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 变革开始

    在法正奔袭寿春的时候,陈曦对于青徐泰山世家的安抚也已经开始了,当然向徐州那种一口气走到黑的世家陈曦也只能先视而不见了。

    “家主。”陈尚在休息一天之后出现在了陈曦面前,标准的世家族老对于家主的礼节,并没有参杂别的东西。

    “坐吧,叔祖。”陈曦一指对面的椅子,让陈芸将茶水点心奉上,之后陈芸抱着茶盘徐徐退出,就留下陈尚和陈曦两人。

    “子川……”陈尚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眼见陈曦端起茶杯,长叹了一口气。

    “叔祖无需如此,人各有志而已,他们所做的选择不算是错,而且您也大可放心,我还没有追根究底的想法,否则我不需要这么急着安抚世家。”陈曦放下茶杯神色平静的说道,“该用我们会用。”

    陈尚张了张口,最后只是苦笑了两下,算是表明自己已经知道了。

    “下午的满香楼的会,陈家不要参加了,你们接手我手下的产业,下午我会让陈鸽将这些文书送过去。”陈曦眼见陈尚不说话,也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打击到他了,虽说世家只为自己考虑是事实,但是像这种违反约定的事情,对于世家来说太丢人!

    “这……”陈尚大惊,随即抬头看向神色无有任▼↗何变化的陈曦。

    “我没有和陈家断绝关系的想法。”陈曦眼见陈尚面色剧烈变化就知道自己的行为给了对方不好的暗示,笑了笑解释道。

    “那为何要如此行事?”陈尚不解的问道。

    “陈家需要低调,像曾经那般低调就可以了。我们不需要争,我在前面。就意味着有最大的好处,何必两头通吃。大方一点对所有人都有好处。”陈曦第一次在陈家面前用处我们这个词汇。

    “好!”陈尚心中大喜,陈曦第一次表明自己的心意,而且陈尚也不是傻子,陈曦的话很有道理,只要他还在,陈家就意味着有无数的好处,不需要去追逐蝇头小利,行事风格也可以宽松稳重一些。

    “正常我不会去控制陈家,族老们不管是放羊还是干什么都行。但是在必要的情况下,我需要陈家往东,陈家必须往东,不过可以放心,我不会坑害自己,我们这个阶层需要改造一下才能合乎法理人情。”陈曦平缓的说道。

    “家主本就是家族的掌舵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陈尚点了点头说道。

    “陈家有优秀的子弟记得通知我,我会代为教育。”陈曦叹了一口气说道,“颍川陈家的也行。总之都是一个陈家。”

    陈尚眉眼之中多了一抹喜色,数年来一直对于迁到泰山的陈家族人不闻不问的陈曦终于开始接手陈家的事务了,而且看起来准备整合陈家了。

    “家主,这是……”陈尚看着陈曦一脸的不解。怎么突然发生了这么打的变化。

    “世家需要一个头领,就像当初的袁家和杨家一样,现在杨家困守长安。几乎无力自保,袁家声势浩大。不过却与我不是一路。”陈曦看着陈尚说道。

    诚如当初估计的一样,定鼎北方之后。再接下来的统治就不是这么简单的打压世家扶持百姓了,世家始终是具有着相当知识和能量的团体,堵不如疏,到了那种程度就需要一个人作为旗帜,率领这些人,至少别让他们走错路。

    陈尚一口唾沫吞了下去,当今天下在杨家,袁家被排除之后,顶级世家也就荀家,陈家这些豪族了,而荀家虽旺,但现在的陈家也不是吃素的。

    想起能成为天下世家的扛旗手,陈尚只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的狂热,名利名利,名来利自往!这种几乎能让陈家跃居世家之首的大事,陈尚岂能不激动。

    “所以陈家需要低调,低调到别人注意不到我们,我们只需要默默地做好事就可以了。”陈曦对他这一系陈家的族老进行着谆谆教导。

    “唔,有道理,在那种情况下任何一点小错都会被放大数倍,小心谨慎,低调到做好事确实应该。”陈尚摸着胡子说道,“不过这袁家也不是那么好挫败的,若是如此行事就算是低调了,最后遭遇失败,也少不了袁家的围追堵截。”

    “袁家虽强,可还不是我的敌手,世家这个阶层的做法我看不惯,我需要自上而下的变革和自下而上的变革同时开始,让夹在中间世家快速完成变革。”陈曦直接对着陈尚实话说了。

    “世家我最看重的就是道德,但是我看不惯世家的作风,我需要世家的作风匹配世家的道德,所以我会作为陈家的家主。”陈曦看着陈尚继续开口说道。

    “袁家……”虽说这一次袁绍的算计没有成功,但是这一场骚乱发生在泰山已经足以说明所有的情况了,袁绍并不弱。

    “袁绍并不是问题,袁家更不是问题,我要的只是陈家低调的进行变革,在玄德公北定中原之前让世家看到成功的变革案例,让他们知道还有另一条路可走。”陈曦眼见陈尚犹豫,也不想再多言其他,当即没给选择的权力。

    “家主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何不直接发号施令,却要以商讨的名义询问于我。”陈尚被陈曦的口气噎了一个半死,随后不满的反问道。

    “为了让人理解。”陈曦随意的捏起一块点心,一口吞下之后说道,随后不等陈尚开口,陈曦继续说道,“能理解再好不过,但是如果出现不能理解,我也只能让你们在变革之中体悟,毕竟这件事我已经确定要做,那就没可能被阻挡。”

    陈曦的话让陈尚面色难看,但更让陈尚明白,陈曦的意志不会被动摇,良久之后陈尚长叹一口气,“家主有何要求且说吧,我想我陈家族老皆能理解。”

    到了这种程度,陈尚还能说什么,于情于理都只能允了陈曦的要求,然后去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世家变革的第一家到底是成还是败,决定了后面太多的事情。(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