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九章 她是天的了!

    皇宫东门,宫门徐徐打开,数十骑全身披挂的禁军骑兵徐徐走出,后面跟着上百同样全身披挂的禁军步卒,挟弓负剑肩扛长矛,甚至带有强弩在内。

    出了宫门,禁军将领一声令下数名清道骑兵策马前行清道,领着后部骑兵向城东前进,步卒们快步小跑紧紧跟上,快速行进间阵型不乱当真是军中精锐。

    与此同时皇宫南门亦徐徐开启,又有一队禁军依次而出,护送着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徐徐向南前行,队伍中掺杂着一些宦官,车上坐着数名宫女。

    待得两处禁军离开,宫门再度关上,墙头涌上无数禁军弓手,连番呼喝声回荡在皇宫上空:“若有冲击皇宫者格杀勿论!”

    东路禁军浩浩荡荡的冲向西阳郡公府,将其四周围得个水泄不通,骑兵游走在外头街道,弓手跃上墙头弯弓搭箭,一个禁军将领不等叩门便指挥士卒将大门撞开。

    “哎哎哎,干什么呢这是,你们要...啊”

    西阳郡公府内一名仆人见有不速之客闯入刚要高声喝骂,被人当面一拳打得原地转了几个圈随后倒地。

    老管家闻讯赶来怒骂:“你们这是做什么!这可是西阳郡公府!”

    一名宦官走上前冷笑着打量了老管家一番随后说道:“咱家奉诏捉拿逆贼宇文温,搜捕附逆同党,有违抗者格杀勿论!”

    话音刚落,他扯着嗓子大喝一声:“动手!”

    听得令下,大批身着盔甲的士卒蜂拥而上冲进府内,一时间鸡飞狗跳,哭喊声、怒骂声此起彼伏,院内各处房间传来打砸声,是禁军们在翻箱倒柜搜查任何可疑之处,当然还有顺手牵羊。

    一名锦衣玉带的郎君被士卒反剪双手从书房里押出来,正是西阳郡公宇文温,他一边挣扎一边咆哮着:“大胆狂徒安敢如此,吾乃宗室亲族尔等要造反么!”

    “造反的怕是郡公吧。”宦官走到宇文温面前冷冷一笑,“好教郡公知晓,咱家是奉旨将你下狱!”

    “放肆!你有何凭证说本郡公造反,朗朗乾坤怎能如此构陷!我要见陛下,我要见陛下!”

    宇文温被押到大院里,府内所有仆役也均被禁军们押到大院内跪下等待发落,他们表情惊慌失措,不知道自家主人怎么就给禁军上门捉拿了。

    “凭证?来人,给郡公上凭证!”

    只见宦官拍拍手,一个人从他身后转过来,宇文温定睛一看却是自己府中一名少年仆役,十一二岁年纪名叫黄阿七,在厨房里做事。

    仆役们齐刷刷看向黄阿七,他们有的表情迷茫,有的目光复杂,有的惊恐,有的躲躲闪闪,有的则是愤怒、鄙夷。

    “说,上月二十七日夜晚你瞧见了什么。”

    黄阿七没敢抬头与宇文温对视,支支吾吾半天冒出话来:“小的...傍晚时郎主不在,小的半夜起来小解时看见郎主穿着血衣翻墙进来...”

    “小的还看见郎主在书房里将衣服烧了!”

    “胡说!你血口喷人!那晚本公在书房休息你哪只眼看见本公身穿血衣翻墙进来!”

    “恶贼竟敢构陷宗室,本公要将你碎尸万段!”

    宇文温咆哮着挣脱束缚冲上前去将黄阿七,正要一脚踢去又被人制住,挣扎间已是披头散发面目狰狞哪里还有方才那玉树临风贵公子的模样。

    “到陛下面前再分辩吧,西阳郡公。”

    “冤枉啊...唔”

    士卒将宇文温堵上嘴巴五花大绑拖出门去,而府内所有仆役连同老管家一起全部被押往大牢,西阳郡公府随即被查封。

    与此同时,城南,禁军将一处街坊围得水泄不通,几名宦官带着数人蹑手蹑脚的贴着墙根向传闻中杞国公小妾所住宅院摸去。

    院内李三九身着青衣小帽背着包裹仆人打扮,尉迟炽繁推开房门来到院中,她身着素色长裙头戴薄纱帷帽提着竹篮,两人似乎要出门。

    院门外,宦官们潜伏在墙根,其中一人听了听院内动静随即做了个手势,其余几个随即施展轻功跃过墙头径直落在院内。

    “你们要干什么!”

    院中响起尖叫声,随即大门被撞开潜伏外边的人们一拥而入,这群人中还有几位女子。

    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随即向小院驶来正好停在院门口,围观群众远远地只看见有人被扶上车,随后马车调转方向驶出,禁军们随即将马车重重护卫向皇宫驶去。

    。。。。。。

    皇宫,天元皇帝寝宫——天台。

    外围,披坚执锐的禁军将天台围得水泄不通,内圈则是精干的近侍五步一岗。

    殿内,天元皇帝宇文赟躺在卧榻上盖着被褥闭目养神,一名宦官端着盘子来到卧榻边将其放在一旁的案桌上,盘内放着一个铜壶,一个金镶边玉碗以及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宦官打开盒子,从中拿出一粒鸽蛋大小的黑色药丸放入玉碗里,提起铜壶一边将壶内热水倒入玉碗一边用调羹轻轻搅拌,片刻之后药丸化成了一碗黑色药水。

    逍遥散,成品为黑色丸状,单枪英雄鏖战群艳必备良药,老少咸宜四季皆可,用热水化开服用效果更佳,乃大内古方秘制质量有保障。

    几名近侍正在帮忙更换宇文赟身上纱布,小心翼翼帮他梳理面容,原先用过沾满药味的被褥也已经更换成喜气洋洋的大红被褥。

    数名宦官将散发着香味的铜炉放置在殿内各处,龙涎香气将连日来弥漫天台的古怪草药味驱赶得不着半点痕迹,众人忙里忙外将殿内装扮得就如同皇帝当年迎娶皇后时一般。

    “陛下,陛下!”殿外宦官吴哲快步走来,他喜上眉梢满面笑容来到卧榻边说道:“来了来了,夫人来了。”

    宇文赟闻言猛地睁开眼,面露喜色急切说道:“快,快带进来!”

    他扭过头去望向殿门方向,只见倩影晃动数名宫女搀着一名身着素色长裙头戴帷帽的女子缓步走来,待得女子近前,宇文赟抬头看去,薄纱后面若隐若现的绝美面庞让人如痴如醉,那不是自己朝思慕想的尉迟炽繁还有谁?

    他招手让吴哲附耳过来轻轻说道:“把逆贼宇文温带过来。”

    宇文赟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女子脸上挪开,想到那个胆大包天竟敢派人行刺自己的宇文温心中冷笑。

    我即是天而你竟敢行刺天,竟敢让天在天下人面前难堪,竟敢让天的女人脱衣!如今倒要看你如何狡辩,美人在此定要揭穿你狼心狗肺弑君的真面目!

    待得痛哭流涕哀求赦免之时,要你这做丈夫的亲口求夫人与天恩爱求得宽恕,天要你不顾廉耻当场献妻以绝了美人的念想!

    宇文温,今日天要让你观礼,天要当着你的面得到尉迟炽繁,天要当着你的面和美人双宿双飞共入云端,要让你眼睁睁看着天是如何疼爱你夫人的!

    观礼时让你服下逍遥散就这般眼睁睁看着天与美人连番**,让你尝尝烈火焚身的滋味!

    她是天的了!

    宇文赟一言不发面色红润呼吸急促,脑海里不停幻想着自己搂着梨花带雨的尉迟炽繁,惬意的看着宇文温跪倒在地叩头求饶,让美人一边承受天恩一边看着丈夫献妻的丑恶嘴脸!

    那晚所受的屈辱今日天要加倍奉还!

    。。。。。。

    天台外,吴哲领着近侍押着五花大绑的宇文温向寝宫走去,宇文温披头散发狼狈不堪,他不停和吴哲伸冤:“吴公公,在下是被人冤枉的,你在陛下面前可要帮说说话,在下事后必有重酬啊!”

    吴哲面色不变闭口不语心中却是嗤笑:‘咱家当然知道你是冤枉的,那黄阿七只说见你半夜翻墙,至于血衣什么的自然是咱家的手笔。’

    吴哲知道皇帝痴迷尉迟炽繁,按照他对皇帝的了解更是知道皇帝事后必定杀夫夺妻,反正宇文温都是要死那将谋逆罪名按在他身上如此就是皆大欢喜。

    皇帝名正言顺杀掉宇文温,再将已是寡妇的尉迟炽繁召入宫中宠爱也省的朝野侧目,自己破获谋逆大案立下大功必定能简在帝心,远远甩下其他几个竞争宦官。

    所以你就去死吧!明年今日咱家自然会多烧一炷香。

    吴哲将宇文温带到寝宫内,重重帷幕间卧榻内身影晃动,阵阵暧昧声音传来,一名近侍见了吴哲将手指按在唇边示意噤声。

    宇文温抬头看去只见卧榻上恍恍惚惚间似乎是天元皇帝仰面躺着,一个头戴薄纱帷帽的女子被两名宫女扶着跪坐在他身上,就在此时榻内声音戛然而止。

    他瞳孔一缩正要张口说话却被人堵住嘴巴只能‘呜呜’作声,吴哲瞥了一眼凑过来笑着轻声说道:“西阳郡公是否看见熟人了?”

    片刻之后宫女扶着那女子起身,躺在榻上的宇文赟拉好被褥恋恋不舍的看着她,片刻后转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宇文温。

    “天今日得一美人,当真是国色天香举世无双,不知西阳郡公认得她否?”

    “不,不...”头戴薄纱帷帽的女子闻言浑身一抖低声抽泣,挣扎着想要躲开似乎不愿见外边那个被五花大绑的宇文温,只是被两名宫女紧紧搀住无法抽身。

    眼见宇文温瞪着双眼望着女子面露惊恐之色,又看见女子如此作态,宇文赟如同三伏天喝了一碗冰镇酸梅汁,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快。

    看着自己这个堂侄凄惨模样,想着他一会和自己夫人相见的场景宇文赟心中极度期盼:

    与带着薄纱帷帽的美人行事果然别有一番风味,天对夫人的表现很满意,待会倒要看看你这个做丈夫的表现如何!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