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二十九章 不一样的军械

    宇文温在十里亭外和岳州刺史之子许绍定下赌约后来到岳州州治孝昌城,住了一夜次日启程于中午回到安陆。

    风尘仆仆回到家中,宇文温发现府内气氛有些诡异,仆人们见了他如同见了鬼一般胆战心惊,如今已是管家的李三九,得力助手林有地等四个算盘珠都是满脸佩服的看着他,影后刘彩云幸灾乐祸的挤眉弄眼,她丈夫护院头领张定发则是私下里对他竖起大拇指。

    妻子尉迟炽繁一直愣愣的看着他,眼眶微红似有泪光打转一副想哭又忍住不哭的样子,宇文温局促不安的沐浴更衣,刚扒完午饭便被妻子扯进房间,眼见房门一关外头仆人如鸟兽散。

    宇文温正喜出望外准备‘开机上线’大干一场,没曾料得吃了猪队友背后一枪。

    猪队友正是尉迟炽繁,张开她的樱桃小嘴在丈夫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那剧痛让宇文温倒吸一口冷气但也只能忍着,眼下咬自己的是爱妻他总不能一脚踢飞吧。

    尉迟炽繁咬着手臂不松口随后双肩抽搐哭起来,大滴大滴的泪水将衣袖打湿,宇文温见状慌了神赶紧将妻子揽在怀中安慰,她已经是泣不成声只是不住的用粉拳捶打着丈夫的胸膛。

    宇文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回想起方才府中各人的神情恍然大悟:魂淡,有人走漏风声了!

    那日奇袭黄城得手后宇文温不顾父亲反对硬是‘接下’了任务,次日去黄城北面的北江州州治鹿关城刷“入虎穴得虎子”副本,好歹准备充分有惊无险的夺下大权,事后他喝令随从宇文十五保守秘密不得让夫人知道。

    死扑街仔敢出卖我!老子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即便如今满腔怒火但当务之急是哄住娇妻,赔了无数小心好歹止哭,听得尉迟炽繁抽泣的说了原委果然是自己“入虎穴”的事情走漏风声,不过是兄长宇文明让夫人李氏转告的,看来源头在父亲那里。

    “你答应过我要保重的!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怎么办!”

    “为夫下次不敢了。”

    “你骗我!”

    “你听我说,这个阶段正是我事业的上升期...”宇文温不由自主玩梗。

    嘴巴快说干总算哄住了,小两口卿卿我我的说起这几日各自经历的事情,听得宇文温说夺黄城以及鹿关城‘大冒险’,她心疼得又差点掉眼泪。

    耳鬓厮磨间气氛渐渐暧昧,宇文温亲吻着妻子手也不安分起来,尉迟炽繁全身发软挣扎着说道:“二郎如今还是白日,总不能白日宣...唔唔唔”

    被咬了一口满肚子邪火的宇文温霸王硬上弓强行解锁‘新姿势’又反复巩固,小两口折腾了大半天才消停,连晚饭还是丫环翠云红着脸送进房间。

    夜晚,宇文温披着衣服伏在案边就着灯光在白纸上画着东西,尉迟炽繁从后边环抱着丈夫,下巴靠着丈夫肩膀好奇的看着眼前这奇奇怪怪的图形。

    “这些是什么?”

    “哼哼,八牛力之拖曳式三弓合一绞车弩!”

    “那...那个呢?”

    “跨时代之长射程重力式抛射砲!”

    第二日一大早宇文温起床后盖好妻子的大长腿,梳洗完毕就带着草图往总管府赶去了,总管长史杜士峻派人跟着宇文温去安州军器监召集工匠,按照他的要求开始折腾起来。

    他想制造的是这个时代还未出现的器械,但制造工艺并无差别,所谓原理也就是一张窗户纸一点就破,只要让工匠们见过实物认真分析就能照猫画虎。

    还是老办法,先制作出小比例模型让工匠们有了感性认识,熟悉了基本结构之后再放大,至于全尺寸实物怎么弄就由这些能工巧匠们头痛了。

    出于保密的原因,宇文温挑选了两组干练的工匠,找总管长史杜士峻要了一处城外偏远地段的闲置兵营,再带着材料工具一股脑的连人带物都迁到那兵营里,外边有士兵把守不许闲人靠近。

    工匠每晚可以回家休息但东西不能带出兵营,他还打肿脸充胖子发给工匠每人半吊钱做‘加班费’,软硬兼施放出话来:

    “若是有人问你们做的是什么东西,就告诉他是威力巨大的逆天神器。”

    “威力有多巨大?一发糜烂数十里,一砲过去山崩地裂!”

    “太夸张?不不不,就是要这样说,记住就是要这样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谁要是敢乱说话,本公就派壮汉上门问候他家女眷!”

    古代对于许多军械的威力喜欢夸大,比如明末文人对火炮的吹捧就是什么“糜烂数十里”当真是让人发指,宇文温认为保密的措施堵不如疏,如果有人问的话干脆就添油加醋往天上吹,这样一来别人反倒就不信了。

    有的东西你越是捂着别人越是感兴趣,反倒是开诚布公然后十句话里有九句是假的这样能有效隐藏真实信息,至于外形还是尽量保密比较好,等到敌方第一次见到真面目的时候也晚了。

    花了两天时间,“八牛力之拖曳式三弓合一绞盘弩”、“跨时代之长射程重力式抛射砲”这两个东西的小比例技术验证模型终于变成实物出现在宇文温和工匠面前。

    “很好,诸位辛苦了,接下来就是按这样放大。”宇文温大概向两组工匠描述了实物的大小尺寸,见大伙点点头他拍拍手让林有地端上一盘铜钱。

    “一人半吊,都给本公用心些,还是老规矩,若是谁走漏了风声...”

    “郡公就派壮汉上门问候他家女眷!”众工匠异口同声的喊道。

    宇文温满意的点点头让拿着钱喜笑颜开的工匠们开工,又叫两组领头的工匠附耳过来:

    “这有两份图纸,老规矩,先照着图纸把模型做出来。”

    两名领头工匠将图纸接过来仔细端详,经过这几日合作他们对西阳郡公的绘画风格适应了许多,看了一遍心中差不多有了数:“郡公,不知这两件东西如何称呼?”

    “极西罗马扭动力直瞄弩砲。”

    “布朗运动之药发泼猴。”

    作为伪军迷,宇文温一如既往的对兵器命名有着恶趣味的爱好,这个时代是不可能会有人听得懂他说的是什么东西。

    “八牛力之拖曳式三弓合一绞盘弩”就是北宋时期的三弓床弩,又称‘八牛弩’曾在檀渊之战中靠‘信仰’命中并秒杀了辽军主将萧挞凛。

    “跨时代之长射程重力式抛射砲”就是南宋末年为元军攻破襄阳出了大力的重力投石车,又称“回回炮”。这两种武器在古代战场上都出现过,从原理上来说很简单制作工艺要比火炮容易得多,宇文温不过是想让其提前问世。

    至于后面那两种也不知道能否成功,就让工匠们试着鼓搞看看。

    我可是花了钱的!

    “郎主,这许多钱泼水似的花出去,刘姐会骂人的。”林有地哭丧着脸看着宇文温,来到安陆后刘彩云负责‘创收’,好容易从土豪老财那里用“琉璃珠”抠了些钱出来补贴家用,如今郎主花钱如流水当真让人心疼。

    宇文温拍拍他的肩膀说自己回去后会说明不用担心,心里却也是在滴血:

    魂淡,不花钱买外挂怎么挑战**oss杨坚!

    家里已经上了正轨,妻子尉迟炽繁主持家务管理得井井有条,李三九做管家总管仆人,刘彩云负责山寨小作坊搞些‘假冒伪劣’创收,张定发是护院头领,林有地是‘实验主管’,自己也只能拼命备战了。

    ‘威力巨大之大象二年试作型气动力连珠铳’在林有地持之以恒的实验下小有进展,这玩意现在十米内能打死老鼠了可要用来防身还差得远。

    有妻子作坚强后盾宇文温天天往城外兵营跑,跟工匠们混在一起折腾‘外挂’,一眨眼已是五月下旬。

    上午,安州总管宇文亮及其两个儿子出现在城外那处特殊的兵营里。

    “这就是那个八什么三弓什么弩?”宇文亮摸着颌下胡须看着眼前一台奇怪的巨弩,弩床装有三张大弓,前两张顺装后一张反装,上弦机构是两边的绞盘,弩床下装有两个车轮似乎可以用马拖着走。

    “是三弓床弩。”宇文温补充完后挥挥手,站在三弓床弩旁的士兵们开始忙活,十六个人分两组拉动左右绞盘给巨弩上弦,弓弦绷紧的咯吱咯吱声让人听了全身起毛。

    上弦完毕,一名士兵将一杆巨大的长箭走来,看着长箭宇文亮摸着颌下胡须的手不由得停住:

    铁箭头木杆身铁翎尾,这哪里是箭,分明就是长矛般的巨箭!

    长箭放到矢道上,一名身强力壮的士兵提着木槌来到三弓床弩旁,得宇文温示意后猛然挥动木槌向扳机砸下,只听“嘣嘣嘣”声响那长箭飞了出去,扎在远处土墙上激起一阵烟。

    宇文亮和宇文明看着远处土墙上那只长箭傻了眼,半天才想起来问有多远。

    “大约四百步,有六百米吧。”宇文温先前试射多次,心中已经有了底,“若是再改进一下至少能上六百步。”

    “。。。。。。”两父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玩意要是射中人的话......

    “还有这个。”宇文温决定趁热打铁,带着自己父亲和兄长来到另一边,那里架着一个巨大装置,宇文亮带兵多年,倒是一眼看出这东西和投石车很像。

    只是如今攻城用的投石车都是人力拉动,砲杆下端系着许多长麻绳供人拉扯,可如今眼前这大了许多的投石车砲杆下端吊着一个巨大的木箱。

    还有这投石车也太大了吧!光是支架高度就不下八米,还有那准备投掷的石块...那石块是不是弄错了!

    宇文亮看着已经放入砲梢布兜的石头发愣,这石头看上去怎么都有五六十斤,可从未听说有什么投石车能甩得出这么重的东西。

    “发砲!”随着宇文温一声令下,操作者拉下机关随后砲杆下端木箱猛地一沉,木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同时粗大的砲杆猛然一挥将布兜中的大石甩了出去。

    “嘭”的一声远处平地上激起一阵尘土,那是大石砸中地面产生的烟雾效果,宇文亮和宇文明看着那冒起的灰尘目瞪口呆。

    “有多远?”

    “将近两百步,也就是三百米左右。”

    “...有多重?”

    “六十斤。”

    父子俩倒吸一口冷气,宇文明还好,纯粹是被这巨大机械的运作唬住,而作为一名久经战阵的老将来说,宇文亮知道这东西意味着什么。

    两百步,意味着可以在大部分守城弓箭手射程范围外投石;六十斤,这样砸下去普通的城池城墙有哪个受得了!

    “父亲!”宇文温郑重的看着宇文亮说道:“此两种器械工匠们均已熟悉,更大的也能造,大量制作也不在话下。”

    “大量制作!”宇文亮差点把自己胡子扯下来,他不由得喃喃自语:“更大,更多...若是昼夜不停的砸就算长安城的城墙也顶不住多久吧!”

    宇文明也回过神来,他虽然没怎么带兵打仗但有一点看得透彻:“这什么...砲用来攻城最好不过,可那三什么弩上弦时间太长,野战怕是不好用。”

    就算是射速快的弓箭手,两军对阵时对方骑兵冲到眼前也不过射三轮箭,这巨弩也就准备好的第一发有用,再想上弦来第二发怕是对方骑兵已经冲到眼前了,当然用来守城倒是利器。

    “快速上弦之法已有应对之术,儿子未曾带兵,但也有些想法。”

    宇文温将自己的想法娓娓道来,如今战场上骑兵为王,成千上万的骑兵冲击起来那是势如破竹威不可挡,可排除了各种突袭、伏击、遭遇战、攻城战,两军主力展开决战时基本上是以步兵方阵居中为核心,骑兵侧翼包抄。

    双方步兵在弓手的掩护下正面接敌交战,骑兵保护侧翼后备军待命,待得使出各种战术手段让对方阵型不稳或者军心涣散后,骑兵包抄敌方两侧导致对方崩盘。

    骑兵作战最大的斩获不是在交战前,而是对方溃败后的大追杀,中间的步兵方阵就像铁砧而两侧骑兵就像铁锤,只要铁砧能抗住对方主力,骑兵从两侧包抄猛然一击对方也就完蛋了。

    对于宇文温的看法宇文亮到是赞同,没有那个主帅会在对方步兵结阵严防的情况下用骑兵正面冲击那是送死。

    名将之所以为名将就是能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捕捉到稍纵即逝的战机,用自己精锐骑兵猛然插进对方的软肋一击造成对方连环崩溃,不过这和三弓床弩有什么关系?

    “战事将起,待得两军主力摆开大阵对攻,这三弓床弩的威力对方未必见识过。”宇文温目光闪烁,“步兵结阵护住巨弩,待得对方步兵结阵逼近则用巨弩攒射,父亲若是敌方主将该如何应变?”

    “弓箭手够不着,步兵结阵推进太慢,骑兵冲不过我方结阵步兵,届时是进?是退?是变阵?”

    “自古最难敌前撤退,临战变阵也非常人能为,若是驱使士兵冒着长箭浴血推进怕是士气低落甚至哗变。”

    “若此次朝廷派武安君、淮阴侯、冠军侯、武乡侯等领兵儿子无话可说,只能束手就擒。”

    宇文亮思索着儿子的话眼睛一亮,宇文明也是跃跃欲试,宇文温继续趁热打铁:“这边还有两件东西...”

    武安君,战国人屠白起;淮阴侯,汉初三杰之韩信;冠军侯,封狼居胥的霍去病;武乡侯,多智近妖的诸葛亮。杨坚你特么要是把他们召唤来老子就卖号不玩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