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斩草除根

    “孝直,听说你小子娶妻了啊。”郭嘉带着法正闲转,转到法正发毛的时候突然询问了一个问题。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不是很应该吗?”法正摸不准郭嘉的脉,于是义正言辞的说道。

    “嗯,很有道理。”郭嘉远眺吕布的营寨,突然问了法正一个很古怪的问题,“对面是陈公台的营寨,想不想去看一下天下第一武将的风采。”

    “天下第一?”法正扯了扯嘴,“还真有人敢承认这个名号,不怕被打死吗。”

    “就现在的情况看来,貌似没人能打死他。”郭嘉笑着说道,“所以称他为天下第一也无不可,也许以后关将军,赵将军,张将军也能有他的实力,但是能称上天下第一的也只有他了。”

    法正默然无语,他终于明白了郭嘉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即使拥有着相同的潜力,但是越早表现出来越好。

    就如现在的情况,关张赵等到巅峰的时候可能都会有不亚于吕布的实力,甚至到时候很多人都会有这种实力,但是有什么意义,那个时候吕布已经走下了舞台。

    因为都拥有如此程度的力量反倒无法角逐出谁是最强者,如此以来回望过去,那一个早已经走下舞台的武者就会再一次映入眼帘,因为只有他击败过这群人,虽说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达到巅峰,但是又有谁会注意这些,他胜了,你败了,如是而已。

    “天下第一吗?”法正皱着眉头说道,“有时候时机比能力更重要,我至少比上一代的天才要幸运很多。而且我也比下一代要幸运很多,我自信我是开国一代,而且这天下扩土开疆必将有我的足迹。”

    郭嘉轻笑。随后朗笑,肆意的狂笑了起来。三年了,法正终于明白了他当初的意思。

    “孝直,你很聪明,但是你的心太小了,我们的时代比之往前三千载,我敢说我们这个时代是最好的,我们拥有比他们更多的牌面。”郭嘉转过身来说道。

    “我会做的比你更好。”法正终于说出了自己一直想说的话,第一次正大光明的在郭嘉面前说了出来。

    “拭目以待。”郭嘉拍着法正的肩膀。“嗯,既然你做的比我好,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去喝酒了。”

    “……”一阵春风扫过,法正猛然发现自己又被郭嘉给耍了,于是黑着脸朝着吕布军营的方向走去。

    “军师,齐国相法孝直求见。”高顺走进陈宫的大帐,对着陈宫一礼之后说道。

    “法孝直?有请。”陈宫略一思考就点头说道,很快法正就被巡营的高顺请到了陈宫的大帐。

    “常听人言法相国英雄年少,一年富齐国。今日得偿一见,确实令人赞叹。”陈宫起身相迎道。

    陈宫这话也没有乱说,他第一次见到陈曦的时候都觉得陈曦好年轻。而这一次在见到法正之后更是惊讶无比,毕竟富齐一事基本上冀州兖州都有所耳闻,而现在看到法正比陈曦更为年轻不由的惊奇无比。

    “陈军师说笑,孝直也只是运气使然,若无孙长史途经临淄,也无齐国今日之繁荣。”法正自谦道。

    实际上这个时候法正对于陈宫已经好感多多了,毕竟是个人都喜欢听好话,尤其是齐国一事法正可是颇为自傲,陈宫如此说。自然令法正好感大生。

    “有如此便利也需要为政者有眼光有魄力。”陈宫笑盈盈的拉着法正坐下,孙乾建造基础建设的能力。到现在基本上天下诸侯都看着眼热,简直就像是开挂一样。才一个月一座郡城级别的内城框架已经完毕了。

    两人一阵闲谈,很快就进入了正事。

    “公台,此次前来我军有一大礼送于贵军。”法正一脸微笑着说道。

    “孝直尽可说来。”陈宫闻言不动声色的说道,实际上也是动了脑子,毕竟在北归这件事,刘备一方给的支持力度确实是非常大了,而现在说是有一大礼,自然陈宫面上不动,心下也不由得掂量掂量。

    “兖州有不少为富不仁的世家豪族,我军的政策想必公台也清楚,这些人自然要予以处理,但是这些世家豪族在得知我军进入兖州之后便逃往了陈留,关中,而现如今我军力有不逮,还请公台帮忙。”法正笑盈盈的说道。

    话说搬迁的家族绝对都是不喜欢刘备军政策的世家豪族,里面肯定也有不怎么黑的世家,不过这个时候谁管啊,让吕布将锅一背,兖州瞬间就形势一片大好了,至于找吕布麻烦,吕布马上就去并州扛了大义,怎么找?

    “所有缴获物资全部都是我们的,这件事我就接了。”陈宫基本没有思虑直接开口说道。

    “……”法正微微一愣,他之前最担心的地方在于陈宫会怀疑刘备军故意以此来让吕布军分兵,然后围而歼之,彻底将吕布灭掉,没想到陈宫居然毫不担心。

    这个是法正开精神天赋得出来的结论,否则要真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法正还和郭嘉扯什么皮。

    “我信玄德公麾下不会以此来欺骗我军,当然如果被骗了算我们倒霉。”陈宫也看到了法正面色的犹疑,随后大笑着说道。

    “好,那就说定,所有缴获物资都是你们的,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法正也没有思考太多的东西,能如此简单的解决那就再好不过了。

    “放心,绝对没有人会怀疑到你们头上的,我直接摆明车马去抢,所以你们可以放心。”陈宫的话让法正更为震惊,他想说的话直接让陈宫给说了,由不得法正对于面前这个看起来有些呆板的中年人有些忌惮。

    “你们就不担心如此劫掠世家财产,日后被世家算了总账?”法正不解的问道。

    “所以还请法相国将这些家族暗地里见不得人的东西都给我一份。”陈宫大笑道,“想必以泰山对于兖州的规划,这一部分的资料应该是早有准备吧。”

    “没问题,之后一切事宜就全权交托给公台处理了。”法正虽说还有一些疑虑,但是却没有继续深究,他发现陈宫这个人貌似对于他们一方了解的相当透彻。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