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三十一章 攻城

    修整了几日,随城外的朝廷大军开始攻城。

    黑压压的士兵走出营地开始列队,将领们大声强调着军纪:

    “未有鸣金擅自撤退者斩!”

    “不听号令者斩!”

    “贪生怕死者斩!”

    “丢弃器械者斩!”

    “先登城头者重赏!”

    “取叛军宇文明首级者重赏!”

    “取叛将首级者赏!”

    行军总管崔彦穆满意的看着眼前黑压压的士兵,他们休养了几日如今正是精力旺盛之际,个个身着重甲彪悍异常,眼光中毫不掩饰的透露出建功立业的渴望。

    军心可用!

    鼓声响起,在一声声震撼人心的鼓点声中攻城大军开始动作。

    身强力壮的士兵们顶着大盾在前,弓箭手紧随其后,在守军弓箭射程外站定,在他们身后无数攻城器械在人力推动下缓缓向前逼近。

    望楼车将瞭望台高高升起,它的作用是用高过城墙的望楼让其中的士兵观察守军动向,指挥周边攻城部队调整主攻方向。

    最前的是临冲车,高五六层下按车轮由士兵推动前进,周边钉有厚木板外裹生牛皮,车上每层均有大量弓箭手,准备冒着守军箭矢行进到城下壕沟边停住与之对射,同时也起到吸引对方火力的作用。

    紧随临冲车的是折叠壕桥,它们是用来对付城外壕沟的,先前已经探明壕沟较宽故而打造的是折叠桥,准备等临冲车吸引守军弓箭时填壕。

    黑压压的具甲士兵抗着云梯跟在壕桥之后,其间掺杂着无数人力投石车,它们是由人力拉动抛掷石块攻城。大军缓缓行进到守军弓箭射程外。

    凄厉的号角在各处响起,攻城正式开始。

    临冲车首当其冲逼近壕沟,移动期间其上的弓箭手开始与守军对射,地面上靠着大盾掩护的弓箭手也冲到壕沟边拉弓放箭,如潮的士兵在掩护下推着折叠壕桥冲向壕沟。

    城墙上忽然绵延不断响起巨大的“嗖嗖”声,只见无数巨箭呼啸着向临冲车飞去,“啪啪啪”数声响起,一辆临冲车被数枚巨箭射穿,那巨箭透过之后斜着刺向地面士兵,穿过数人之后钉在地上。

    攻城士兵们哪有见过如此恐怖的巨箭,被钉在箭杆上的同袍还未断气口吐鲜血挣扎着,如同几只串在草绳上的蚂蚱。

    城内一声号响,漫天的石块如雨般向攻城大军抛射过来,在大石的撞击下临冲车纷纷崩溃,其上的弓箭手跌落地面非死即伤。

    趁着守军攻击临冲车,新的壕桥经过壕沟冲入护城河搭好通道,士兵们扛着云梯跑过壕桥向城墙冲去,弓箭手在后与守军对射为其掩护,无数人力投石车也来到他们身后,士兵们装填石块开始奋力拉动绳索准备投石。

    城上忽然有无数石弹呼啸着直射过来将一面面大盾打得粉碎,又有巨大石块抛射过来将一辆辆人力投石车砸得粉碎,周边士兵伤亡惨重。

    没了大盾作掩护弓箭手被随后而来的漫天箭雨笼罩,血花密集盛开激起惨叫声无数,向城墙涌去的人潮为之一凝随后在督阵将领的呵斥下继续前进。

    悍不畏死的先登死士已冲到城墙下,就在他们奋力抬起云梯时猛然发现城墙上弓手后撤换上一批弩手,嗖嗖声不断响起,他们虽然身着重甲却依然被弩箭射了个透心凉。

    弩手由于射速慢、无法曲射导致野战效能下降,然而用在守城再合适不过,可以从容上弦从容瞄准,如今城下掩护攻城大军的弓箭手死伤惨重,守军弩手没了威胁更是肆无忌惮从容射击。

    他们有条不紊的轮番发射弩箭,先登们云梯还没搭上城头就死伤惨重,身后由于方才那一波石弹箭雨已经倒下一大片无人接得上来,原本应该如潮般的攻城波次出现断档。

    眼见着城墙下的死士们如同羔羊般被守军逐一射杀后继士兵心生怯意,不过督阵将领的长刀也不是吃素的,士兵们借着大盾掩护向城墙逼近,新一波弓箭手也靠着大盾掩护准备与守军对射。

    “放!”无数相同声音在城墙上连绵起伏,呼啸声响起无数石弹再度直射而来将一面面大盾打得粉碎,没了掩护士兵们在空地上用血肉之躯迎接倾盆而来的箭雨。

    “啊啊啊啊!”血花再度盛开,腥风血雨中无数人中箭倒下,侥幸生还者再也没有勇气继续前行,

    数百米外,行军总管崔彦穆冷冷发令:“鸣金,先让他们退下来,调整过后再上!”

    首轮攻城不利但也在情理之中,守军准备充分的情况下头几天攻城伤亡就会很大,不过耗上一段时间后守军弹尽粮绝攻城难度就会下降很多。

    此番随城守军应对还算得当,将城外近郊的树木全部砍光以防被作为攻城器械,城外民宅悉数拆毁。随城边有护城河,外围还环城挖了圈壕沟。

    “还算有点样子。”崔彦穆看着城防微微点头,随即冷笑一声:“看你手下有多少力气投石!”

    他身后,密密麻麻的临冲车、投石车、壕桥被士兵们推动着向前集结,其间掺杂无数大盾。

    方才守军投石如雨,久于战阵的崔彦穆判定对方也有布下大量投石车,只是这投石车需大量人力牵动,照着这样的投射密度再来个两三轮他就不信城里的人手有那么多!

    半个时辰后,号声响起,第二轮攻城开始!

    针对先前守军石弹,此次增加了木幔车,它用杠杆支撑一块巨型木板,防御面积比人抬的大盾要大得多。

    “嘭”的一声一个望楼车瞭望台被落下的石块击中,上面的士兵如同断线风筝般跌落,随城墙头泼出漫天石雨将逼近壕沟的木幔车砸得稀烂,失去木幔遮挡的弓手们惨遭随后覆盖的箭雨屠戮。

    几座临冲车在壕沟边矗立,上面的弓手、弩手正和城头守军对射,只见城头上十余门模样怪异的大弩向他们发射石弹,“砰砰”的命中声不断响起,临冲车在石雨中没坚持多久便一一崩塌,车上各层站着的弓手、弩手哀嚎着跌落地面。

    没有了弓箭手和临冲车的掩护,抬着云梯攻城的先登死士暴露在城头弩手的火力范围中,他们虽然身着重甲却抵不住强弩近距离攒射,抗着云梯也没办法拿盾,如同第一次般悉数没于城下。

    “怎么回事!”在后方指挥的行军总管崔应穆面色铁青的看着面前将领,据各处攻城部队传来的消息,第二波攻城损失惨重,临冲车全部损毁,投石车也没剩多少,至于云梯...

    搭上城墙的云梯依然和首轮一样,一个也没有!

    “守军投石如雨,石块沉重投得又远,还有那如枪般的巨箭...”一名将领惊魂未定。

    “继续。”崔彦穆冷冷下令,将领们一咬牙纷纷让偏将传令,将士兵们撤下来休息整顿等待下一轮进攻。

    半个时辰后,第三轮攻城开始!

    然而随城守军的火力丝毫未减,攻城士兵的命运如同前两次一般未曾改变。

    “让望楼车上的看看城中到底...”

    崔彦穆话音未落只听“嘭”的一声不远处的望楼车被两只巨箭击垮,众人俱是瞠目结舌:

    这里距离城墙有四五百米,怎么可能有射程如此之远的强弩,莫非是意外?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只听得呼啸之声迎面而来。

    “郎主小心!”崔彦穆被身边亲兵扑倒,只见血光闪过一杆巨箭掠过他身边,将身后两名亲兵串做一起斜钉在地面上。

    他惊魂未定的起身,悚然发现附近还扎着另外几杆巨箭,上边串着一个或两个人,甚至有一杆连穿三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崔彦穆看着巨箭上尚未断气扔在抽搐的受害者倒吸一口冷气,“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巨弩!”

    与此同时,随城城头。

    “如何?是否命中了?”总管府司马和一干将领围在宇文明身边,期盼的问道。

    宇文明手持一个可伸缩调节的金属筒正顶在右眼上对着城外张望,据说这东西叫什么“千里镜”可以看清远处肉眼都看不到的人。

    “就差一点,给亲兵推开了。”宇文明惋惜的叹了口气,将金属筒递给总管府司马,“不过他身边的将领是遭了秧。”

    众将闻言却是喜上眉梢,方才世子宇文明用这什么“千里镜”窥见数百米处有将领聚在一处对着城池指指点点,大伙商议不如用那什么“八牛力之拖曳式三弓合一绞盘弩”碰碰运气。

    方才几台一起估摸着瞄准射出巨箭也没报什么希望,可远远看去那几只巨箭竟然正好射到那伙人之中,虽说没能取了大将性命可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总管司马紧紧握着那“千里镜”生怕别人抢走一般,看了一下只听他兴奋地大喊:“那厮带着人往后撤了,还跌了一跤,哈哈哈!”

    其他将领闻言踮着脚拼命看着城外远处那片人影,只是数百米外也就看个大概,看着手中那“千里镜”个个抓耳挠腮,想看又不敢吭声。

    总管司马大饱眼福后也不独享将它转交身边之人,将领们如获至宝的轮流开眼界,不时发出惊叹声。

    对面传来号声,城下残留的士兵闻声如释重负跌跌撞撞的撤退,守军们发出如雷般的欢呼声,今日第一战,有了总管次子西阳郡公宇文温想出来的奇怪军械战果出人意料的好。

    那什么“八牛力之拖曳式三弓合一绞盘弩”,发射巨箭威力惊人,在城头射箭射程足有四五百米,攻城器械没哪个吃得住。

    又有“跨时代之长射程重力式抛射砲”,是不用人力拉的投石车,虽说是什么“缩水版”,但立在城头却能将二三十斤的石块扔到两百多米外,最主要是省人力,数十架同时投石当真是漫天石雨。

    另外还有个从没见过的大弩,叫“极稀骡马”什么“牛动力”直瞄弩砲。

    “就叫弩砲吧。”宇文明纠正了将领的话无奈的揉揉太阳穴,自己弟弟鼓搞出来的军械当真是威力惊人,只是喜欢取一些不着调的别扭名字。

    他用马鬃鼓搞出来什么“牛力摊黄”组装成的弩砲用石弹能直射,打木幔车和大盾有奇效,它和投石车一样用的是石头,这样在保持威力的同时就省下了许多箭矢,而如今城中石块堆积如山短时间内不可能耗光。

    今日一战对方至少伤亡数千人,守军损失轻微士气高涨,看样守上一个月都没问题!

    看着将领们个个信心十足宇文明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他第一次上战场便身负重任,在这里扼守安州北门阻挡朝廷大军南下,先前还辗转难眠生怕不能胜任,如今看来真的是“守上一个月都没问题!”

    “父亲、二郎,我这边能扛得住,胜败就看你们那边了。”他望向西南天空喃喃自语。

    。。。。。。

    郢州州治长寿城北四十里处。

    南路平叛大军停留在汉江边扎营,而中军帐里气氛微妙。

    “你说什么?长寿失守了?!”行军元帅王谊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名士兵,那士兵昨晚从长寿城突围而出带来了坏消息:长寿城昨夜失守!

    “怎么可能!不是三天前才被围住的么,怎么三天不到就被攻破了!”在场一众将领也是不敢置信。

    三天,围攻一处防御工事完整的州治城池三天怎么可能攻下来!长寿城防当然比不上襄阳城可也比一般的堡寨强很多,守军们也是早有准备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攻破了!

    那士兵浑身是伤灰头土脸,哭丧着脸说:“那日下午叛军围了城,连夜打造攻城器械,第二日就开始攻城,当晚城墙便撑不住了。”

    “刺史命我等分几路突围报信,如今就我一人逃出来,刚出城不久就听见叛军欢呼着冲入城里。”

    “你是说叛军只用了一天时间就破城了?”将领们倒吸一口冷气,他们原想说不可能,可事实就是长寿城失守了!

    那士兵只是说有许多高大投石车在不停攻城,他们思索片刻认为叛军定是征发大量百姓来操作投石车方才有这般效果。

    “也罢,整顿兵马,就堂堂正正的会一会他们。”王谊松开眉头,“本帅倒要看看那宇文亮有什么本事当面对抗朝廷大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