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二十章 远走高飞

    大象二年四月上旬,官府将抓获的逆贼审讯完毕,证据确凿罪大恶极,主犯及同谋共计十三人先是游街然后朝廷将主犯凌迟处死其余从犯斩首示众。

    至于坊间传闻说天元皇帝首级在隋国公府出现一事,官府表示纯属造谣,隋国公乃大周重臣公忠体国怎会是逆贼幕后主使。

    行刑那天好不热闹现场围得水泄不通,周围大树上都爬满了人,墙上、房顶、楼顶俱是人头攒动,大伙儿都睁大眼睛看这些罪大恶极的逆贼是如何受刑的。

    特别是有几个在被押上断头台,即将受那一刀时都是大喝一声:“爷爷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每次都赢得围观群众满场喝彩。

    这才对嘛,敢弑君的逆贼肯定是凶神恶煞,如此表现也担得上‘悍不畏死’四个字,待得鲜血四溅之时有胆小的当场昏过去,有胆大的看得热血沸腾,更多的是吓得蒙上眼然后又继续期盼着下一位上台。

    还有那凌迟,据说是罪大恶极之人方有资格‘享用’,行刑时如同割羊肉般将囚犯割上三千六百刀,最后一刀才要其性命,当真是刺激!

    百姓看得高兴,在场监斩的官员也看得放心,台上被砍头的是什么底细在座各位那是心知肚明,但那有什么关系?逆贼俯首就戮,朝廷的脸面有了,王法的威严有了,百姓的乐子有了,那便什么都好了。

    大周天子在都城当街遇刺身亡逆贼却没了下落,这要传出去莫不是让天下人笑话!

    长安城内正万人空巷围观处决逆贼,而西阳郡公宇文温则在府内忙碌着。

    明天是个好日子,是个远走高飞的好日子!

    他照旧在书房安排府内各项事务,尽量做出一切如常的样子,然后便会带着远足小分队离开长安。先前宇文温和兄长宇文亮花了许多钱财走门路,好容易说动了辅政大臣之一的右丞相、汉王宇文赞同意他两兄弟离开长安‘出去走走’。

    一干人等退出去后老管家却留下了,宇文温颇为意外便问还有何事?

    “郎主,先尊的灵牌不见了。”

    老管家口中的先尊,指的是上代西阳郡公宇文翼,也是宇文温宗法上的父亲实际上的叔父,宇文翼二十年前受封西阳郡公死后无嗣,于是哥哥宇文亮将自己的第二个儿子宇文温过继到他名下继承香火和爵位。

    “嗯?是本公拿去重新装裱了过几日便回来,管家莫要慌张。”

    老管家闻言跪下向宇文温磕了几个响头,“先尊在九泉之下有知足可欣慰,老奴还祝郎主一路顺风。”

    “管家这是怎的,本公出门数日便会回来。”宇文温看着老管家心中疑惑,搞不清他如今演的哪一出。

    “郎主无须如此,老奴随先尊征战数十年不敢有二心,只是此去安州路途遥远不能陪伴身边,还请郎主保重。”

    宇文温闻言吃了一惊,自己确实是要跑路去安州,毕竟生父宇文亮是安州总管当然要去那里迎接即将到来的战乱,不过这老管家是怎么知道的?

    私下整理行装时他想了想还是把宗法上的父亲——宇文翼的牌位带上,怎么说都是承了爵位,时不时给老人家上柱香也是理所当然吧。

    “郎主,此次随行人员中有一人为朝廷耳目,还请郎主提防一二。”老管家将一张纸条恭敬的递上来,“二月底老奴处置了一个朝廷耳目,却未曾想黄阿七卖主,是老奴失职了。”

    我去,原来管家你是忠心老仆,早知道这样我何苦一个人上蹿下跳身兼数职玩命啊!

    宇文温接过纸条看后心中一动:是他?随后点点头将纸条放到一边的油灯上烧掉。

    “本公走后,过一段时间便将府内仆役遣散,时机合适再将府邸转手,管家也该享享清福了。”

    “老奴有一子家住长安城内,若是郎主日后有事差遣老奴可到此处寻访。”老管家又将一张纸条递上,宇文温看了一眼郑重的将其叠好收入怀中。

    。。。。。。

    次日上午,长安城东郊。

    一辆马车避开主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停在远处的一个树林里,马车上尉迟炽繁正和她母亲抱头痛哭,马车外十余米处,宇文温正和自己的老丈人安固郡公尉迟顺说着话。

    “小婿隐瞒了许久方才告知,让岳父岳母平白担心了月余,还请恕罪。”宇文温向尉迟顺行了个礼表示歉意。

    定好启程日期后,宇文温才于昨日请安固郡公夫妇今天到长安城东郊外悄悄碰头,夫妇俩轻装简从来到这才见到了原以为再也见不到的女儿尉迟炽繁。

    宇文温将事情经过连同即将远赴安州的事情详细告知了自己的岳父岳母,也就是“皇帝逼酒灌醉尉迟炽繁欲行不轨,幸得当晚逆贼行刺方才侥幸逃出宫,为防不测只得躲藏至今”云云,当然“你女婿就是行刺皇帝的真凶”这种猛料可不能说。

    “也罢,此去安州路途遥远一路上要多加小心。”尉迟顺倒也豁达,毕竟女儿没事做父母的也放心了,“三娘自幼被她母亲宠惯了,女婿可得多宽容些。”

    “此是自然,只是岳父是否也要打算打算了?”宇文温还是想多提醒提醒岳父,“如今形势变幻莫彻,各方人物蠢蠢欲动,小婿认为怕是要见血了...”

    尉迟顺看着天空长叹一声,宇文温这个后辈能看出来的他岂能看不出?幼帝登基各方势力如今还在台下暗斗,可过不了多久怕是要撕破脸了。

    谁不想坐那个位置?可最后也只能是一个人坐啊!

    “小婿有一封信,还请岳父转交蜀国公。”宇文温郑重的将一封信双手递上,“小婿偶逢异人,可预测祸福又有避祸之术十分灵验,他言数月后蜀国公必有大难,避祸之法均在信中。”

    蜀国公尉迟炯,大周奠基者宇文泰的外甥,忠于宇文氏,时任相州总管也是尉迟顺的父亲。

    按照原先的历史轨迹,两个月后尉迟炯看出辅政的隋国公杨坚有篡位之心,便点起门生故旧及自己几个儿子和侄子所属军队起兵反杨,与杨坚派出的行军元帅——名将韦孝宽激烈交锋,数十万大军在各地激战月余,最后尉迟炯兵败身亡。

    宇文温想了个办法试图扭转尉迟炯兵败的历史,但他没有资格引起蜀国公的注意索性拜托自己岳父尉迟顺试一试,至于成不成已不是他能影响得了的。

    “若时局有变,蜀国公必定起兵扶助宗室,到那时岳父在长安城里怕是日子不好过,还请三思!”

    他是诚信诚意希望尉迟顺想出应对之策,毕竟是自己妻子的父母,万一尉迟炯起兵后留在长安城里的他们必定难逃一劫。

    天元皇帝宇文赟死在自己手下,可随后的历史似乎还是沿着旧时空的轨迹前进,隋国公杨坚虽然‘渡劫’失败身负重伤,却依然硬挺着入宫争权卡位,同历史上一样他成为辅政左丞相,掌握实权。

    宇文赟在位时,于大象元年设四辅官:以上柱国大冢宰越王宇文盛为大前疑,相州总管蜀国公尉迟迥为大右弼,并州总管申国公李穆为大左辅,大司马隋国公杨坚为大后丞。

    这握有实权的四巨头中,宇文盛被封为越王已经外出丰州(今湖北丹江口市附近)就藩,尉迟炯在相州总管府(治邺城,今河北临漳附近)、李穆在并州总管府(治晋阳,今山西太原附近)任职,唯独隋国公杨坚留在长安城内。

    值此大变之际杨坚近水楼台先得月,再加上其女儿杨丽华现已是太后掌握后宫,无论内外的优势都很明显。

    汉王宇文赞如今担任辅政右丞相,这个沉迷于酒色的花花公子迟早被杨大叔玩死,所以接下来的剧情也就和旧时空差不多。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宇文赟此番是遇刺身亡,他那吃里扒外的心腹郑译、刘昉没有任何办法伪造遗诏让杨坚总揽大权,京师和皇宫的禁军领导权如今各方还在激烈争夺中,宇文温正是花钱讨好了汉王宇文赞才得以名正言顺离开长安。

    要赶在杨坚真正掌权之前去到安州做一番准备才行!

    又盘桓了片刻双方告别,宇文温和宇文十五跟着马车走上大路,和停在路边的自家车队汇合,又往前走了一段路与兄长宇文明的车队合作一处。

    此时宇文温和兄长宇文明两家带着家眷外出,除了护卫力量尽量轻装简行,宇文明带着夫人李氏、幼子,宇文温带着改头换面的夫人尉迟炽繁。

    其余都是心腹仆人、家将还有护卫,毕竟此去安州路途遥远,没有足够的护卫怕是半路就山贼马匪截了,上月宇文亮、宇文明、宇文温父子三人秘议时便考虑到了如今这个情况,宇文亮回安州时在长安留下了得力心腹协同二人远行。

    至于自己选拔的护卫中老管家提到的那个“朝廷耳目”他已找了个借口打发掉了。

    安州州治安陆城位于现代的湖北省安陆市,在武汉西北面九十多公里,按常规路线从长安出发往东南方向的武关古道一路向东南方向走,经过襄州(治襄阳,今湖北襄阳)、随州(治随城、今湖北随州)可达,全程约一千三百里。

    另一条路就远些,从长安出发一路向东经过洛州(治洛阳,今河南洛阳)到荥州(治成皋,今河南荥阳)后向南拐,一路南下经过豫州(治上蔡,今河南汝南县)、申州(治平阳,今河南信阳市)后可达,全程约一千七百里。

    两条路线的关系就像个直角三角形,从长安往东南出武关这条路为直角三角形的斜边是近路,从长安往东出潼关这条路为直角三角形两条直角边是远路。

    此次他们疏通关系以出游的名义离开长安,为掩人耳目舍近求远,考虑到随行家眷对于长途跋涉的承受能力每日行程要控制,预计要将近二十多天才能到安州。

    等到过了洛阳进入荥州地界远离长安再转向往南走,那时京师这边的权力争斗也差不多白热化,各方势力就等着拔刀见红哪还有人管他两个跑到哪里。

    宇文温这边,夫人尉迟炽繁、影后刘彩云还有两名丫环坐在一辆马车上,不会骑马的小宦官李三九守着宇文温那些奇奇怪怪的家当在另辆马车,其余人等俱是骑马。

    两家合为一处,数十名护卫拥簇着车队迎着朝阳浩浩荡荡向东进发,如今的朝廷局势就像一盘棋局而宇文温不要说做棋手,连做棋子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学春秋时期晋国公子重耳那般“在外而生。”

    拉住缰绳宇文温回头远眺长安城,‘心腹仆人’宇文十五、‘不做大当家很多年’的张定发策马跟在身后,看着眼前这座雄伟的古都他心中默默说道:

    长安,我会回来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