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

    孙策嘴唇微微动了动,但是却没有发出声来,良久之后袁术叹了口气,“伯符,你多想想吧,我知你心有大志,但是你的根基太薄弱了,而且你没有能压制治下世家的实力,自南伐北,世家你压不服。”

    这倒不是袁术有郭嘉的智慧,知道孙策要是那种和世家死磕的做法,肯定会被世家做掉,而是袁术出身豪族,对于世家豪族的力量了解的太清楚不过了。

    这也是为什么袁耀会说,他爹不是幸运,而是必然,除了袁术本身实力的威慑,还有袁术背后世家的压制,这也是为什么扬州多有叛乱,但是真打着旗号反袁术却没有多少的原因。

    周瑜以目示意,却见孙策默默地转过头去,看着袁耀,“袁家与我有恩,有我孙策一日,袁家一日不倒,我孙策的路必须由自己来走!”

    实际上孙策这句话已经犯禁了,但是这个时候却没有任何人在意,袁术虽说犯二的时候比较多,但是他的眼睛没瞎,孙策已经成气候了,甚至于袁术有一种感觉,孙策坐到他这个位子上会做的比他更好。

    “伯符哥,看来我是无缘成为你道义上的亲兄弟了,我爹爹有不靠谱的时候记得替我拦住他。”袁耀的神色越来越好,回光返照也越来越明显,拽着孙策的手也越来越紧了。

    “我一定会替你拦着他的。”孙策点了点头说道。

    “爹,我有话跟你说。”袁耀缓缓地将手从孙策的手上抽出来,这其中的蕴意。不言而喻,孙策面色凄苦。带着周瑜离开。

    “爹……”孙策离开之后,袁耀精气神猛地一衰。神色也灰败了不少。

    “我儿……”袁术声音嘶哑的说道。

    “爹,我恐怕过不了今天了。”袁耀苦涩的说道,“我辜负了您的期望,您从小就给我找最好的夫子,可惜,您儿子身如朽木,不可雕也,既没有伯符哥的武力,也没有公瑾兄的智慧。袁家我背负不起……”

    “背不起就不背了,我打下的家业就是为你准备的,败完了潇洒一生也好,伯符,公瑾我一直想收为义子,就是为了你以后准备,可惜,这就是命。”这一刻的袁术猛地老了一节,泪水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爹。伯符哥我真的很想认他做大哥,我死之后,伯符哥您能收为义子就收吧,不能的话。就以嫡子之礼待之,他和您一样,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您一直厚待他。袁家会兴隆的。”袁耀眼睛缓缓地闭上

    这一句话已经将袁耀的气力消耗的七七八八了,袁耀毕竟是世家子。家族传承在他的心中无比重要,也正因此,他才会在死前叮嘱溺爱自己的父亲。

    “会的,我会的,我会以嫡子之礼待他,我会的……”袁术大哭,白发人哭黑发人,永远让人心伤。

    “多谢父亲了……”袁耀灰败的面容上浮现一抹笑意,“我死之后勿要大丧,爹,您如果想要让您儿子被人铭记的话,您就将多余的粮食在每年这个时候发给普通百姓吧,这比大丧更让人铭记……”

    “我会的,我会的。”袁术眼泪唰唰的流了下来。

    这个时候袁术对于袁耀所说的话全部答应,却没有注意到袁耀的神色,最后一件事情交代之后,袁耀再无执念,缓缓地阖上了双眼,再也无法苏醒过来了。

    “耀儿!”袁术哭着哭着突然抬起头一声悲鸣,倒地不起,当即孙策,周瑜,纪灵,袁术妻子冯氏直接破门而入,对着袁术一阵活动,终于将袁术救醒。

    “耀儿啊……”袁术苏醒的第一时间就起身悲哭,再无丝毫主公的气魄,和正常失去儿子的父亲没有丝毫的不同。

    “主公,这个时候还请振作,为小主公发丧,通告北方袁家主脉过继一子继承主公一脉!”纪灵还算明白人知道这个时候该干什么,当即开口说道。

    “发丧吧,以九卿之礼葬之,开仓放粮,通知豫州,扬州,荆州,只要是我袁术麾下统统开仓放粮,谁敢克扣,我袁术必遗灭其族,弄虚作假者族灭!”袁术双眼肿胀,声音嘶哑凄凉的说道。

    “喏!”纪灵是袁术的死忠派,虽说不解为什么不以诸侯之礼葬之,但是根本没问理由就离开了。

    “以后每年今日,除留下常备积蓄,多余粮草统统发给百姓!”袁术回望了一眼袁耀眼睛不住的流淌着泪水。

    “叔父,节哀,想必耀弟也不想您为他如此伤心。”孙策尽量平静着说道,经历过丧父之痛,一家性命全部担在他肩膀上,他已经成熟了很多。

    “曹操!我与你势不两立!”袁术扬天狂吼道。

    袁术神色凄苦,良久之后按着孙策的肩膀大哭,不住的哭,他第一次这么痛苦,以前在洛阳被曹操揍得鼻青脸肿,袁术最多也只是愤怒。

    因为袁术知道打不过曹操没什么,他可以找到自己的仆人将曹操打的鼻青脸肿在,但是这一次就算是杀了曹操,他儿子也回不来了,回不来了!

    “伯符,伯符,袁家就靠你,靠你了……”袁术哭的稀里哗啦,他已经没有任何争霸天下的心思了,儿子没了,一切都完了。

    “我会的,我会的……”孙策默默地点头,这一刻他身上的胆子又重数倍,除了孙家,他还背负着袁家,重的喘不过气,不过他愿意背负这些。

    【我孙策不死,袁家不灭,袁公不负我,我不负袁公。】孙策默默地下定了决心。

    194年春,袁术唯一的儿子离世,为让人记住自己的儿子,袁术自此每年此日开仓放粮,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孙策的时代,再由孙策的时代延续到更远的时代。

    也许有世家笑袁术溺爱子嗣,却不觉袁术的做法给了治下百姓一份活下去的希望,而那一丝感恩之心足够在袁家破灭的时候多出一线的生机。

    袁耀死后,袁术并没有收孙策为子,但是却以嫡子之礼彻底放权给了孙策,周瑜也由袁术亲自举荐中央,赐建威中郎将,冷藏的顾雍,廖立等人也多有加封,而孙策也因此多有愧疚,更是下定决心不会亏待袁家。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