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二十三章 安州定策

    大象二年五月初,从长安出发二十余日后宇文温及兄长宇文明一行来到了安州州治安陆。

    因为某些‘不可告人的原因’,入城时兄弟俩没有大张旗鼓,他们的父亲、安州总管杞国公宇文亮已提前安排好了住处,一行人抵达安陆当日便‘拎包入住’了。

    折腾了一番安置好住所后,宇文明和宇文温两兄弟带着家眷到安州总管府和父亲宇文亮一起吃晚饭,父子三人全家上下总算是团聚了,这也是新儿媳尉迟炽繁首次见公公。

    去年两家定下亲事后,因为天元皇帝宇文赟下旨天下广选美女充入后宫,仪同以上官员女儿不许婚嫁,因此小两口的婚事拖延到今年,而宇文亮从去年底便在安州带兵出征南朝故而没喝到自己儿子的喜酒。

    喝完尉迟炽繁敬的酒,宇文亮看着貌若天仙的新儿媳点点头:“安固郡公贤伉俪果然生得个好女儿,和二郎当真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小两口卿卿我我的样子他看在眼里,心中暗叹:也难怪皇帝会不顾廉耻对儿媳意图不轨。

    有女眷在,加上旅途劳累父子三人便没有谈论公事,家宴结束兄弟俩各自带着家人回去休息了,不过临走前宇文亮透露了昨日才收到的消息:左丞相隋国公杨坚如今已是全面掌握朝政了。

    按着原先的历史轨迹,杨坚最后还是如愿以偿排挤掉其他人独掌大权,右丞相汉王宇文赞被金钱和美女忽悠得离开幼帝身边出宫在家花天酒地,幼帝完全落入外公杨坚手里变成人形图章。

    晚上,新居‘第一发’后尉迟炽繁沉沉入睡而宇文温却无法入眠,他折腾了月余只是将套在自己头上“杀夫夺妻”的枷锁脱掉,而杨坚的掌权比原先的历史早了一个月,也就是说,接下来的大混战也要提前一个月了。

    接下来杨坚要做的就是将宗室在外握有兵权的藩王:赵王宇文招、陈王宇文纯、越王宇文盛、代王宇文达、滕王宇文逌招回长安。

    一个无形的牢笼正缓缓打开将懵懵懂懂的宇文宗室装入其中,而对于手握重兵在外的安州总管宇文亮,杨坚也不会坐视不管。

    自己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准备了,那么如今能做些什么?

    小宇宙爆发批量生产前膛燧发火枪,练出大英帝国龙虾兵玩排队枪\毙?想太多。

    按套路练出西班牙无敌长枪方阵或是瑞士方阵?开玩笑,时间不够。

    只能在既有基础上玩花样了...

    想到这里宇文温不禁将父亲任下的安州总管府情况在心里过了一遍:

    安州(又称郧州)总管府,大周保定二年(公元562年)六月设置,目前下辖安州、随州、温州、应州、土州、顺州、沔州、环州、岳州共九州以及鲁山、甑山、沌阳、应城、平靖、武阳、上明、须涢八镇。

    安州(治安陆,今湖北安陆)、随州(治随城,今湖北随县附近)、温州(治角陵,今湖北京山县)、应州(治永阳、今湖北应山县西北)。

    土州(治左阳,今湖北随州市东北)、顺州(治历城,今湖北随州市北)、沔州(治甑山,今湖北汉川市东南)、环州(治京池,今湖北孝感北)、岳州(治孝昌,今湖北孝昌)。

    安州总管府设立起便是军事前线,东临齐国边境,南边则是南梁及后来的南陈地界,连年征战不断,如今齐国已在三年前平定主要军事压力在长江对面的南陈。

    安州总管首任为崔彦穆,现任为杞国公宇文亮,按原先的历史轨迹,大象二年三月初班师途中宇文亮起兵造反失败身亡后,幼帝岳父司马消难继任,如今时间线变动,安州总管还是宇文亮,司马消难是不可能来赴任了。

    而第三任安州总管李昞,则是后来唐高祖李渊的父亲,李昞在安州总管任上儿子李渊出生,李渊幼年在安陆生活了一段时间。

    原来的历史轨迹,大象二年六月相州总管尉迟炯拒绝杨坚下达的职务变更命令起兵反抗,七月底司马消难以安州总管府九州共计十一万的兵力起兵反杨,并投靠南陈请来援军,杨坚随后派遣安州西北毗邻的襄州总管府、东南毗邻的黄州总管府两边夹击司马消难。

    襄州总管王谊作为行军元帅领着四个行军总管一路杀来,而黄州总管元景山则率大军拦截北上支援的陈军,不到一个月时间司马消难兵败变成光棍司令逃入南陈。

    如今一切都要提前一个月,以此看来杨坚大约最迟在六月初就要派人替换宇文亮的安州总管职务,而随后南下‘平叛’的大军兵力不低于十一万。

    所以关键还是要说服父亲先发制人...

    第二日,安州总管府,书房内。

    宇文亮和他的两个儿子宇文明、宇文温商讨目前局势和应变之策,三月中旬他班师回朝时曾与两个儿子密议,宇文温认为天元皇帝遇刺身负重伤怕是活不了多久,他驾崩之后外戚隋国公杨坚必定篡权,故而极力主张兄弟二人外出避祸,如今看来确实如此。

    对于现在面临的问题宇文温说杨坚即将篡位,宇文亮和长子宇文明认为不可思议。

    按二十多年前的历史,大周奠基者宇文泰去世后他让侄儿宇文护辅政,结果宇文护连杀他两个儿子但还是没敢篡位,如今隋国公作为外戚辅政自然要清除异己,但要说篡位还是阻碍重重。

    相州总管蜀国公尉迟炯就不说了肯定不答应,还有并州总管申国公李穆,二十岁起就跟着宇文泰打天下甚至在战场上还救了宇文泰的命,迄今已为宇文家效力三十余年。

    上柱国郧国公韦孝宽,比宇文泰小两岁是他创业的老伙计,东征西讨战功赫赫,在玉璧孤军守城硬扛北齐太祖高欢大军五十多天乃一代名将,功勋卓著。

    他们为什么要对杨坚俯首称臣?

    还有其他勋臣就不细说了,宇文亮认为杨坚至多是篡权如同宇文护般作威作福,要篡位难度太大。

    “父亲可记得楚国公、卫国公故事?”宇文温发问。

    楚国公赵贵、卫国公独孤信,西魏八柱国之二也是宇文泰的老战友。宇文护专权引起赵贵不满,他认为要对老大哥宇文泰负责,于是和独孤信策划除掉宇文护。

    独孤信是宇文泰的儿女亲家,也是如今隋国公夫人独孤伽罗的父亲,还是未来唐高祖李渊的外公。计划就要发动时独孤信考虑大局强行终止。

    结果后来事泄,宇文护把赵贵咔嚓,又寻思着独孤信墙头草不像话一样咔嚓,两个国公忠于宇文皇族却落得身首异处,连带家族倒霉。

    “武帝英明神武,可梁国公是怎么死的?”宇文温再度发问。

    宇文护连杀两名堂弟后,立第三个堂弟宇文邕上位做傀儡皇帝,梁国公侯莫陈崇看不惯宇文护欺压宇文邕,有次发了牢骚被传了出去,宇文邕为了让宇文护认为自己“人畜无害”当廷斥责侯莫陈崇并治罪,结果当夜宇文护便逼侯莫陈崇自杀。

    “天元皇帝又是如何处置郯国公、东平郡公、广陵郡公?”这是第三问。

    郯国公王轨、东平郡公宇文神举、广陵郡公宇文孝伯都是周武帝宇文邕的贤臣干将忠于大周,王轨曾摸着宇文邕的胡子说:老大你儿子(宇文赟)败家术技能点满了啊,不换太子这大周朝怕是要完!

    宇文邕也愁眉苦脸,宇文赟是败家可另外的几个儿子更不成器,奈何!

    忠于大周有何用,得罪了宇文赟就是个死。宇文温说了这几个例子言下之意就是:忠心大周有毛用还是自家利益最高!

    “二郎说得对。”宇文明被说动,见宇文亮眉头紧锁也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大周立国二十余年,历经动荡无数什么忠臣都伤透了心,武帝在时大伙齐心协力还有个盼头,可天元皇帝...如今谁还愿意为宇文氏卖力!”

    “申国公李穆,是文帝(宇文泰)的忠臣,是武帝(宇文邕)的忠臣,却不会是幼帝的忠臣。”宇文温点明自己的看法:“郧国公韦孝宽亦是如此,其他许多勋臣亦是如此,拥立杨坚登位确保家族前程有何不可!”

    “如今杨坚稳坐京师大权在握,宗室暗弱无力抵抗又大部被笼在长安,他只要一声令下蜀国公远在相州就算想救也来不及了!”宇文明

    两个儿子说的宇文亮不是不懂只是一直在犹豫,正如其他大部分宇文宗室们心中所想一般:大周国势两年前还如日中天,虽然天元皇帝是折腾了一番,可这天怎么会说变就变呢?

    “依二郎之见,该如何?”宇文亮长吁一口气,他也知道不能坐以待毙了。

    “蜀国公门生故吏遍天下又忠心宇文氏,杨坚不可能坐视不理,蜀国公不日定将起兵。”宇文温直接按照史实说出了他的‘猜测’,“父亲定要以安州之兵全力配合。”

    “二郎长大了。”宇文亮看着宇文温欣慰的点点头,将一封信放到案上,“方才为父收到蜀国公密信,说杨坚有异状似有不臣之心,劝为父整顿兵马准备起兵反杨。”

    “果然如此!”宇文明面色凝重,而宇文温闻言横下心一咬牙:“既如此,儿子有一计策。”

    听得宇文温说完,宇文亮大惊失色:“不可,此法不可!”

    “若安州在则家在,若安州失,天下之大也无我等容身之处!”宇文温起身行礼,“还请父亲当机立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