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二章 情况不妙

    没得暧昧多久,小两口便开始忙活起来,新婚燕尔新人还有许多事要做,最重要的便是新妇见公婆。

    而对于宇文温(余文)来说家庭情况有些特别:宇文温生父杞国公宇文亮有一个已经过世的弟弟宇文翼,宇文翼爵位为西阳郡公,无后,于是兄长宇文亮便将自己第二子宇文温过继到他名下作为嗣子,继承了西阳郡公的爵位。

    因此按宗法来说宇文温名义上的父亲是宇文翼,而生父则变成了‘伯父’,宇文翼的妻子亦不在人世,故而拜见公婆只能在自家祠堂进行了。

    有了这重关系宇文温今日还得带着妻子尉迟炽繁去自己亲生父母处走一遭,而生父宇文亮去年受命率兵讨伐南朝迄今未归,生母亦过世多年只有兄长宇文明留在京城。

    所谓长兄为父长嫂为母,小两口坐着早已备好的马车到宇文明府上拜见兄嫂,兄长宇文明容貌与宇文温有七八分相似,嫂子李氏也是眉清目秀温婉贤淑。

    一来一往便是半日光景,待得回到家中已是下午,还未曾坐稳便听得人声喧哗府外来了一队人马。

    却是宫中来的使者奉诏册封西阳郡公夫人尉迟炽繁为诰命夫人,同时还带来了全套诰命夫人朝服和仪仗,这是早就定好的流程,郡公爵位为正九命如今有了夫人自然要册封诰命。

    北周建立后遵照西周礼制,即是所谓的“复周礼”设六官制度和九命等级,九命类同九品,正九命对应正一品,九命对应从一品等等依次类推。

    “天使辛苦了。”宇文温与妻子接了旨,按着记忆他笑眯眯的迎上去和使者嘘寒问暖。

    使者为宫内宦官身形消瘦略显阴鸷,他不着痕迹的将宇文温奉上的‘红包’收入怀中,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咱家恭喜西阳郡公了,祝早生贵子。”

    “承公公吉言,公公一路辛苦是否先休息片刻再回?”宇文温前世毕业后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一年,接人待物说不上左右逢源但起码的功底已经练出来了,加上这个时代的记忆自然是驾轻就熟。

    他正奉承着却发现那宦官盯着尉迟炽繁出了神,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自己妻子怎么也挪不开。

    我去,你一个宦官看美女作甚,我老婆是很漂亮跟你有什么关系,莫非要做隔壁老王?

    “公公,府中接待是否有不妥之处?”宇文温心中不快索性出言打断。

    “没,没什么...”那宦官猛然回过神呐呐而言,丝毫不见方才耻高气扬的样子反倒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般底气不足,随便应付几句便告辞向门外走去,临出门前又回头望了望尉迟炽繁。

    宇文温见状心中一凛:王八蛋你是来探路的吧!

    宦官是天子奴婢,帮着主子斗外戚、斗勋贵、斗权臣,说白了就是天子的耳目爪牙,一个宦官贪财、贪权再正常不过,可是成日里注意美色只有一种可能:这混蛋在为天子物色美女!

    之前宇文温心中初步计划是想办法让尉迟炽繁借故无法入宫朝见,那天元皇帝身边美女如云自然不会注意到自己老婆,如今看来还是自己太幼稚了。

    皇帝还有宦官做耳目,就算今天这家伙不是被派来看美女的,难保为了邀宠回去在皇帝耳边叽叽咕咕,到那时还跑得了?

    皇权时代,臣子的妻女被皇帝惦记上了只需一道旨意让你入宫就入宫敢废话就咔嚓,三个月将近九十天如花似玉的妻子随时有可能被皇帝强占而自己又没有兵权想来个玄武门之变都力不从心。

    尉迟炽繁在一边欣喜地看着那套属于自己的朝服,宇文温却怎么看怎么刺眼心情渐渐沉重起来。

    再过几日妻子应当是穿着这套服饰入宫觐见,恐怕也就是那晚她会被好色的天元皇帝强占,自己平白无故带了个大绿帽随后因此家破人亡。

    ‘时不我待啊...’宇文温心中一紧,穿越到这个时代且不管什么‘争霸天下’之类宏图伟业光是眼前这关就不好过,就算过完这关还有真正的大BOSS杨坚在等着他,那也是头疼的问题。

    心事重重间时光飞逝,待得他回过神来已是入夜,看着眼前面若桃花的尉迟炽繁他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二郎,时辰不早了...”尉迟炽繁羞涩的低头说道,声音越来越小,一旁的婢女们见状识趣的退出去将房门关好,随后只见房内光影摇曳阵阵春意溢出。

    与此同时,大内,太液池畔凉亭。

    无数手臂粗的蜡烛将凉亭四周照得如同白昼,当今皇帝宇文赟惬意的坐在榻上左揽右抱看着歌舞,他眉清目秀模样倒是端正只是双眼浮肿略失神采一副酒色过度的萎靡样子。

    怀中美人一个是天右皇后元尚乐,另一个是天左皇后陈月仪,这两位皇后是去年选入宫中的佳丽中最得宇文赟宠爱的女子,二女同龄又是同时入宫、同时被册封为皇后,感情好的如同亲姐妹一般。

    如今宇文赟已立了四位皇后,天元皇后杨丽华,天皇后朱满月,天右皇后元尚乐,天左皇后陈月仪,当真是前无古人,就算是前赵昭文帝刘曜也只不过立了三个皇后。

    当然,若按照历史轨迹再过二十多日宇文赟后宫又多了一个绝色美人:尉迟炽繁,他别出心裁弄出了后无来者可比的五位皇后。

    两年前,平定齐国统一北方不久的大周皇帝宇文邕病故他那不成器的太子宇文赟即位,按例宇文赟需要守孝一个月左右但他却是在父亲死后第二天登基,十天后将父亲安葬并在当天下葬完毕后就脱掉孝服为自己登基庆祝。

    这位新登基的皇帝自诩为天之骄子故而在臣下面前自称‘天’而不是惯用的‘朕’,只用了短短两年时间便将国势如日中天的北周折腾得人人离心离德,国势日渐衰落。

    当然这在宇文赟看来没什么大不了,如今自己正是“醒掌杀人剑,醉卧美人膝”的天元皇帝,朝中有哪个大臣勋贵敢不听话?

    此时这位天之骄子吃了一片元尚乐递到口中的点心随即惬意的拍手大笑:“好,舞的不错,统统有赏!”

    此言一处正在卖力表演的歌舞姬们暗自松了一口气,赏赐什么的倒是其次关键是这位天子喜怒无常若是不小心惹怒了怕是要当场被活活打死。

    正逍遥间那个奉命出宫册封西阳郡公夫人的宦官谄笑着走近凉亭,宇文赟见状懒洋洋的拍拍手让歌舞姬们退下随后问道:“如何?今日出宫有什么好耍的?”

    “奴婢今日运气不佳,在城里未得奇遇。”宦官名叫吴哲,是眼下最得势的宦官之一,他顿了顿奉承道:“如今天下太平,奴婢要得奇遇怕是难上加难。”

    “油嘴滑舌!”宇文赟笑骂一声随后话锋一转,“那个...西阳郡公如今逍遥否?”

    “小小郡公府哪能比得上大内这人间仙境。”吴哲笑眯眯顺着话头展开:“西阳郡公新婚燕尔倒也快活,新妇尉迟氏也是容貌出众。”

    宇文赟闻言眉毛一扬,他轻轻捏了下身边两位皇后那吹弹可破的面颊随后轻声笑问:“出众?能有天右、天左皇后出众么?”

    “尉迟氏貌若天仙,当然比起两位娘娘还是稍逊一筹...”

    ‘开玩笑,眼前这两位和西阳郡公那位哪里能比。’吴哲心中如此想嘴上却不是如此说,皇上好美色为奴的自然要用心,但是两位娘娘如今正受宠也没必要触霉头,话说得模棱两可日后也好回寰。

    若是皇上看中了尉迟氏到时怪罪下来也能说是自己眼光差不解风情,若是看不中也不会得罪两位娘娘。

    “稍逊一筹?”宇文赟闻言没了兴趣,先前他听闻自己那堂弟娶的妻子尉迟氏国色天香不由得起了心思,如今看来还是没自己选的皇后漂亮。

    他觉得这样才像话,身为天子自然是最好的都归自己,如今大周最漂亮的女子可都被他收在后宫里那宇文温有什么资格享用极品。

    两位皇后倒是不放在心上,论年纪她们比尉迟氏大一岁只是偶尔小女儿心思作怪偶尔喜欢争强好胜而已,皇帝喜欢嫔妃们围着他争风吃醋,既然如此逢场作戏有何不可。

    “散了散了,起驾回宫歇息。”宇文赟瞧见日头西沉便搂着两位皇后起身回宫,吴哲识趣的跟在后边不再言语,刚走了几步却见宇文赟停下脚步。

    “尉迟什么来着?”

    “回禀陛下,是尉迟炽繁。”

    “尉迟炽繁...好漂亮的名字...”宇文赟闻言微微一笑,回味了一番继续前行数步后又问道:“天记得册封皇后时命妇是要入宫朝见的?”

    “回禀陛下,正是如此,待得六日后便是册封之期。”

    “好,很好。”

    数里之外,正在‘中场休息’的宇文温忽然打了个喷嚏,尉迟炽繁正幸福的紧闭双眼偎依在他怀中,抹抹鼻子宇文温走了神:是原来时空里的父母在想自己么?如今也不知道两老如何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