    身后的一众亲兵提着饭桶背着箩筐,里面放着米饭、肉干、酒壶、瓷碗,他们跟着宇文温一路走一路发,让值夜的士兵也吃个酒饱饭足。

    “多谢郡公。”士兵们感激的道谢声此起彼伏。

    “今夜大伙辛苦,本公与大家一同值守!”

    父亲宇文亮安排了值夜部队以防万一,在他建议下派出将领犒劳值班将士,如此情景也在东、南、北侧城头上演着。

    “明日就看你们的了。”宇文温望向北方,看着一处他不可能看得见的地方。

    。。。。。。

    次日上午,襄州武泉郡汉南城。

    汉南城位于襄阳城南侧约八十里远在汉江西岸,东门外汉江上有浮桥直达东岸,月初行军元帅王谊就是率领大军从那浮桥过江沿着汉水东岸南下,水路运送辎重的船队也是从这里顺江南下。

    从汉南过江往南面的郢州州治长寿去路程大约有一百七八十里,算算日子朝廷大军也该抵达长寿东进攻打安州叛军了,也不知道战况如何。

    “如何?当然是势如破竹了!”城门官唾沫横飞的跟属下谈论时事,他们是东门守卫负责收入城税,平日里行人不多是份闲差。

    “此番王元帅亲率八万大军南下,另一路也差不多是这个数,那帮安州叛军分兵抵抗哪里挡得住。”城门官对着茶壶喝了一口。

    “八万?不是说二十万么?”一干兵卒将信将疑,此番王元帅南下声势浩大,大伙都说大军足有二十万之众,加上东路大军合计五十万,那安州叛军就是螳臂当车。

    “兵法有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城门官摇头晃脑,“我那小舅子隔壁木匠他二大爷的三儿子的婆娘的二叔在衙门里做事消息灵通得很......”

    “那边怎么了?”一个兵卒指着城外说道,身边众人看过去只见江对面官道上一大队骑兵在向北疾驰着,看样子似乎是要过浮桥。

    “赶紧收拾收拾不要挡路!”城门官一个激灵跳起来,如今正是大军南下平叛期间万一惹恼了这帮厮杀汉脑袋可不够砍的。

    眼见着骑兵转上浮桥,城门官看着看着有些疑惑,他发现骑兵队伍似乎分一前一后,前边数骑看起来很慌张每人都对着这边挥舞着一只手,口中似乎喊着什么。

    他认为那是前路清道骑兵在叫自己这里边让路,赶紧领着手下把城门附近行人清理一空腾出空荡荡的青石路,挤出笑脸和手下候在城门两旁。

    等对方靠近时城门官隐隐约约听到他们声嘶力竭的喊着“关城门、快关城门。”一众人等摸不着头脑正面面相觑之时那几人已冲到面前:

    “后面是敌军,快关城门!”

    待得他们反应过来那几人已经穿过城门向城中冲去,不住地大声喊道:“叛军袭城了!”城门官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回头看去那些骑兵先锋已过浮桥抽出长刀向城门冲来。

    “快,快关...快跑!”他跌跌撞撞的往城外一边跑去,身后几个吓傻的兵卒正要学着上司逃跑已经是来不及了,骑兵呼啸而过血光四溅他们被撞翻在地。

    “安州大军在此,敢反抗者格杀勿论!”

    黑压压的骑兵大声呼喊着冲入城内,汉南城被他们搅动得沸腾起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