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十二章 新班底

    西阳郡公被家仆诬告险些丢了性命,还好圣天子明察秋毫还他一个清白,那个构陷主人的恶仆黄阿七据消息人士透露已于前日在长安城里凭空消失了。

    有坊间传闻当时西阳郡公曾带着手下在附近出现,不过对于这种细节问题官府表示纯属造谣无中生有,若是谁还敢构陷宗室必将严惩不贷。

    西阳郡公府邸,书房内宇文温安坐主位看着面前几个少年,这几人都是十来岁年纪面有菜色皮肤黝黑,一看便知是穷苦人家出身。

    当头一人名叫林有地,是前日背着黄阿七逃命随后跪地求情甚至愿意替他偿命的少年,今年十二岁原是黄阿七邻居,父母双亡流落街头为黄阿七寡母陈氏收留在家中。

    他和黄阿七年纪相同感情深厚,得陈氏照顾认其为干娘,陈氏独自抚养两个小子累垮了体弱多病,黄阿七人机灵便入西阳郡公府做家仆但轻易不能离开,林有地憨厚老实死心眼则是做苦力扛包也顺便留在家中照顾陈氏。

    陈氏近来病情恶化黄阿七无钱请大夫医治急得团团转,恰逢官府悬赏捉拿刺杀皇帝的逆贼,他当晚偶然撞见宇文温鬼鬼祟祟翻墙,便索性去出首碰碰运气。

    急着破案的宦官吴哲得了消息又添油加醋让他咬定宇文温当晚是身穿血衣翻墙,原以为能顺利破案领到赏赐结果吴哲行事疏漏惹怒皇帝被打死,宇文温无罪释放他这个卖主之仆不但一文钱没得反到变成过路老鼠人人喊打。

    前日宇文温见得林有地如此情深意重便改了主意,以留黄阿七性命为条件让他入府为仆,为了立规矩免得再有人卖主他将黄阿七母子悄悄送到城外别院拘禁,同时还请了大夫给陈氏看病稳住了病情。

    林有地憨厚老实知善恶懂恩义混迹于市井之间讨生活,宇文温便让他去招募几个平日里相好又品行端正的伙伴入府等候选拔。

    二十一世纪...不是,六世纪什么最贵?人才!宇文温自己没有可靠班底连日来左支右拙,什么导演、编剧、场务、保安、司机都是他一人揽下还要兼职男一号当真辛苦得很,如今正是培养新班底的时候。

    府里出了内贼,家仆自然是要清理一番,外人也说不了什么,连日来老管家忙里忙外又招募了些可靠仆人,只是宇文温还是要自己挑选贴身班底。

    开玩笑,新招进来的谁知道会不会更混蛋。

    林有地找来几个小伙伴让郎主宇文温挑选,真是“什么人交什么朋友”他这愣小子找来的也都是一些愣小子,宇文温把身体状况太差的剔掉留下孤身一人的,其中太过憨厚的拨给老管家差遣,剩下的便是眼前几个,含林有地在内共四人。

    这几人和林有地从小熟识都是苦哈哈的孤儿,不用担心是哪里安插来的眼线,平日里也没什么不良习性愿意入府为仆。

    “嗯,本公提问你们哪个先来?”

    今日宇文温参考前世的一个故事考校这四个小子,那故事说的是一个主人有仆人甲、乙,两者同时受雇甲的酬劳高过乙,乙不服,于是主人让两者去市场买鸡蛋。

    乙买了鸡蛋回来交差,主人问他市场里其他商品价格如何一问三不知,因为主人没说要问。甲买了鸡蛋回来交差,主人问起其他商品价格如何甲说得头头是道,主人便说这就是甲的酬劳比乙高的原因。

    这故事可以分辨一个人是拨一下动一下的算盘珠子,还是能触类旁通的机灵鬼,宇文温正是想看看这四个小子资质如何。

    少年们局促了片刻浓眉大眼身板壮硕的林有地率先出列,宇文温便问他方才去买药时药铺左右各是什么商铺,掌柜的样貌如何,林有地想了半天憋得脸红还是想不起来。

    魂淡,是算盘珠!

    第二个是符有财,小个子枯黄头发大眼睛,宇文温排他去市场买半肥瘦的羊肉,问他全瘦的、里脊肉、羊腿骨多少钱一问三不知。

    又是算盘珠!

    第三个张乙满,小牛犊身材猪腰脸,依旧算盘珠;第四个胡三子,瘦高个地包天,果然还是算盘珠!

    看着眼前算盘珠四兄弟宇文温苦笑着揉了揉太阳穴,林有地等人见状还以为郎主不高兴正惴惴不安时却见他将四串铜钱推到面前。

    “一人半吊钱拿回去安家,往后可得为本公专心做事,如有疏漏便是找打!”

    半...半吊钱?四个愣小子看傻了眼这可是足够自己大半年花费的了!俱是心情激动跪下磕头,宇文温让人领着他们出去交代些注意事项。

    也罢,算盘珠也有算盘珠的好处,至少没那么多花花肠子,要是家境贫寒又喜欢耍心计以目前状况来说本公hold不住啊!

    还得让他们再洗过一次澡,特别是洗头,别搞得一身跳蚤传给本公!

    开玩笑,要是一身跳蚤怎么好意思和妻子共眠!

    “赶紧烧水把这四个扔进去再刷一遍!”宇文温招来仆人郑重吩咐。

    “郎主,东西都拿回来了。”一个少年仆人提着一篮东西走了进来,见宇文温点点头便将东西放在他身边。

    “十五,国公是明天回府么?”宇文温翻捡着篮里东西,头也不抬,“到时你就回去吧。”

    少年闻言大惊眼眶发红跪下连连磕头:“郎主,十五若是有做错的地方请责罚,莫要赶十五回去啊!”

    少年仆人名叫宇文十五,他父亲是杞国公宇文亮家仆随着郎主战场厮杀立下许多功劳,宇文十五是家生子从小便被安排给二郎君宇文温做伴当算是心腹仆人。

    只是如今的宇文温是穿越者,他先前策划刺杀皇帝俱是亲力亲为没有找任何人参与,即便是这个心腹宇文十五也不例外。

    一来是为了避免泄密,二来宇文温是安排宇文十五善后,他原本决定刺杀得手后毁容再自尽免得暴露身份,而对于西阳郡公宇文温‘失踪’的洗地事宜则留了一封信预备让宇文十五转给兄长宇文明。

    如今自己没事便也没必要传信了,只是连着数日焦头烂额的应对皇帝他没空搭理这个心腹,宇文十五眼见自家少爷日渐冷落自己便以为哪里做错了惴惴不安起来。

    现在又说“到时你就回去吧。”他以为郎主是要赶自己回杞国公府,吓得涕泪横流跪地求情。

    “瞧你那德性,是让你去报个消息,到时要回家见国公!”宇文温哈哈大笑,“过几日跟本公去做事!”

    宇文十五闻言喜出望外,一把鼻涕一把泪告退。

    去年九月,天元皇帝任命郧国公韦孝宽为行军元帅,率领行军总管杞国公宇文亮、行军总管郕国公梁士彦率军讨伐南朝,如今大军得胜回朝今日已到长安远郊,明日便入城面君。

    这几日宇文温平白给自家老父宇文亮扣了顶黑锅,虽然已经去信解释但总得当面说清楚不是?

    也不知道自己父亲到时会是什么表情?

    正出神间有人叩门待得宇文温‘嗯’了声一名丫环走进来:“奴婢翠云见过郎主。”

    “东西都弄好了么?”宇文温说完仔细打量起面前这个名叫翠云的丫环来,她眉清目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是随着妻子尉迟炽繁陪嫁过来的贴身丫环。

    “弄好了,请郎主过目。”翠云从怀里拿出一个木盒正要放到案上却听宇文温说道:

    “现在不用,今晚你拿到本公房里来。”

    听得这句话翠云瞬间红了脸,甚至连耳根都有了红润。作为贴身丫环她知道晚上到郎主房里来意味着什么,不过这也是迟早的事。

    上月自家女郎尉迟三娘嫁给西阳郡公成为夫人,自己作为贴身丫环也理所当然成了默认的通房丫头,只是自洞房之夜起,郎主夜夜与夫人尽欢却都未曾让睡在隔壁的自己入房服侍。

    夫人貌若天仙又逢新婚郎主宠爱亦是自然,可自己若不能伺候郎主哪有机会成为侍妾,如今夫人失踪下落不明郎主日夜魂不守舍也未曾让自己伺候,莫非是瞧不上?

    如今总算是......

    “不要多想,是办正事。”宇文温瞧见了她满面通红的样子不停腹诽,他哪里是想做那种事,况且小两口休养了三日又可以继续战斗了。

    眼见着翠云怅然若失的告退离开,宇文温不禁笑着摇摇头,先前他问过妻子确定翠云是可靠之人,所以现在也要运用起来。

    如今自己可以放心使用的人大约就是:宇文十五、翠云、李三九以及新来的算盘珠四兄弟共七人,这就是自己手上的基本盘,李三九要陪着妻子,就剩六个。

    于西阳郡公府里原先就有的家仆们不是说用不得,要看怎么用,若是一如既往地过着逍遥郡公生活现有人手已经够用,可万一涉及高风险的事情那就未必了。

    让他们跟着自己欺男霸女、花天酒地、去飞鹰走狗都不是问题,看家护院也没什么,可要是说去刺杀皇帝、冲击皇宫或者护送自己远循千里之外那可就难说了。

    如今天元皇帝不死自己和妻子危险,可天元皇帝死了杨坚必定篡权到那时自己全家都危险!杨坚可是要屠尽宇文宗室男丁的!

    还有尉迟炽繁的爷爷蜀国公尉迟炯过几个月就会起兵反抗杨坚,兵败身亡后尉迟炯一脉男丁除幼童外全部被杀,女眷也充入宫中为奴。

    双重杀机下来自己难逃一死,妻子尉迟炽繁也不会有好结果,作为貌若天仙的女眷必定会成为战利品,有女强人独孤伽罗监督杨坚现在怕是敢想不敢做,但免不了会将她赏赐给手下功臣。

    想想到时成为战利品的妻子被某个老男人收入房中压在身下宇文温就要发狂。

    从方才宇文十五拿来的篮子里,宇文温拿出其中东西摆在案上,又起身从书架内拿出另一些物品,所有东西依次摆在案上,散发着幽幽金属光泽。

    “玩宫斗玩权谋玩合纵连横我是比不过,要是玩金手指那就未必了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