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 有一种队友还不如没有

    且不说蒋奇气的都快吐血,单说颜良率领着战车冲出营寨的那一瞬间,他几乎感觉到胜利在朝着他招手

    实际上在颜良当先驾着第一辆战车出现在袁绍军营寨平坦处的时候,阮良玉已经禀报给了郭嘉。

    “来了,这一手确实出人意料,果然是没有没用的战争兵器,只有用错了方法的人。”郭嘉侧头对着陈曦长叹一句,“我有九成把握保证,我们是给吕布挡灾了。”

    “废话,这句话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给并州狼骑挡灾了,想想真不爽啊,之前差点被吕布砍死,现在又给他挡灾,不过来吧,我可是不会输的!”陈曦一脸阴郁的说道,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肯定是收拾吕布的杀招。

    “准备好啊,胜败就看我们的表现了,时机把握的好,我们不但能胜利,而且很有可能一击决定胜负,不过你就这么自信?”郭嘉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杂念双眼坚定的看着陈曦问道。

    “我信子龙,那一线机会子龙肯定能抓的住。”陈曦点了点头说道,但是在心中却狂骂,【到了现在我难道还能逃跑?】

    “不光是战机啊,还有实力啊!”郭嘉叹了口气,默默地预计,然后为最后一刻的变天做好准备。

    “咚咚咚!”袁绍军疯狂的鼓点阻止不了许褚虎卫前进的脚步,挡不住关羽校刀手的恣意的砍杀,更阻不了白马义从如同蝴蝶穿花一般的灵巧。

    终于赵云撕开了袁绍大军,关羽彻底将袁绍大军右侧打的溃败。许褚的护卫也将右侧袁绍军打了一个零碎,天空之中袁绍军被血煞之气固定的云气在这一刻也裂开了一个口子。

    关羽。赵云,许褚的实力开始快速的恢复。如果袁绍军没有底牌的话,这一个被凿穿的地方就将成为袁绍军溃败的源头,而天空之中云气裂开的地方,也会因为袁绍军左右散开而逐步的崩散整个大军的云气。

    可以说如果能再给陈曦一通鼓的时间,袁绍军就会分崩离析,而同样刘备也会因为追杀变得零碎,随其之后云气也会逐渐的消散。

    可惜在这一刻颜良驾着战车高吼着冲杀了过来,这种如同万马奔腾的气势,瞬间让原本因为决死反冲锋被打穿。士气衰竭的袁绍军又有了战斗意志,而原本因为溃败而分割开的云气,这一刻也开始了逐步的合拢。

    这一刻的许褚亡魂大冒,因为颜良率领的战车就朝着他们凿开的这个地方冲了过来,最多还有三十息时间就会到达战场,而天空之中破碎的云气这一刻已经开始了合拢,原本脱开的桎梏再一次加诸了上来。

    “不好!”赵云大吃一惊,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撤退了,一旦四面合围。白马义从就会再现当初界桥的悲剧,那血染的黄沙绝对不可以再现,至于撤退,赵云之前趁势而发。冲的太快,杀回去的可能几乎没有。

    “统统给我闪开!”霎时间赵云的脑海里浮现了当初白马义从诸多将校的音容笑貌,之后又转换为白马残兵薛邵的描述。界桥一战的悲剧,薛邵那平淡的描述再一次回响在了赵云的脑海之中。

    原本许褚率领虎卫在前开路。关羽在中间扩宽,赵云打灭士气。而行进到后面,袁绍军士气已衰,许褚在左破阵,关羽在右踏阵,遗留赵云白马居中点杀下层军官,而现在凿穿袁绍军之后,实际上在前的便是赵云!

    一杆银枪扫过,赵云疯狂的挥霍着自己的内气,一朵银蓝色的花朵直接在赵云的身旁升起,瞬间原本合围的袁绍士卒被剿灭一片,但是袁绍军在感受到背后那强大的援军之后,顿时悍不畏死的冲了上去。

    “跟我冲!”赵云大吼一声,斜刺着朝左冲杀而去,左手持枪右手握剑,疯狂的斩杀着士卒,直接在袁绍大军重新合围的前一刻冲杀了出来,随后白马义从一涌而出,随之而来的便是倾盆大雨!

    “军师,赵将军冲出去了,陈校尉已经率领着强弩手朝着前军进发,再有一刻钟就能抵达战场。”阮良玉站在车架之上对着陈曦和郭嘉说道。

    “我们赢了。”陈曦大笑道,“果真是无畏无敌的赵子龙,击鼓,保持之前的全面推进,战车虽猛,但是最大的优势便是它最大的缺点,横冲直撞,好一个横冲直撞,虽说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提前出手,但是太好了,干的太漂亮,哈哈哈”

    “对方太急了,如果再晚一通鼓让我军将他们前军彻底打散,我军云气破碎再行出击的话,我军必败,不想居然在这个时候出兵,哈哈哈哈!”郭嘉大笑,颇有劫后余生的窃喜。

    颜良速度飙起来的那一刻倾盆大雨疯狂的砸落了下来,仿若天倾一般,不过这对于颜良来说都无所谓,驾驭着飞奔的战车,他有着绝对的自信,只要撞过去一切都会接结束。

    下一瞬间颜良看到赵云第一个冲杀了出来,随后一大批的白马杀了出来,但是这对于现在兴头上的颜良来说毫无意义,他会碾死白马,就像是碾死蚂蚁一样。

    “苍天为证,白马为鉴!”赵云第一个吼出这一句话,白马义从皆是如此喊道,然后都跟随着赵云朝着左斜方飙去,速度快的惊人。

    颜良冷笑,疯狂的拽着战车,他已经看到白马义从倒在他车轮下的场景了。

    “给我去死吧!”颜良大吼道,所有战车上的弓弩手全部搭弓射箭朝着白马的方向射去。

    这一次不少的义从落马,连带着因为雨水有不少的骑兵躲避不及而被滑倒,同样颜良那边因为暴雨掌控不力碰撞的战车已经有了数辆。

    不过这些因为速度太高质量太烂打滑碰撞的战车,冲锋在最前面的颜良根本看不到。

    颜良所能看到的只有因为赵云跳出包围圈而合拢的通道,还有就是因为前方刘备军不断推进而被重新压住的袁绍军军阵,之前刘备军好不容易凿穿的通道,在颜良战车带起的士气之下再一次合拢。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