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十四章 谋划

    三月下旬,上月底遇刺的天元皇帝在名医姚僧垣的精心治疗下伤势几经反复终于好转,已能自己缓步行走,奉旨入宫侍疾的皇帝老丈人隋国公杨坚也总算能出宫回府。

    某处乐坊雅间内,天元皇帝心腹内史上大夫、沛国公郑译正惬意的吃着小菜看着眼前歌妓表演,一旁一个年轻郎君正殷勤的帮他斟酒,这年轻郎君正是西阳郡公宇文温,今日宴请沛国公郑译如此作态却是有事相求。

    “在下也不知招惹了谁流年不利,让陛下诸多误会,还请沛国公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

    郑译惬意的抿了一口酒随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年纪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宇文温说:“西阳郡公当真不知道是何故?”

    废话我当然知道,昏君想霸占我夫人杀夫夺妻,只是后面认错人了。

    虽然不断腹诽但宇文温当然不可能说出来,只是陪着笑:“在下不过一闲散公爵,不曾领军又无公务,想来是宦官吴哲之流为求圣恩不择手段。”

    眼见郑译眯着眼似乎是在听着小曲对他的话不置可否,宇文温又补了一句:

    “在下夫人没了踪影估计是已落在贼人手里,这都折腾大半月怕是没了。”他起身行了个礼,“人都没了这日子还是得过下去...在下不过一闲人只想着衣食无忧,不敢有其他念头。”

    听得宇文温如此说郑译方才睁开眼,又抿了一口酒沉吟着:“只是如今陛下心情烦躁...”

    宇文温拍拍手,一个仆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将个盒子恭敬的交给宇文温随后退了出去,宇文温将盒子打开呈到郑译面前:

    “区区薄礼,还请沛国公笑纳。”

    郑译看着盒子里的东西眼睛一亮,里面放满了金银首饰,最显眼的是几串琉璃手链,他接过盒子将其中一串琉璃手链拿起就着窗户漏下的阳光看去,只见一粒粒浑圆的琉璃珠子晶莹剔透在光照下闪烁着耀眼的光彩。

    “莫非是最近市面上偶尔出现的琉璃手链?”

    “正是,在下前几日偶然在西域番商处购得,国公还请笑纳。”

    看着喜笑颜开的郑译宇文温不再多话,心中浮现出他的相关资料来:

    郑译出身荥阳郑氏,有学问通音律,从小就和北周奠基者宇文泰的儿子们(也就是先帝宇文邕和他几个兄弟)玩耍,算是皇室近臣。

    郑译字正义,但一点也不正义,当今天元皇帝还是太子时便和他十分亲近,其人又会逢迎拍马于是当太子即位后地位水涨船高成为皇帝心腹之一,其人贪财是非不分,为了权势财富不择手段贪赃枉法,待得老主人天元皇帝驾崩瞬间就投靠老同学、新主人隋国公杨坚助其篡权。

    爱不释手的将盒子盖上,郑译摸摸颌下长须:“郡公是否想过外放州郡?”

    “国公误会了,州郡哪里比得上繁花似锦的长安逍遥快活,在下还请国公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莫要让宵小成日里诋毁。”

    “包在老夫身上!”郑译闻言点点头喜笑颜开,若是宇文温想外放州郡他不是办不到,只是就凭眼前这些财物还不值得出头,若只是在天子面前美言几句帮说说话倒是举手之劳。

    看着满脸赔笑的宇文温他心中鄙夷:都被皇帝惦记上了还留恋京城繁华不想着外出避祸,当真是酒囊饭袋!若是你夫人找着了那就听天由命吧!

    酒饱饭足后宇文温恭送郑译离开,目送车队走远他领着心腹仆人宇文十五离开,一路上七拐八拐确认没有跟踪后便来到城南。

    “昏君病情果然好转,郡公如今还坐得稳么?”鸣翠面露讥讽的看着宇文温说道,“事情毫无进展,莫非郡公连日里只顾着和夫人颠鸾倒凤却浑然不顾累卵之危?”

    那晚宇文温和她“友好协商”后要了一处隐秘的院子,鸣翠心思缜密随后就想得通透:这西阳郡公肯定是将对外声称不见的夫人尉迟氏藏在了那里。

    “姑娘是否通晓易容术?”

    听着鸣翠那带着讽刺的话宇文温毫不在意,他意已决只是在迈出第一步前要确定清楚自己伙伴的底细,毕竟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他首先要弄清楚鸣翠之前是如何识破自己易容的,一来是好奇,二来是吸取教训免得往后行事之时穿帮,自己半路出家的易容术说白了就是简单改变面部特征,让人一眼看去没办法和原本容貌联系在一起。

    那晚行刺后再见面天元皇帝宇文赟和天元大皇后杨丽华都没认出自己说明还是有效果的,怎么这位就看破了呢?

    “郡公充其量是让人认不出原本面貌,真要做到换张脸当面让人看不出破绽怕是天下难有人能做到。”

    “奴家精通音律又善于察颜观色,数次接触发现那谈价之人面容有异,而自从见过郡公后发现眼神、说话语气与其类似故而有此一猜。”

    眼见宇文温半信半疑她随即一笑:“最大破绽之处是郡公紧张时左手会无意识握紧,右耳会动,这亏得是奴家看出来了,要是万一...”

    宇文温闻言惊出一身冷汗,他作为穿越者是按自己的习性审视易容后有没有破绽,未曾想着身躯原主人有这样的小毛病。

    古人果然小觑不得!

    干咳数声掩饰尴尬后他拿出一件东西交到对方手上,鸣翠拿在手中发现是个一个玉佩,大小形状与寻常的玉佩无异只是厚了些

    掂了掂感觉有些份量只是不知道有何用处,宇文温将其拿过来后对着墙壁示意她认真看:“先拧一下这里,然后...”

    “噗嗤”一声轻响,玉佩一端忽然寒光一闪只见对面两三米外的墙壁上扎着几根银针。

    “这是?”鸣翠眼前一亮。

    “还有这个。”宇文温拿出一个圆筒交给鸣翠,大小也是刚好一只手握着在掌中,让她将圆筒一端对着墙壁:“先这样,然后...”

    鸣翠照做后只听“噗嗤”一声响,圆筒中寒光闪过只见对面墙上插着许多银针,覆盖范围有一个簸箕那么大。

    “这两个东西用一次就作废每个都花了本公十来贯,如今是试给你看到时用的可是针头淬毒的,有这东西在手什么大内高手怕是不值一提。”

    鸣翠拿着这两个东西仔细打量着面露喜色:“郡公果然门路多,也不知这两个叫做什么?”

    “那个圆筒叫做暴雨梨花针,另一个就随便你怎么叫了。”宇文温说完停顿片刻话锋一转,“东西呢?”

    只见鸣翠起身从书架上拿来一个盒子,打开后从中拿出一串串琉璃饰品来,其中的手链与方才宇文温送给郑译的款式相近。

    这段时间宇文温打发林有地和另外三个‘算盘珠’出城去弄来些河沙,自己猫在府里折腾玻璃,数天后却鼓搞出了有颜色的玻璃,索性当做琉璃用模具‘批量’做了一批‘琉璃珠’。

    因为鸣翠乐坊见多了姑娘们打扮用的首饰便交给她做后期处理,再利用她的渠道拿到世面上出售,所得收入四六开。

    如今市面上也有琉璃饰品出售,只是像如今宇文温手上这些品质纯净的比较少见,他也不奢望赚大钱,至少要填上这一个月来的些许亏空,毕竟为了买房、买奴仆、点科技树还有各类开销可花了不少钱。

    “郡公到是好手段,也不知从何处弄来这么多上品琉璃珠。”

    “本公说的是让姑娘做的那串项链...”

    鸣翠微微一笑拿出个锦囊,从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串漂亮的琉璃项链来,那项链由许多大小一致的紫色琉璃珠用金线串成,坠子则是一个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

    “郡公对夫人可是一往情深,让奴家羡慕得紧。”

    宇文温接过项链仔细的打量了一会满意的放入锦囊收在怀中,收起笑容正色道:“先前所说之事姑娘可是想清楚了?”

    见鸣翠郑重的点点头,宇文温抿了一口茶说道:“皇帝如今躲在宫里养病,本公在宫中毫无根基确实无法将你再送进去。”

    “不过本公有一计可让姑娘见到昏君,只是姑娘可曾想好之后如何面对么?”

    眼见对方咬牙点头面露决绝,宇文温有些不忍:“相信本公,那昏君也就只能捱个一两月,姑娘何苦亲自...”

    “奴家已非清白之身,如今年纪见长在乐坊里也没几年好待,与其如同风中残烛般苟延残喘度过余生还不如拼死一搏。”

    “昏君无道害得奴家家破人亡,如今哪怕只有一丝机会都要一试。”

    “既如此在这之前,姑娘须得帮本公个忙,本公要无色一名死士不知姑娘可有人选?”

    鸣翠闻言颇为意外,她看了看宇文温缓缓说道:“会否打草惊蛇,影响刺杀昏君?”

    见宇文温肯定的说不会,她思索片刻回答说有,但是要其说明倒底所谓何事。

    “奴家与那人有纠葛,但奴家须知道为何让他去死,不是为了说服他而是要说服自己让他去死。”

    宇文温闻言看向鸣翠而对方也不躲不避和他对视,两人如此这般对视许久后宇文温开口说道:“既如此,本公就不隐瞒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