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 这腐朽万恶的时代啊……

    刘备的话让陈曦哑口无言,不由得有些愣神。

    “子川,就像你说的为上者私德并不是问题,时间久了,我也一直在思考,也算是明白了这一句话。”刘备神色面色沉静的望着远方,然后收回了目光。

    “我重要的是发掘任用人才,将每一个人才放在适合的位置上,至于其他不需要思考,就算他和我有仇,但如果只有他能繁荣这天下,那我就会任用他!”刘备沉声说道,面色无比的坚毅。

    “我知道了。”陈曦摆了摆手,【这就是算计啊,不同于心性,不同于大势,不同于谋划,戏志才你这个赌徒,不过你赌赢了,我不会去拆穿的。】

    “不过那种人不会有的,我所能见过能富强天下,而且不是夸夸其谈的也就只有子川,可惜,子川你能不能将你惫懒的作风变更一下,我已经放了你半个月假了。”刘备眼见陈曦面露明了之色,又回归到正常的话题。

    陈曦扯了扯嘴不答话,来汉朝这么长时间陈曦学的最会的就是视而不见,再话说没有鲁肃在,自己也确实不好下手。

    “明天我让安国带队前去清理青徐泰山一带的隐患。”刘备眼见陈曦不说话,微微摇头,也不好说什么,陈曦性格说好听点叫做不贪恋权势,说难听点你不拨他一下,他就会一直呆在那里。

    “到时候让安国和伯言他们一起下去,看看有多少中下层官员在糊弄。”陈曦笑了笑说道。

    将陆逊和卢毓丢出去是好事,但是安全方面还是要注意点。他们和当初法正一气之下从益州北部杀过来时候的能力还差的有点远。

    “子家啊……”刘备头疼,“我师可是一代大儒。子家居然如此顽劣。”

    “小的时候顽劣的孩子比听话的孩子更聪明一些。”陈曦笑了笑说道。

    卢子家将奉高整的鸡飞狗跳,但是也没见有人真来告状。要说是担心刘备碍于旧情,总也该有一两个耿直的家伙跳出来,要知道告郭嘉和陈曦持身不正的都有,卢毓算什么,真是作恶了,绝对会有人告的。

    “子川这是说自己当初很顽劣?”刘备笑问道。

    “大概吧,那个时候还不觉得。”陈曦面上浮现一抹缅怀的神色。

    和刘备闲扯了几句,刘备也没有再给陈曦布置公务,在刘备看来陈曦愿意做就做。不愿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泰山的一切都在按照步骤一点点的运转,对于陈曦的要求,大概也就是站在最高处规划好方向。

    再次回到家中的时候,管家将糜竺的请帖交给陈曦,大致的浏览了一遍之后,陈曦便知道自己明天什么时候去处理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这些小事不管如何处理都不重要。

    刚进入内院陈曦就看到繁简穿着粉色的衣衫坐在石桌旁。撑着脑袋,露出一节雪白的手腕在想事情。

    “在想什么。”陈曦拍了一下繁简的脑袋,原本梳的齐整,插着金钗的云鬓直接撒开。一袭长发散落了下去,只留下最上面挽的那个发髻。

    “啊!”繁简轻叫,看到掉在石桌上的金钗。瘪了瘪嘴。

    陈曦伸手抢先将金钗捏了起来,“我给你带上吧。别在外面呆了,天还有些凉。”

    回到梳妆台前。陈曦有一搭没一搭给繁简梳着头发,都不记得上一次给她梳头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了。

    岁月永远是如此的强大,原本淡漠的责任心态,也随着时间的流淌和繁简逐渐进入了亲情,大概也只有这种心态才能持之以恒的走下去。

    陈曦都不知道为什么梳着梳着就起了色心,不知道是谁先迷蒙了双眼,总之轻轻一吻之下,两人便滚入了闺房,该说是白日宣淫还是情意正浓。

    “夫君……”繁简微微有些甜腻的声音出现在了陈曦的耳边。

    “嗯。”陈曦抚摸着繁简的光滑的背部,望着午后的阳光,“真快啊,已经两年了,简儿有什么愿望没?”

    “愿望?”繁简颦着眉思考,良久之后开口说道,“希望夫君能怜惜简儿,希望陈家能越来越好,唔……”繁简又停顿了良久,“家里我说了算!”

    “哈哈哈哈!”陈曦差点笑岔气了,繁良由于只有一个女儿,当时又是嫁给世交好友的儿子,基本没教什么勾心斗角的东西,所以繁简才会犯一些很呆很傻的错误,更多的只是担心失去陈曦的宠爱。

    “说的好像兰儿会跟你争一样。”陈曦笑着说道,“兰儿不会和你闹别扭的,她经历的比你多很多,很懂得珍惜,她会让着你的。”

    繁简不懂这些,有时候会孩子气的将侍女撵开,但是不管是陈芸还是陈英都没有说是被繁简厌恶,只是像怕被别人将糖吃了,而将糖藏起来,然后做出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神情,很傻很可爱。

    【还是一个小女孩啊,不过最近没有和糜贞她们搅合在一起好多了。】陈曦拍着一脸惊喜的繁简默默地想到,相比于陈兰的成熟,繁简的心智好像一直停留在当初他将对方拥起的那一刻,不曾长大。

    安抚好繁简,陈曦小心翼翼的下床,然后将被角掩好才往内院最僻静的院子走去,陈兰就居住在那里。

    “见过家主。”陈英小心翼翼的对着陈曦一礼,然后轻声轻脚的将门推开,“夫人还在休息,昨夜骚乱夫人没有睡好,刚刚歇下。”

    “哦,那我看一下就离开,不打扰她了。”陈曦望了一眼还在休息的陈兰,确定陈兰还在休息也就没有打扰了。

    “兰儿醒了记得通知我,对了,你去通知芸儿,明天跟我去一趟满香楼。”陈曦出门之后看了一眼陈英姣好的面容,说实话比陈兰更胜几分。

    “是,家主。”陈英微微欠身施礼,露出一抹雪白的肌肤。

    “记得通知陈芸就好了,话说你换身青衣看起来比较舒服,还有陈芸还在像以前一样看书吗?”陈曦瞟了一眼陈英胸前雪白的肌肤,淡然的侧头说道,侍女的一切都是属于家主了,这万恶腐朽而又现实的封建时代。(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