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三十章 烽烟起

    大象二年五月中旬,大周皇帝下诏引来各方关注:

    诏令郧国公韦孝宽接任相州总管一职,原任总管尉迟炯返京;诏令蒋国公梁睿接任益州总管一职,原任总管王谦返京;

    诏令现任襄州总管、杨国公王谊接任安州总管一职,原任总管公宇文亮返京。诏令大将军崔彦穆就任黄州总管一职。

    蛰伏月余的左丞相杨坚终于动手了,虽然下诏的是大周天子可谁都知道幼帝不过是外公杨坚的人形印章,大家都凝气屏神等待着三处总管的动作。

    而相州总管尉迟炯、益州总管王谦、安州总管宇文亮的反应都一样:乱命不遵。当然这也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

    安州总管宇文亮实际控制的黄州下辖各州抵制新官上任,益州总管王谦整兵备战准备东进勤王。

    相州总管尉迟炯于邺城发布讨杨檄文,率领相州下辖各州拥戴齐王宇文招幼子为帝号令天下起兵反杨,侄子尉迟勤下辖青、胶、光、莒各州响应,河南、淮南数州刺史亦起兵响应,共有数十万军队誓师反杨。

    朝廷反应很快,当即任命郧国公韦孝宽为行军元帅率领大军讨伐“叛逆”尉迟炯,任命蒋国公梁睿为行军元帅讨伐“叛逆”王谦,任命杨国公王谊为行军元帅讨伐“叛逆”宇文亮。

    尉迟炯的讨杨檄文引起了不大不小的关注,檄文内容大家都猜得七七八八没什么新意,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尉迟炯还在其中列出了杨坚的一条罪名,那罪名的大概意思是:

    杨坚垂涎西阳郡公宇文温夫人尉迟炽繁——也就是尉迟炯的亲孙女已久,在二月二十七日那晚趁着酒宴上尉迟氏酒醉时,杨坚的孝顺女儿杨丽华将其囚在宫中,想等事后带出宫置于别院“孝敬”父亲。

    幸得有内侍不屈此父女的‘淫威’将尉迟氏带出躲藏,尉迟氏才得以保住清白之身最后和丈夫团聚。

    檄文一出人们都被这条大爆料震惊了,特别是长安城居民议论纷纷,当时尉迟氏失踪的八卦消息纷纷扬扬在长安城里传了一个月,对于她的下落一直是坊间粗胚们关注的焦点,如今大家终于“恍然大悟”。

    又有传言说长安收到檄文次日左丞相杨坚出门时被人瞧见模样甚惨:鼻青脸肿双膝打颤,眼眶还黑了一边。

    然而这个消息没多久便被更大的消息遮盖:一波大家早就知道必然发生的混战正式开始!

    烽烟最先燃起的就是安州总管府。

    五月初,安州总管宇文亮以“谋逆”为由袭击黄州总管府得手,总管元景山、黄州刺史宇文弼及下属数十官吏被杀,五月中旬宇文亮全面控制黄州并将元景山“谋逆”证据送交朝廷。

    五月上旬,听闻黄州事变襄州总管王谊整顿下辖各州兵马,中旬,荆州总管独孤永业整顿下辖各州兵马,五月下旬得朝廷任命,行军元帅王谊率行军主管崔彦穆、李威、冯晖、李远、独孤永业于六月初南征“叛逆”宇文亮。

    行军途中,崔彦穆认定独孤永业表现异常似有异心,于是先声夺人将其斩杀收编麾下荆州军,事出突然也让人议论纷纷。

    独孤永业字世基,原姓刘,幼年丧父随母亲改嫁独孤氏,为当今左丞相杨坚夫人独孤伽罗族兄,原为北齐大臣,三年前北齐灭亡投降周朝;崔彦穆,清河崔氏出身,大周首任安州总管,为独孤伽罗叔外公。

    经此一番变故,行军元帅王谊统领兵力没变,行军总管少了一个。平叛大军兵分两路,一路由总管崔彦穆率领荆州军向东进攻安州北部门户随州州治随城(现湖北随县)。

    另一路襄州军由行军元帅王谊率领,顺汉江南下郢州州治长寿(今湖北钟祥),集结郢州刺史兵力后向东进攻安州西部门户温州州治角陵(今湖北京山县)。

    然而安州总管宇文亮也已经做好准备,在随城集结重兵防御,又派大军西进准备攻打长寿,双方正是针锋相对。

    六月十日,随城外。

    连绵的营帐遍布平地,此次平叛安州的东路军昨日已抵达随城,随后将其围了个水泄不通。

    随城东北和西南方向有绵延群山,该城扼守两条山脉之间狭长平地为襄州进出安州要道,自古以来乃兵家必争之地。

    中军帐,荆州军主帅、行军总管崔彦穆端坐上首其余将领分列两边,从宇文泰为大周打根基时他就追随左右,领兵征战数十年经验丰富如今已是知天命年纪。

    将近二十年前,大周从南朝手中夺下安州及下辖各州建立安州总管府,他是首任安州总管故而对安州了如指掌,此次出征他毫不犹豫将‘表现异常’的行军总管独孤永业杀掉,如此强势作为让帐中其余将领唯唯诺诺,令行禁止不敢有误。

    他们已探得如今坐镇随城的叛军首领为宇文亮长子宇文明,对于这个没怎么领兵打仗的富贵郎君崔彦穆完全看不上。

    开玩笑,老子上阵厮杀玩命的时候你父亲还是个新手,你算老几敢挡路!

    “都布置下去了么?”

    “回总管,已经射了两轮书信了。”

    昨日下午大军抵达随城外,崔彦穆命令扎营下寨围而不攻,晚上便派人将许多书信射入城中。书信里都是些莫名其妙的内容,比如什么“按约定行事”、“时机未到暂且忍耐”、“家人安好无忧”等等。

    为的就是扰乱守军军心让将领们互相猜疑,任谁看了这些莫名其妙的内容都会心里嘀咕,这宇文亮谋反可他手下将领可未必愿意卖命,如今他又派个乳臭未干的儿子来压阵也不看看能压得住么?

    今日崔彦穆又派人射劝降书入城,声言只要大家砍了宇文明及几个主要叛军将领的首级献城,朝廷可以既往不咎。

    “总管,是否先组织几次攻城给他们施压?”一个将领问道。

    “不急,先把攻城器械打造好,这几日只射书信进去。”崔彦穆摩挲着佩刀握把,“还有,安排下去每晚让人敲鼓吹号让城中的睡个好觉。”

    “还要提防偷营。”

    将领们闻言点点头,他们一路行军数日才到城下士兵们疲惫不已,若是仓促攻城对方以逸待劳总是吃些亏,待得休息几日让士兵养足了精神,到时攻城器械也造好了便能以最佳状态攻城。

    再经过这几日不停挑拨和夜间袭扰,想必城中已是风声鹤唳相互猜忌,到时战事危急难说有人砍了宇文明人头献城保命。

    ‘果然是积年老将!’将领们看向崔彦穆的目光充满佩服。

    。。。。。。

    郢州州治长寿以北数十里。

    一长串船队正至北向南缓缓行驶在汉江上,汉江东侧陆地上一眼看不到头的大军正在行进,队伍东侧不时有小股骑兵来回疾驰,他们是负责警戒的斥候,保护大部队不受袭扰。

    这是此次平叛安州的南路大军,借着汉江之利将粮草辎重用船装载水陆并进到是轻便了许多,他们的目标是下游数十里的长寿城,到了那里休整后东进攻打安州西部门户角陵。

    一艘船内,行军元帅王谊正和手下将领商议军务。

    “元帅,那梁国当真不会手痒吧?”一名将领问道。

    “左丞相听闻梁国异动已经派人申斥,现在多给他们几个胆子都不敢胡作非为。”王谊心有成竹的说道。

    梁国是原来南朝梁的残余,如今是大周的附属国位于汉江以西原先荆州地界,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荆州,如今大周的荆州总管府在襄阳北面,州治在新野郡的穰城(今河南邓州市)。

    襄州总管府下辖的郢州如同一把长刀沿着汉江东岸横在梁国和安州总管府之间,如果梁国此次真敢搞些小动作那么南路大军将会腹背受敌。

    最初听闻安州叛乱梁国君臣有些躁动开始琢磨着趁火打劫,结果左丞相杨坚派人带着书信‘登门拜访’,梁国君臣看了便吓得噤若寒蝉不敢再有妄想。

    “此番安州叛乱,长寿城怕是首当其冲,也不知郢州刺史应对如何了。”又有一名将领问道。

    “元帅上月初便督促其加固城防细心防范,下旬还派了几批人过去督促,就算那宇文亮再能打也要围上十天半月才能攻下来。”

    听得一名偏将解释,众位将领点点头。

    上月初安州总管突袭黄州将总管元景山打了个措手不及,事发后在总管府的多次督促下长寿城防越来越严,宇文亮再想偷袭是决不可能得手。

    两天前长寿守军派出信使说安州叛军已经兵临城下,如今大军离长寿不到两天路程那叛军若知趣自当解围而去,否者长寿城外己方大军杀到,城内守军里应外合这么一冲当真是一仗完事。

    四天时间,宇文亮就算是三头六臂也攻不下长寿城。

    就算他们缩到角陵也没用,此番借着水路之利装载了大量物质,到时把角陵团团围住后打造无数攻城器械不信他们能顶过十天。

    等拿下角陵安陆西部门户大开,此时东路的荆州军也攻破随城南下,届时南路大军径直堵了安陆南边,两路大军再来个南北并进他宇文亮有什么能耐扛下?

    最有可能的是角陵失守后,叛军在安陆站不住脚逃往黄州,到时两路合作一处一股脑杀过去宇文亮就只能南渡投奔南朝了。

    “诸位,此建功立业之时,可要齐心协力。”行军元帅王谊发话,他充满信心的看着在座诸将,“一月之内平定安、黄二州可有信心?”

    “有!”众人异口同声回答,随后起身行礼,“叛军不过土鸡瓦狗尔,定当扫平魍魉还大周一个朗朗乾坤!”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