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迁居

    刘备发现自己问题之后,随即皱了皱眉头便平静了下来,看向陈曦的方向多了一抹感激,在刘备看来,陈曦的话完全就是给他说的。

    陈曦不解的看着刘备看向自己的神情,习惯性的点了点头,随后才莫名其妙的看向糜竺,完全不知道刘备为什么对于自己点头示意。

    “站的高度不同,需要的眼界也不同,虽说高度会影响眼界,但是我们这等提升的太快,恐怕治下也有很多人不习惯。”刘备郑重其事的说道,“我们这些人必须要给下面的人做一个表率,切不能因为一时疏忽,导致后患无穷。”

    陈曦无语,怎么突然刘备就上纲上线了,无奈之下跟着就说:“玄德公所言极是。”

    实际上陈曦根本就没明白刘备想要干什么,反正陈曦不存在眼界问题,最多存在了解深度问题,用两千年后的眼光看这个时代,不说满是漏洞,也可以说是千疮百孔,怎么可能会被制度和思维遮盖了自己的双眼。

    其他人也都跟着附和道,不过陈曦倒不觉得他们这群人除了刘备有谁需要如此。

    糜竺早在第一次登顶五大豪商之首的时候就调整好了自己,在彻底掌握整个青徐商业规则制定,开始影响天下所有商业的时候,糜竺就走上了巅峰,而且连带着心也走上了巅峰。

    虽说因为多年以来出身的问题,在处理世家问题时候还有些软弱,但是在世家进入商业圈之后。糜竺便完全没有畏惧心理,该怎样就怎样。谁敢在商会里面乱来,统统拍死。这种资本操作不看人的气魄糜竺完全没问题。

    至于贾诩,李优,荀悦,那就更不用说,这三位不管是所接受的教育,还是当初的权势都不是闹着玩的,想当年李优就差权倾天下了,若不是董卓不配合,直接大战谁输谁赢还是两说。

    “子仲。将造纸也划分到商业里面,至于怎么操作,怎么定价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只要不亏了就行了。”陈曦对着糜竺叮嘱道。

    “放心,由我来操作这些不会有问题的,你大可放心。”糜竺点了点头,“奉高翻修计划,有些居民区需要重迁,其中大部分我已经以泰山的名义收归。然后迁到外城,只是还剩一些百姓还是心存犹豫。”

    “先和他们谈谈,愿意换居住地的就给换,并且给予补贴。不愿意换的。”陈曦沉思了一会儿,“不愿意换的注明原因,若是纯粹刁难。交给伯宁处理,玄德公如此处理如何?”

    “伯宁到时候不要使用太过激的手段就行了。”刘备点了点头。认可了陈曦的提议,但还是给满宠叮嘱了一句。毕竟刘备也知道,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任何一个地区的普通百姓都不是一个词语所能总结的。

    泰山民风彪悍淳朴知恩图报,这些确实是真的,但是免不了会有青皮流氓,就算有城市管理部队不断地巡逻,让这些青皮流氓没有发挥的余地,但是在这种可以占国家便宜的时候,他们要不变成刁民才怪。

    “我会处理好的。”满宠脸上就差写满了统统拿下四个字,想当初奉高初建,刚刚有了起色,青皮流氓游手好闲,扰乱治安的时候,满宠一来直接将监狱抓满,该砍了的砍了,不该砍得重罚,整个治安风气好了一大截。

    话说当初要不是陈曦建议将这些人拉去劳动改造,满宠绝对会让菜市场悬挂上一堆人头,这家伙一旦开启整治模式,绝对不会容情,砍头的速度可以和割草媲美。

    “子仲先说一下你是怎么处理的?”满宠一脸冷酷的询问道,看起来已经进入状态了,估计也是准备给他的新法造势,打算再展酷吏风采。

    贾诩默默地和满宠拉开距离,他可不想和进入酷吏模式的满宠多做交流,要知道这种时候满宠的危险性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还能怎样,对于这种情况,我们都是拆了重建,只是换一个地方,在换居所那一段时间暂居他处造成的花费我们都会承担,迁移之后导致距离原本耕地距离太远,就会连土地也迁移,至于原本房前院后的树木,统统折合为现钱。”糜竺将整个拆迁的制度讲了一遍。

    “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基本上可以保证除了换了一个地方,百姓其实没有什么损失的。”糜竺吐了一口气一脸无奈的说道,但是总有几家不满意。

    “既然如此,那就属于我的工作范围,一群刁民而已。”满宠瞟了一眼糜竺,冷酷的回答道,对于他来说违法的事情依法办了就可以了。

    “以后流民安置还是将房屋免费租给他们,到时候万一有用到土地,搬迁的时候也不会这么麻烦,当然子仲之前的那一套拆迁办法还是需要维持的。”陈曦犹豫了一下觉得这件事还是交由满宠去处理。

    至于地皮问题,整个泰山的地皮实际上还真属于泰山政府的,只不过陈曦不想动用这一方面的权力,毕竟当初的时候没有公示过,而兴建的居所也是以工代赈的时候修建起来,之后泰山经济不太紧张之后,这些房屋就给了那些以工代赈的百姓。

    “免费租给他们?”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刘备先反应了过来,随后看向陈曦恍然大悟,“如此也好,不过记得到时候要将这一方面公示出来,同样也不允许他们私自买卖。”

    “如此也好。”糜竺点了点头,他倒没什么感觉,毕竟以前泰山对于流民的处理方式除了租借这一说,其实没有任何的区别。

    “那租借时限是不是无限?”李优思索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问道。

    “那这一代人死亡之后,该有继承权利吗?若是父辈,母辈皆是我们租借给他们的,他们去世之后就剩下一个子嗣,继承两处还是回收?若是回收,百姓能接受?要是有三个呢?若无子嗣,但是指定呢?”随后不等陈曦开口,一系列的问题李优张口就出。(未完待续……)

    ps:二十七号了,有月票的不要留了,随便投吧,不给我也可以给其他人,今天会有三更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