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十九章 意外收获

    夜晚,长安城某处院落。

    宇文温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他身后的李三九随即轻轻关上门退下。

    “二郎。”身着粉红衣裙的尉迟炽繁迎了上来投入丈夫的怀抱,片刻之后她发现宇文温情绪有些不对,担心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几天前她和李三九再度转移来到这处院子,而丈夫连日来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着宇文温现在一脸没回过神的表情她开始心神不宁起来。

    回想到今日上午外边有士卒挨家挨户拍门说要捉拿刺客,虽然这处院子后来不知何故士卒没有进来,但联想开来怕是出了什么事情。

    “莫非、莫非?”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想到了她日夜担心最坏的那个结果:昏君将自己压在身下,而夫君则被拉出去砍头,血淋淋的头颅挂在长安城门示众。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尉迟炽繁喃喃自语,脸色变得苍白旋即面露决绝:“夫君,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言罢挣脱开来去拿桌案上摆着的剪刀却被宇文温一把夺下:“昏君死了!”

    “啊?”尉迟炽繁听到这个消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她愣愣的看着丈夫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是我亲手杀的。”宇文温一把将妻子揽入怀中,“他想欺负你,所以就要死。”

    “二月底为夫没能得手只是将他重伤,让他苟活了月余。”

    “你是我的,谁也不能伤害你,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听完这些话尉迟炽繁已经泪如雨下,她知道自己的美貌给丈夫惹来大祸,而他为了自己为了这个家冒着巨大风险四处奔走化解危难,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宇文温一直没从上午手刃皇帝的事情回过神,先前帮助隋国公‘渡劫’失败对他的世界观造成严重冲击,甚至不停怀疑上午砍掉的是替身,他真怕隔日又一个宇文赟活蹦乱跳的出现在皇宫里。

    魂淡,头都砍下来了真是死得不能再死了,自己疑神疑鬼差点吓坏老婆!

    他总算收回心思放到自己妻子身上:“呐,不听话玩剪刀看为夫怎么收拾你!”

    “今夜二郎想如何都行...”尉迟炽繁将脸埋到丈夫怀中说话声音越来越小。

    。。。。。。

    大象二年四月四日,大周国都长安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天元皇帝宇文赟遇刺身亡!

    当日,天元皇帝偕同天左大皇后陈月义、天右大皇后元乐尚到城西安业寺礼佛,期间抓获上月行刺的逆贼同党,天元皇帝带领禁军押着同党回城捉拿逆贼匪首结果不幸遇刺身亡,逆贼得手后还丧心病狂的将皇帝首级割走。

    大周天子在都城遇刺身亡,如同一颗小石子激起千层浪,长安城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所有身份存疑的人员悉数被捉拿下狱拷问,官府中人因皇帝遇刺之事株连上百。

    朝堂上风云骤起,天元皇帝遇刺身亡未及留下遗诏,虽然幼帝即位可朝野上下对辅政大臣的位置均是虎视眈眈,一时间世家、门阀、宗室、权贵之间合纵连横暗潮涌动。

    皇帝遇刺当天,案发现场再度有数道天雷白日炸响,坊间传闻乃妖人作乱,先前谋害隋国公未能得逞随后又丧心病狂的谋逆弑君,一时间长安内各家大户纷纷请来道士、法师、高僧做法以保家宅平安。

    据可靠人士透露,当日参与谋逆的至少有五人,现场遗留一老一少两名刺客尸体,只是面容俱已毁坏无法辨认,有周边街坊透露当日天雷炸响后浓烟中有三个身影鬼鬼祟祟离去。

    官府悬赏千金通告天下通缉弑君逆贼,数日之后终于在忠义之士的协助下将逆贼一网打尽,如今案件正在加紧审理之中。

    城中一处院子,屋内西阳郡公宇文温正与一男一女隔案对坐,他双眼圈黯黑不停打着哈欠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用搭在案桌上的手不停扣着案板:“说吧,不按剧本来你准备怎么赔?”

    对面二人一个是鸣翠,另一个却是前段时间刺杀隋国公杨坚的男子,如今二人如同做错事的孩童般低头支支吾吾。

    “郡公,奴家当日是不想连累郡公所以才...”

    “所以就擅自加戏?台子都差点给人掀了,还特么差点抢人头了啊,彩云姐!”

    鸣翠本名刘彩云,而那男子名叫张定发,就是隋国公‘渡劫’那日大难不死后来又被官差询问的伤者。

    见得宇文温与此憔悴模样两人十分过意不去,却不知他是这几日和妻子解锁‘新姿势’太多导致精力不济。

    刘彩云只是讪讪不敢回话,张定发见状陪着笑脸正要救场却被宇文温瞪了一眼:

    “还有你发哥,竟敢挟持本公,本公是那种人么!”

    “草民当日只是一时心急误会了郡公...”

    “误会?刀都顶到下巴上了还误会?”宇文温回想当日情形脸都青了,“你让本公在下人面前脸都丢尽了,这以后还怎么带人啊,发哥!”

    刘彩云、张定发均是讪讪而笑,二人并排坐着温柔握着对方的手如同夫妻一般,宇文温虽说口气不善却丝毫听不出恼羞成怒的意思。

    这一切都要从上月底说起。

    宇文温答应创造机会让刘彩云(鸣翠)刺杀昏君,但要她提供一个死士,因为自己要刺杀隋国公,刘彩云随后给出了人选:张定发。

    张定发曾是马匪大当家也是刘彩云的恩客,鬼使神差事后张定发竟对刘彩云动了情,刘彩云原先并无感觉还花钱请他将打死自己弟弟的恶吏杀死。

    一场萍水之缘原本也就这样散了,数年后刘彩云在长安城街道上遇见了个奄奄一息的乞丐,那人正是昔日的大当家张定发,不知何故刘彩云当场决定将其带回去治疗。

    张大当家被亲信出卖身负重伤心灰意冷,却被露水情缘的刘彩云救下养好伤,原本就动了情的张定发对刘彩云一发不可收拾。

    他辗转将自己私藏的积蓄取出要为刘彩云赎身,要和她远走他乡过平平淡淡的日子,刘彩云却说自己已是残花败柳配不上他。

    于是他在长安城里住下,寻了份生计一边自食其力养活自己一边守着刘彩云,希望能守到她回心转意之时。

    她救了他一命,所以他愿意为她去死,于是那天刘彩云找到张定发要他去做死士时,他没问原因没问目标马上答应。

    当日行刺隋国公时他被马踢飞落入街边商铺内侥幸躲过那场大爆发,而宇文温‘友情赠送’的一块护胸铁板也让他胸膛没被马蹄踢碎。

    当时场面混乱知道详情的隋国公护卫们大多命丧当场,而幸存的伤者没人说得清发生了什么他便浑水摸鱼躲过官府盘问。

    至于当时引火的布条烧尽后那木桶为何先是发烟之后才爆发导致错失良机,宇文温干咳一声表示这种细节问题就不要纠结了。

    张定发虽然逃过一劫却也是身负重伤,宇文温私下派人照顾另一面也是监视免得他出问题。

    而下一个计划也继续开展。

    刘彩云精通易容术,化妆成尉迟炽繁的样子假意投河自尽让安业寺的比丘尼救起,然后宇文温化作寻妻痴夫上门找人在安业寺门外演了一出苦情戏,通过各种运作传入天元皇帝宇文赟耳边。

    宇文赟对尉迟炽繁念念不忘必定会有所动作,那么就会有两种可能,而宇文温和刘彩云也策划好了:

    其一,宇文赟派人去安业寺接‘尉迟炽繁’回宫,那么刘彩云便在宫中见到宇文赟时行刺。

    其二,宇文赟亲自前去安业寺接‘尉迟炽繁’,那么刘彩云便在寺内伺机行刺,若是时机不妥便随其回到宫中再说。

    虽然外人都知道宇文温父亲宇文亮‘买下’鸣翠要献入宫中,皇帝也知道鸣翠和宇文温家有瓜葛,但刘彩云指天发誓,无论事成与否都不会牵连到宇文温一家。

    四月四日,天元皇帝宇文赟果然亲自上门‘寻美’,刘彩云本想用腰间的暗器玉佩行刺却未曾想被急色昏君抱住动弹不得,一阵狂吻之下贴在脸上的皮面具被挤动漏了陷。

    刘彩云奋力一搏却被大内高手制服,虽然用暗器秒杀二人却还是没能伤到宇文赟,他气急败坏的当场拷问要追查幕后指使是谁。

    这时刘彩云充分发挥演技,利用宇文赟渴求尉迟炽繁的心理竟将他和一干宦官耍得团团转,最后带着昏君往自己早就设计好的第二陷阱奔去,那里埋伏着刘彩云一老一小两个仆人,是作为安业寺行刺失败的后手,也是瞒着宇文温布置的。

    然而宇文温也防着刘彩云乱来,私下安排人关注那一老一小的动态,最终确定了刘彩云私自布置的院子位置。于是行动当天他便准备埋伏在附近做黄雀。

    结果出门后没多久竟然被突然跳出来的张定发劫持了!

    那张定发竟是个痴情种子,数日不见刘彩云踪迹便跟踪宇文温派来照顾他的仆人,顺藤摸瓜摸到了宇文温身边将其挟持,逼着他去找刘彩云。

    他原以为宇文温威逼刘彩云去以身犯险,情绪激动之下不免动作大了些,宇文温在一干小弟面前被挟持颜面尽失。

    后来在宇文温“义正辞严”的呵斥下,张定发决定“以大事为重”跟着他去救人,一行人守在那处院子附近果然见刘彩云被宇文赟带人押着过来。

    接下来就是血腥暴力情景了略过不提,躲藏了数日待得风头过了,宇文温便‘气势汹汹’上门找刘彩云和张定发算账。

    “内子之事幸得郡公费心,草民也多亏郡公照顾方才痊愈。”

    张定发言毕与刘彩云起身向宇文温行了个大礼,原来他二人历经患难决定结为夫妻共度余生。

    “这么说来本公还得说声‘恭喜’啊两位?”宇文温皮笑肉不笑的哼哼着,他拍拍手,林有地推开房门提着个篮子走进来,放到宇文温面前随即没好气的瞪了张定发一眼转身走开。

    王八蛋竟敢挟持郎主,只恨我身手不好要不定让你好看!

    张定发见林有地这副模样哭笑不得,那日他当着林有地等人的面突然发难挟持宇文温弄得场面很僵,这几人见着他都是气鼓鼓的样子。

    “呐,莫要说本公凉薄,区区薄礼不成敬意。”宇文温将篮子上盖着的红布掀开,里面放着用红纸抱着的几贯铜钱,这几日据观察他已判断出这两人有‘奸\情’。

    眼见着小两口拜谢,宇文温起身摆摆手说道:“好好过日子吧,就此别过。”

    “郡公接下来怎么办?”刘彩云问道。

    “怎么办?你们找个好地方过日子呗,莫非想开个夫妻黑店?”

    “奴家是想问郡公您往后怎么办?”

    宇文温闻言看了看刘彩云,随后微微一笑用手指点点自己脑袋:“本公想的张夫人怕是也想得到,何必多问?”

    刘彩云和张定发互相看了一眼随后双双弯腰行礼:“若是郡公不嫌弃,草民愿追随郡公左右。”

    我去,这是完成支线任务的奖励么?要不要这么肉麻啊!

    “本公囊中羞涩怕是养不起你们两个专业人士呐!”

    “郡公于我俩有大恩,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

    天色将暗,宇文温带着宇文十五和林有地走在街道上。

    “本公吩咐你的事准备得如何了?”

    “小的按郎主吩咐已准备妥当”宇文十五面带兴奋地说道,这几日跟着郎主经历了几次见不得光的事,虽然惊心动魄却不正说明自己深受信任么。

    “有地,你那边呢?”

    “郎主放心,小的也准备妥当了。”林有地把胸脯拍得啪啪响。

    宇文温没再多说话,他停下脚步看看天空又看看四周,随后领着两个跟班回府。

    “郎主回来了。”门房恭敬的低头开门。

    宇文温嗯了一声径直向府内走去,待得他和两个跟班的背影消失在墙角,一个人从门后走出,那人正是老管家,他看着宇文温身影消失的方向目光闪烁不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