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六十三章 信念的冲突

    诸葛亮跟着太史慈率兵出来的时候,孙策已经列阵在前了,不过眼看太史慈麾下士卒进退有致,也就熄了大打一场的想法。

    “诸葛孔明……”庞统眯着眼睛看着那一袭白衣的诸葛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讨厌了白衣,纯黑色的绸衣与他常伴。

    “那家伙就是诸葛亮?”孙策好奇的侧头看着庞统问道。

    “对,就是那个家伙……”庞统摸着自己仅有的几根胡子很明显有些兴奋,“怪不得之前感觉有些熟悉,原来是这家伙来了,好久,好久了……”

    孙策缓缓地和庞统拉开距离,他感觉现在的庞统貌似哪里有些不对,这种丑脸加上这种笑容,怎么看都有问题。

    “诸葛孔明……”庞统一夹马腹一改之前的阴笑,一副友人重逢的欣喜朝着两军之间冲了过去。

    “呵呵呵,庞士元……”诸葛亮也是一脸欣喜的看着奔赴过来的庞统,驾着胯下宝马飞奔了过去。

    “士元,好久不见啊,近来可好。”诸葛亮一脸笑意的询问道。

    “添为孙将军军师,不知孔明近来如何?”庞统丑脸上浮现一抹笑意说道,年岁尚不及弱冠,已经成为一路诸侯的得力臂助,由不得庞统不得意,丑脸上也多了一抹》 得色。

    “亮毕竟年少,不如士元多矣,现如今不过是汉室之下小小一治中而已。”诸葛亮一脸云淡风轻的说道。

    治中这个等级放在大汉这个范围自然可以说是小小一治中,不算是太高的官职,但是相对于各路诸侯的麾下。诸葛亮可以说是名正言顺,而且官职比对庞统的杂号将军位置实际上略微高了那么一点点。

    被诸葛亮这么一堵。庞统的脸黑了不少,随后眼珠一转笑了笑说道。“那在这里咱还是先恭喜一下诸葛治中,不过诸葛治中不去治理青州,却擅自离职,这又是何故?不怕失落了这得之不易的官职。”

    诸葛亮脸色一黑,点名让他来益州的时候并没有撤除他的官职,授予军职,如此一来导致的结果就是诸葛亮其实并不算行伍。

    “来此并非是为些许小事,而是宗亲之间相互扶持,守望。携手匡扶汉室。”诸葛亮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庞统。

    那一瞬间庞统像是抓住了什么,但是由于心思没放在大势之上,只盯着诸葛亮,一时就疏忽了过去。

    “和益州相互守望?我想起西秦和田齐。”庞统毫不掩饰对于益州的鄙视,“你觉得呢?远交近攻可谓是纵横家的好手段。”

    “且不言秦齐乃是二国,我主与益州乃是同宗,汉天子尚存,岂能如乱臣贼子一般僭越。”诸葛亮面带微笑的捅了庞统一刀,不管你怎么骂。解释一下老刘家关系以及你家孙将军的玉玺是怎么回事。

    “岂不闻兄弟阋墙,更何况我怎么就不信呢?玄德公的志向和刘季玉的志向可完全不是一回事,志不同道不合,他日到底谁是乱臣。又谁是贼子?”庞统面带讽刺的看着诸葛亮。

    庞统也不是吃素的,你说过去,那我就讲未来。谁怕谁啊。

    刘备的志向稍微有眼光的都知道有多宏大,如果刘备事成。刘璋的土皇帝志向绝对会成为刘备的绊脚石,这个时候说得好。那到时候谁对谁错呢?

    “未来如何又有谁知道呢?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龙之变化你又能知?”诸葛亮神色淡然的说道,刘备的志向在某种程度上和诸葛亮的志向相性非常的高。

    “好了,玩笑开完了。”庞统忽然停嘴,仔细看了看诸葛亮之后明白了现在的情况,不过并没有多少畏惧,益州军已经丧失了战斗力,仅仅一支刘备偏军还不足畏惧,不过他依旧肃然的看着诸葛亮,“你要阻我?”

    “只是带你回正路罢了。”诸葛亮盯着庞统,他知道庞统很适合在刘备麾下,虽说他更清楚不会有他想要的回答,但他还是开口一试。

    “我们都不是孩子了,正路是什么?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伯符麾下很好。”庞统回头看了一眼孙策,然后转过头来说道,“刘玄德的信念让我感动,但是伯符背负的荣耀,更让我认同!”

    “孙伯符吗?确实是一个很优秀的君主,可惜刚则易折,如果没有周公瑾在旁,他迟早为小人所暗算,而你不是周公瑾。”诸葛亮平静的看着庞统,算是作为好友的交心之语。

    “刚则易折?唔,之前你说的龙之变化我也还给你,他会成为英雄,同样刘玄德的仁德,没有陈子川的支撑也无法如同冬日一般普照大地,赐予万物之温暖,而你也不是陈子川。”这一次庞统也没有称刘备为玄德公,只是平静的看着诸葛亮。

    诸葛亮看着对方,同样庞统也是如此,两人都知道对方已经选好了君主,不是因为小孩子一般的呕气,而是因为成熟了,不会呕气了。

    “我主刘玄德扫平天下匡扶汉室你和你身后的孙伯符必是阻碍。”诸葛亮看着庞统,声音基本沒有起伏,只有无比的笃定。

    “说不得谁阻碍。”庞统轻轻摇头,“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价值了,不过是各为其主,至少跟着孙策我很满意,而周公瑾也确实是宽厚之辈,对于我也多有帮助。”

    “看来我们只能作为对手了。”诸葛亮看着庞统平静的说道,“你确实善于弄险,选得主公也是敢于冒险之辈,可惜所谓王道总归不是以奇谋,或者险计铺就而成的。”

    “呵呵呵。”庞统没有解释,只是轻笑,诸葛亮的话他认可,“不是所有人都拥有刘玄德和袁本初的资源,相比于袁本初借鸡生蛋,刘玄德更像是授命于天,可惜授予他一切的不是你。”

    “是啊,不是我,不过那有何妨?一人之愿,和天下无数百姓的愿望相比,孰轻孰重我还是能分清,更何况我也并非是完全冲突。”诸葛亮英俊的面庞上浮现了一抹德性的光辉。(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