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四章 心灵的枷锁

    这个宣言发出来之后,很多名士多觉得刘虞这家伙真仁德,居然不和公孙瓒计较往事,还劝解手下和胡人,总之刘虞风评更是好了不少。

    这让刘虞这位对于名声看的比生命更重要的人无比欢愉,原本跟公孙瓒计较的心思也没了大半,安心的刷自己的声望,刘备和陈曦得知之后也彻底放心了,公孙瓒的麻烦算是少了很多。

    如此以来原本能想到消弭公孙瓒威望的方法又少了几个,审配守在右北平结束公孙瓒的难度又大了几分。

    吕布的北归却让陷于纠结之中的审配看到了一抹希望的曙光,虽说难度极大,但是陷于进退不如之地的审配,仔细分析之后决定还是勉力一试。

    审配也是果决之辈,在确定有那么一线希望之后,基本上没有多少犹豫,带着对于袁绍的忠贞,将右北平的军务交给高干之后就上路了。

    昌黎城中公孙瓒盯着眼前一袭黑袍连面容都遮盖了的蒙面人神色尤为的不解,现在还没到泰山押运粮食来的时候吧,公孙瓒心思怪异的想到。

    说来当时在太史慈和甘宁带走刘虞的时候公孙瓒对于刘备的愤怒几乎达到了满值,但是时隔数日等公孙瓒头脑开始清晰之后就明白刘备的做法实际上是在救他!

    可惜公孙瓒的刚毅不会允许承认自己的错误,就算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但是要让公孙瓒去承认错误那绝对不可能。

    正因此公孙瓒以为他和刘备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毕竟他之前写信斥责刘备算得上狠狠地打脸了,可是后来公孙瓒发现,刘备居然给他解释了缘由,而且以实际行动证明当年公孙瓒的投资没有错。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正因为如此在公孙瓒心目中一直觉得自己亏欠着刘备,尤其是吃着刘备每季度按时押运过来的粮食。公孙瓒就会默默地思考该如何报答刘备。

    公孙瓒这个人怎么说呢,与其说他是一路诸侯。倒不如说他是一名大将,他有着所有将领应该有的素质以及个性,却缺少了诸侯该有的表里不一。

    不管是演义还是正史亦或是这个世界公孙瓒都给刘备借兵了,而且借了之后都没有让刘备归还,只不过相比于原本的世界,这一个世界公孙瓒借兵的时候实力没有达到顶峰,只借了两千兵马,但是从朋友之义上讲已经是非常够朋友了。

    这是公孙瓒最让人称道的地方。他确实是义气深重,但是作为将军出身的公孙瓒有着大多数将军同样的问题暴躁,易怒,动怒之后根本无所顾忌,死不承认错误,欠别人的肯定会牢牢记住,然后总有一天会偿还。

    这些个性组合起来便是一个极其矛盾的公孙瓒,正因为义气,所以他才会去偿还刘备,因为他清楚。刘备能给于他最大的支持就是钱粮物资,至于兵马除非刘备做好了和袁绍决战的准备。

    而公孙瓒思前想后发现他确实没有机会偿还刘备了,以前他是刘备的大哥。庇护着刘备,而现在已经不用了,刘备已经强大了起来,强大到比他这个大哥最鼎盛的时期还要强大。

    公孙瓒从来不讲究来世结草衔环,他讲究的是今生兄弟,今世恩怨,今世回报,而这也是公孙瓒最痛苦的地方,他能想到如何去回报刘备。但是这违背了公孙瓒一直以来的信念。

    公孙瓒坐守昌黎的时候,每每回首一生。不论是当初纵马北疆大破乌丸,还是白马初建。塞外血染,他的一生都可以说是快意恩仇,包括所有战死的白马义从的成员,公孙瓒虽说后悔自己的决策,但是他清楚一点自己并不欠那些义从的。

    白马义从是义从啊,是因为义气归附于公孙伯圭的精锐,是因为他击败了北疆的胡人得到了幽州之民的认可,然后他们因为他的勇武归附于麾下,由他率领为幽州留下一片祥和的后方。

    “苍天为证,白马为鉴”这一句誓言,是袍泽之义,也是他的勇武的鉴证,白马义从的每一个成员愿意跟随他,愿意用生命跟随他就是因为他完成了所有义从的誓言——他在,幽州无忧。

    所以公孙瓒虽说心痛白马义从的阵亡,但是却知道自己不欠那些义从分毫,他已经替所有的义从完成了最终的誓言,而作为交换所有的义从将性命托付给了他。

    虽说他会后悔,但是在他击溃北疆胡人,守卫了义从身后的幽州之后,义从就不曾说过后悔这句话了。

    他只欠一人,那就是刘备,公孙伯圭并不愚蠢,他只是易怒,愤怒使人迷失,公孙伯圭的愤怒让他忽略了很多东西,但是不代表等他清醒的时候依然不知道错误。

    要偿还刘备对于公孙伯圭来说很简单,也很困难,简单在于他在北疆,甚至右北平以西有着三万幽州步骑,这是他最后的底牌,已经交付给了田豫。

    这些步骑只有他和田豫两人知道,是他用来防御胡人的最后一道防线,至于袁绍,几乎不存在调查出来的可能,除非田豫自己说出来,否则这些步骑只会在某一天胡人打碎了层层防御踏上幽州土地的那一刻出现。

    这份交给田豫的最终防御实际上就是公孙瓒的对于幽州之民,对于白马义从的誓言,只要他放弃自己对于幽州之民白马义从的誓言,靠着那三万步骑要偿还刘备的恩情真的很简单。

    这对于公孙瓒来说又是最困难的,他放不下自己的誓言,白马已灭,但是公孙瓒做不到如此忘却对于袍泽的誓言,忘却不了对于幽州之民的誓言,他脱不开自己心灵上的枷锁。

    其实公孙瓒很清楚,只要自己死前命令田豫在袁刘大战最激烈的时期南下伐袁就足以偿还所有的恩情了。

    同样那个时候他已经死了,曾经的誓言早已成为了历史的尘埃,又有谁曾记得他曾经站在蓟城的城头上发誓——胡人擅入幽州者杀!

    想想真是可惜啊,当初为什么要听刘虞那个杂毛说什么擅入,其实统统杀了就好了。未完待续

    ps:求票票有票票的赶紧交出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