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十一章 又是一个变数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今日中午城里又出了大事,西阳郡公宇文温被禁军捉进大牢听说是涉及上月底皇宫刺杀事件,家仆入狱府邸也被查封,还有那杞国公置下的外室小妾也被禁军捉了带进宫里,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后续又有消息传来,原来是经办此案的吴公公立功心切不惜构陷宗室,被圣天子识破乱棍打死,如今西阳郡公已经领着禁军回家解封去了。

    小妾?当然也是无罪释放了!

    作为本日风云人物,下午宇文温带着禁军回府解禁后,看着满面狼藉的府邸欲哭无泪,让老管家领着刚被放回来的家仆们善后,自己‘心情郁闷’的独自前往乐坊借酒浇愁去了。

    确认没人跟踪,他却乔装打扮变了容貌去城南小院找乙方——鸣翠姑娘‘谈心’去了,当然临进去前往隔壁院子里扔了约定好的信号给藏着的妻子报了平安。

    “我说姐姐今日是怎的,那宦官没验明正身就带走了?”易了容的宇文温与专业人士鸣翠院内小屋对坐,案上放着几碟小菜,那个先前被捉打成猪头的小仆人拿着一贯钱满心欢喜的退出房外。

    “奴家也是没想到那阉竖如此容易便给骗了,更没想到天子竟然猴急得连帷帽都等不及取下来。”鸣翠面颊浮现红晕仿佛在回味着什么,“天子恩宠当真让奴家欲仙欲死...”

    “咳咳。”宇文温面色微红干咳数下打断回味,“那姐姐还得按约定等足一个月。”

    “无妨,姐姐今日高兴不如就便宜郎君了。”

    “姐姐莫要说笑了!”宇文温被鸣翠这么一番眉目传情弄得尴尬不已,起身告辞正要离去却听得她低声说道:“西阳郡公下次来莫要打扮了,也不嫌累得慌。”

    听得这句话宇文温如同触电般全身一抖随后拔出匕首返身就要扑来,却见鸣翠悠然自得夹起菜吃了一口,“若是奴家要出首早就把郡公卖了。”

    说的也是,那么大姐你想怎的,莫非要本公献身?

    宇文温手持匕首复而坐下面色阴晴不定心中不住嘀咕,鸣翠见状噗嗤一声笑出来:“莫要想歪了,总不会让郡公献身。”

    “什么条件?”

    “今日娘娘是气昏了头才放奴家出来,等回过神怕是要灭口。”

    “本公无暇嬉闹。”

    鸣翠闻言收起轻浮的表情,向宇文温跪下:“还请郡公设法让奴家再入宫中!”

    我去,这什么情况?莫非入戏太深?还是一发入魂?又或者是宫斗女穿越?

    无数鬼畜念头从宇文温脑海闪过,看着眼前女子不知如何发问。

    “奴家要手刃昏君!”

    宇文温觉得自己脑容量不够了,海量数据瞬间涌入导致大脑过热当机思维归零。

    今日他觉得情况不对,立刻折返回去与尉迟炽繁、李三九商议,当即翻墙转移到隔壁院子再做打算,那院子里人家已外出探亲数日后方回。

    随后宇文温将数日前便谈好价格包了一个月的长乐坊伶人鸣翠叫来顶包,凭着先前的记忆宇文温发现她的面容乍一看与尉迟炽繁相似身形也相近。

    如此准备要的就是她做自己妻子的替身,如今正好派上用场,专业人士鸣翠带着小仆人来到城南小院开始顶包,不久禁军便找上门来“救人”。

    剧本很简单,鸣翠只要一口咬定是杞国公买来的小妾就行,真要被逼得急了可以透露“实情”说是杞国公准备献给皇帝的美人即可。

    只要不是尉迟炽繁被捉,宇文温性命无忧,他细细回想过那晚刺杀皇帝的整个过程,自认为没有什么大的破绽,没有什么线索能指向自己,李三九和自己有旧这也不算大问题,他一个出宫采办的宦官接触的人多了去。

    前面一切正常后面却不按剧本演了,不知怎的鸣翠就是被当做西阳郡公夫人尉迟炽繁带到宫里来,天元皇帝竟也认定她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美人,急不可耐的那啥了,而期间鸣翠竟然也不自证清白。

    项目导演宇文温还被强迫着现场观摩了片尾,总而言之就是乙方未经协商擅自增加服务项目导致甲方精神受到极大伤害。

    现在你说要杀昏君?如此搅动进程莫非和杨美女一样是个变数?

    “那昏君害的奴家家破人亡......”鸣翠见宇文温哑火便声泪俱下娓娓道来。

    原来鸣翠家境贫寒自幼没了父母,与唯一的弟弟相依为命苦苦求生,为了还债鸣翠卖身成了乐坊歌\妓,弟弟也算争气早出晚归讨生活,省吃俭用总算攒了笔钱在去年托人说了门亲事。

    然而去年五月天元皇帝下令全国无论贵贱广选美女,派出使者到各地收罗美人,相貌稍美的未来媳妇为恶吏看中以选美为名强行霸占,弟弟与之理论被打成重伤不久后毙命,而被霸占的未来媳妇亦投环自尽。

    鸣翠得知消息伤心欲绝散尽积蓄请了江湖人士将那恶吏刺死,对于广选美女的天元皇帝她也是恨之入骨,只是她区区一烟花女子又能如何?只得将恨意埋在心底。

    先前宇文温以杞国公家仆的名义和她谈价格‘包一个月’,逢场作戏惯会察言观色的鸣翠已发现对方是乔装打扮,当然这和她无关,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结果一听说是要假装杞国公买来准备送入宫中的美女时她复仇之心死灰复燃,只是不知深浅便静观事态后续发展,

    今日被紧急叫来救场,发现来人竟然真的要将她带进宫去面君,于是将计就计不按说好的行事。

    她识破吴哲心思是既要确认身份又不得惊吓或伤害“西阳郡公夫人”,便使出了浑身解数化身娇滴滴的贵妇人,口中只是不住说“你们认错人”,却又扭动腰肢不让挑开薄纱还‘吓得’浑身发抖,吴哲不敢硬来加上隔着薄纱看去确实像便囫囵吞枣将其带入宫中。

    寝宫里她见到了天元皇帝故技重施竟然瞒天过海让其信以为真,仅仅隔着帷帽薄纱看了便认定她是心仪已久的美人,急吼吼的威逼美人就范

    她本想近得身前便抽出发簪做武器刺杀昏君,可搀扶着自己的两名宫女却不是省油的灯,将她双手紧紧挟住动弹不得,若用脚踹又未必一击致命,没耐何只得假戏真做。

    鸣翠自认本就是风尘之人无所谓清白之身,随即尽力承欢想让昏君放松警惕再动手,谁不知昏君将宇文温押进来要‘认人’结果穿了帮,自始至终那两个宫女都未放手直到她被皇后杨丽华赶出来。

    寝宫内她认出西阳郡公宇文温乃先前易容“包”了她一个月之人,又回顾了今日之事,猜出昏君觊觎西阳郡公夫人甚至不择手段,她寻思着除掉昏君对西阳郡公有好处不如两方合作,于是有了刚才那一幕。

    “还请郡公暗中帮助奴家入宫,奴家行事必定不会牵涉任何人!”

    “姑娘的遭遇本公深表同情。”宇文温听完后沉吟片刻说出了自己看法,“只是皇帝如今伤重怕是没几日好活,姑娘何必...”

    鸣翠却说今天仔细看了皇帝面色,虽然虚弱但却未到山穷水尽,再活上一、两个月的可能很大,她能等得起可郡公却未必等得起。

    再说那昏君弄得弟弟家破人亡,只有让昏君痛苦死去方能解心头之恨,自己已是残花败柳余生无幸福可言只要能如愿就是千刀万剐又如何?

    “也罢,不过我们先来谈谈赔偿问题。”宇文温看着鸣翠冷笑,“今日你让本公破费甚大......”

    魂淡,赔钱!我老婆还在隔壁瑟瑟发抖呢!

    。。。。。。

    华灯初上,城西南一个二进的宅院内,宇文温打量了四周对身边一个老头说道:“叨扰了。”

    老头将手中玉佩交还宇文温嘶哑着喉咙说:“院内寻常用度一应俱全,贵客请当自己家里一般随意,老奴耳聋眼花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

    “小九也早些休息。”宇文温拍拍旁边的小宦官李三九随即向后院走去。

    捏了捏玉佩,宇文温喃喃自语:“今夜总算有着落了。”

    这是心怀愧疚的乙方给情绪激动的甲方关于精神损失方面的补偿,是刚才经过一番‘友好交谈’后鸣翠特地借给宇文温的一座宅院,此处她去年便已买下由一忠心老仆看守,官府不会怀疑到这里来。

    宇文温于是将躲在城南小院隔壁的妻子和李三九转移到这里,只是如此一来那鸣翠的事情也揽上身了。

    这女人果然是一个变数!

    如此想着,宇文温来到后院一处房前轻咳一声随后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内烛光摇曳,一名女子站在房里正眼巴巴的看着推门而入的宇文温,那正是他貌若天仙的妻子尉迟炽繁,与平日不同如今她身着男装,妩媚间散发着英气别有一番风味。

    “二郎!”佳人带着泪光径直撞进他怀中,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宇文温一只手在身后摸索了半天才将房门关上,尉迟炽繁却是不肯松手。

    今日她在隔壁凝气屏神听着禁军闯入原来的院中“救人”带回宫中,吓出一身冷汗。晚上夫君回来说被人构陷抓进宫里吃尽苦头但总算有惊无险,而隔壁那个夫君请来的女子被天元皇帝当做自己,甚至被其威逼着在寝宫里那啥。

    那好色的皇帝对自己如此**竟然连最基本的廉耻都不顾,还逼着夫君当面与欢好过后的‘自己’相认,这也太......

    若不是夫君应变得当,那就真是她‘坐上来自己动’让皇帝得逞了!

    想到夫君方才绘声绘色描绘的那个场面,尉迟炽繁面色红白交错双眼不由得泪光闪烁,滑落脸庞的泪水却又被宇文温悉数亲走。

    “三娘莫怕,有为夫...唔唔”

    从上月皇后册封酒宴那晚到现在,原本如胶似漆难分难舍的新婚小两口已经多日未能行礼,先前局势紧张风声鹤唳加上地方不合适只得暗自忍耐,如今再度历经劫难侥幸渡过难关又换了个好地方自然是死灰复燃。

    宇文温下午被逼着看了一出现场直播也是憋得十分辛苦,如今再也把持不住小宇宙熊熊燃烧。

    怎么着也要解锁几个新姿势,完成几个新成就!

    第二日,早上。

    “呵啊...”宇文温又打了个哈欠,两个黑眼圈十分醒目,如今他站在一处街坊巷道外,身后跟着几个一看就不像好人的家仆,一行人看上如同准备调戏良家妇女的恶霸。

    “郡公,就是里边了。”一个家仆恭敬的说道,面露幸灾乐祸的笑容,“那卖主求荣的黄阿七已经被堵在里头。”

    “嗯?”

    宇文温从一开始领着家仆出来都在不停走神,昨夜他和妻子通宵大战折腾了一晚直到清晨方才偃旗息鼓,如今腰酸背疼神情恍惚走路都打着飘。

    当然在家仆看来自家郎主昨日心情凄凉去乐坊喝了一夜酒落得此番憔悴模样也是情有可原,这不还一身酒气么?

    白白浪费一瓶好酒啊!

    揉了揉腰宇文温心中惋惜,今早悄悄离开秘密宅院回到府邸时他特地弄了一身酒气以便呼应自己昨晚是去借酒浇愁了,回想着嗓子已经喊哑了的妻子不由得心头又是一热。

    大长腿,新姿势,新成就...

    “嗯,给本公上,打死了本公负责!”总算回过神的宇文温将手一挥威风凛凛的喊道,手下众人就等着这句话闻言呼啦一声拿着木棒向前边一处小院冲去。

    王八蛋出卖我?还说我身穿血衣翻墙?那晚我分明换了衣服才翻墙的好不好!

    奴仆构陷主人罪大恶极,就算主人当场打死官府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过问,昨日下午黄阿七出头指认自家主人有嫌疑,原以为能破了谋逆大案拿下重赏,未曾想刚过了一两个时辰形势逆转。

    对围观群众来说西阳郡公蒙受不白之冤如今上门捉人执行家法也是理所当然,只听见那小院里响起阵阵哭喊其间掺杂着棍棒声。

    正是鸡飞狗跳之时,忽然听得一声响抬头看去只见一个黑影撞出院门,径直往巷口宇文温处方向狂奔而来,他身边仆役家仆见状赶紧上前护住郎主。

    哟呵,还想狗急跳墙怎的!

    宇文温抄起一根木棍正跃跃欲试要发泄心中怒火,那黑影冲到面前却‘扑通’一声跪下,定睛一看却是个壮实的少年背着另一个少年跪在地上。

    “公爷,公爷饶命,饶了阿七一条命吧!”

    跪在地上的少年头上鲜血淋漓浑身是伤,口中不停地喊着,他身后趴着的少年却是出卖郎主的黄阿七,如今他也是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身后数人赶了上来一脚将他俩个踹翻在地:“这卖主恶仆打死活该你什么东西敢阻拦!”

    “公爷息怒,小的愿意替阿七去死,求公爷饶了阿七一命吧,他是家里母亲重病没钱医治一时鬼迷了心窍才做出这般事来,求公爷饶他一命。”陌生少年只是不停地磕头,‘砰砰’直响。

    所以我就该大发慈悲放他一马?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啊魂淡!

    宇文温心中怒火熊熊燃烧,昨日那禁军上门捉人,多少也有这黄阿七出首令皇帝加大对自己怀疑的原因,若不是当机立断恐怕就得眼睁睁看着昏君和自己妻子来一出现场直播了。

    到时我找谁哭啊!

    看着少年磕头鲜血满地,宇文温面色阴晴不定,他看看黄阿七又看看少年忽然眼睛一亮:

    “本公想了个新姿势,包你二人爽个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