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六十九章 猛虎的束缚

    次日一早关羽就以张飞为先锋,许褚为副将,自己统帅三军,朝着西北三十里的平原缓缓杀去。

    吕布则以自己为主将,郝萌为先锋,骑着赤兔马扛着方天画戟,身上散发着绝对的冷厉朝着之前约战的地方奔去,时隔一夜在貂蝉和陈宫的劝说下他已经冷静了很多,至少知道什么不能做。

    【奉先,对于你来说妻女重要还是江山重要?】吕布的脑海里浮现了陈宫在早上询问的问题。

    “江山还有妻女对我都很重要!”吕布斩钉截铁的说道,“我吕布有纵横天下的武力,上夺天下,下保妻女有何不可?又有谁能击败我?”

    “如果只能选择一个呢?”陈宫平静的问道。

    “怎么可能?”吕布冷厉的扫过陈宫。

    “西凉董仲颖,冀州袁本初,青州刘玄德,你能对付哪一个?”陈宫双眼划过一抹坚定说道,到了这种程度他绝对不能让吕布走上歪路,就算吕布升起了纵马天下的想法,他也要一盆水将之浇灭!

    “笑话,董仲颖已死,袁本初已败,明天我就取了张飞的项上人头!”吕布狂傲的说道。

    “董仲颖死了啊。”陈宫面上浮现了一抹回忆,当年刺董的曹操是何等的英武,当年在洛阳追逐董卓的曹操是何等的雄豪。可惜了!人终归在变化,已经不能回头了。陈宫平静的绝灭了最后一丝对于曹操的欣赏,自此之后再无留手。

    “董仲颖死了。但是奉先,你能击败李傕他们?没有了董仲颖,没有了李文优,西凉铁骑十不存一,你能击败他们吗?”陈宫轻声如同扪心自问。

    “……”吕布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扪心自问吕布还真不是李傕他们的对手,虽说李傕等人的武力一般化,只能在他的手上走过三招,但是李傕等人统帅骑兵的能力,天下间有把握稳胜的不出五指。而要在兵力不如他们的时候击败他们,估计要靠统兵获胜,这天下应该没有了。

    破西凉诸将只能用计,这是天下诸侯的共识,不用计的情况下除非西凉诸将内乱,否则要彻底统帅司隶雍州花费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大。

    “袁本初败了吗?”陈宫看着吕布的神情就知道吕布的脑子微微转动了一下。

    “冀州,并州,幽州,有民几近千万。戴甲之卒五十万有余,骑兵几近十万,存粮数百万,田元皓。沮公与,荀友若,审正南皆是当世能臣。颜良文丑皆是猛将,就之前那种程度。再败十次也不可能伤筋动骨!而我们只需要败一次就完了!”陈宫看着侧首看着吕布。

    “我等挥下最精锐的便是并州狼骑,而这兵员来自哪里将军也该是心中有数。并州边郡已被荀友若他们收复,并州狼骑对于袁本初来说垂手可得。”陈宫面色郑重地说道,“而袁本初有骑兵所需要的一切装备,我们能给麾下穿上皮甲,袁本初就能穿上铁甲!能赢吗?”

    陈宫最后一句反问让吕布无话可说,他和袁绍的差距根本不是一场胜败所能改变的,就算袁绍十战九败,只要赢一场他吕布就什么都没有了,但是袁绍可能十战九败吗?这话吕布自己都不信。

    “至于刘玄德,我最看不懂,但是却又是最具有潜力的诸侯,袁本初和刘玄德,就直觉而言我看好刘备,双方战争潜力几乎相同,不过刘玄德治下人口能略多一些。”陈宫也没有详细说刘备一方,毕竟在不久之前他们在刘玄德一方的情报系统已经莫名其妙的全部摧毁了。

    “董仲颖已死,刘玄德和袁本初才是这天下霸主,我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只能在二者之中择其一。”陈宫神色叹惋的说道。

    “如此这般我再问一句,江山还是妻女!”陈宫这一次神色平静的看着吕布,但是那神情却让吕布不得不去思考到底该选择什么?

    “妻女……”吕布的话像是从牙缝之中挤出来的一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吕布心中猛地一轻,但是随后有感觉到一种屈辱。

    “那么还请将军这次手下留情,张翼德乃是刘备三弟,与其有同生共死之谊,若张飞或死或残,我等再无他路。”陈宫郑重地说道,实际上在说这话的时候,陈宫也有些微微忌惮,果不其然此话开口之后,陈宫感觉到一丝杀意在心头滑过,整个后背都被汗水浸透。

    “我……知道了!”吕布冰冷的眼光滑过陈宫,最后妻女的重要性还是让吕布忍住了杀人的冲动。

    吕布走后,张辽出现在陈宫的旁边,“军师,您真不要命了,刚刚奉先已经出现了杀人的想法,我差点按捺不住,要知道奉先出手的话,我根本无法挡住!”

    “不这样做的话又如何能保住包括奉先在内的所有人?”陈宫叹了口气,弱者就要有弱者的心态,“我自认为这天下没有人能击败奉先,如果张翼德和奉先进行致师,张飞必败,如无阻拦死的可能性很大,而且就算有两名以上的内气离体高手也不可能击败奉先。”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张辽苦笑着说道,“不过军师话中的意思是说军师倾向于刘玄德了?”

    陈宫扫了一眼张辽,“有些事情不是倾向于就代表一定要,弱者只能依附于强者,而不是随心所欲,天下只有最强的诸侯才能随心所欲,才能让天下人围绕着他为中心,如同众星拱月一般,而我们没有这个资本。也谈不上倾向,我们只能去跟随最强者的脚步。”

    “哦。”张辽点了点头。他发现自己阵营这边又多了一个人,倒向刘备在他看来远远比倒向袁绍合适。至少刘玄德仁德,还有当初刘玄德誓言,以及最早刘玄德招贤令都广为人知,而这三样张辽都很欣赏。

    “刘玄德的确是天下仁主,如果他有希望我不会介意的。”陈宫看了一眼张辽,又给了张辽一点自信,他也看出来了张辽倾向于刘备一方。

    看着张辽面上的喜色,陈宫默默地朝着营寨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不过张将军还请做好现在的事情,如果将军不想被看轻还请多加努力,至少现在将军在这天下还是籍籍无名之辈。”

    张辽一怔,看着陈宫的背影,在想想这一段时间以来陈宫的行为,他终于明白陈宫是在干什么,他在给吕布麾下所有的文武群臣铺路,高顺的路已经铺好了,他的路就看这一次他自己的表现了。

    想通了这一点。张辽对着陈宫的背影深深一礼,“多谢军师!”

    “别谢我,说不定会死的,魏续和侯成就是这么死的。你自己也小心。”陈宫头也没回的说道。

    张辽并不知道不光是这一世,实际上在上一世陈宫也给所有人铺好了路,可惜高顺不懂得手下留情。团灭了关羽和张飞,虽说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但是也彻底得罪了最后能帮自己说话的人。

    加之高顺为人耿直,吕布对他有恩。他也没有求生的想法,到最后刘关张没一人答话,自然死路一条,毕竟没有一个大将愿意替将自己灭团了的敌将说话。

    张辽同样展现了自己的价值,却在下邳之战的时候没有对关羽、刘备狠下杀手,留了份人情,最后关羽也愿意开口保住张辽一命,这就是命,不同的选择最后注定了不同的结局。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貂蝉和严氏、魏氏看起来就是奉先的死穴了,不过如此也好,有了这些人,奉先才会低头,只有死穴掌握在君主手上,君主才会放心任用奉先,如此才好,才好。】陈宫望着大地与天空相交的地方,【刘玄德确实是一个好选择,张文远很厉害。】

    猛虎只有被铁链束缚才能为人所用,而吕布也只有护佑自己妻女的时候才会让人看到他的另一面,也才有那背负着背信弃义的骂名却被人接受的可能。

    【江山,妻女吗?】吕布骑在赤兔之上,默默地看着远处迎来的那名满脸大胡子的张飞,虽说距离非常的遥远,但是吕布已经能清楚的看到张飞脸上每一根胡须。

    赤兔打了一个响鼻可能也是明白了自己主人现在犹豫,而吕布也如此被惊醒了过来,摸了摸赤兔的鬃毛,【还是妻女重要一些,江山并不是最重要的。】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吕布看向张飞的眼神不再像之前一样充满杀意,但是却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张翼德!”吕布的声音带着浩浩荡荡的威势传来过来,“来吧,让我看看自虎牢一别之后你进步了多少!”

    张飞有些忌惮,在他的记忆之中,吕布现在应该二话不说就朝着他冲了过来,而非是像现在这种平静如水的目光远望着自己,准备和他公平一战。

    “那你就来试试,我燕人张翼德的实力!”张飞大吼道,声音凝聚成一道狠狠地朝着吕布的方向轰去。

    “雕虫小技。”吕布的轻叹,在张飞的耳中如同炸雷一般,只见吕布抬起自己的宝弓,虚拉弓弦,一道金红色的光泽闪过,轻松的和张飞的攻击抵消。

    张飞心中一沉,就之前吕布的动作张飞就知道他和吕布的差距不是一般的恐怖,而且这一次他才看清吕布身上那艳红的光泽是什么,并非他一直认为的火系内气,吕布真的只有一种内气,就是那金色的内气,至于那一层红色的内气直接就是吕布的气血逸散出来的光泽。

    【这家伙真的是怪物,逸散出来的气血居然都能利用到!】张飞再一次深切的认识到吕布的恐怖,更恐怖的是吕布的气血居然拥有和火属性内气完全相同的属性,恐怕吕布直接就是将他自己运转内气逸散出来的气血当作内气在用,这根本就是一个怪物!

    “吕布看招!”张飞深刻认识到吕布的强大之后,并没有被吓到反倒精神倍增,吕布越强他的战意越强。

    “咚!”吕布平静的看着那道黑影以惊人速度闪烁了过来,平平一戟点向矛尖,霎时间如同雷暴一般两股内气疯狂的碰撞了起来,交手的地方直接被轰出了一个大坑,吕布只感觉手上一麻,方天画戟差点脱手,好在艳红的火龙缠绕到吕布手上,稳稳地稳住那一戟。

    【这家伙的力量已经快赶上典韦了,不过可惜毕竟是内气激发,不可能像典韦那样持久。】吕布握紧方天画戟,好久没有遇到这种顶级的对手了。

    “看矛!”张飞的蛇矛猛地一斗,之前和吕布方天画戟相撞都未有弯曲的蛇矛突然像鞭子一样甩了一个大弯刺向吕布的喉咙。

    “咚!”吕布双手握戟,缓缓地动了起来,速度逐渐的增加,后发先至磕在张飞的蛇矛上,一股巨力让张飞的动作猛地一停。

    “张翼德拿出你最擅长的力量,你的技巧距离我很遥远。”吕布一戟逼退张飞,平静的看着对方,他的实力相比于虎牢关下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虽说依旧还是内气离体的极致,但是现在只发挥出将将达到内起离体的层次,已经足够逼退张飞了。

    模糊间吕布已经能触摸到更高的层次了,但是那一层却像是隔着一层薄膜,吕布能感受到,却无法触摸到。

    张飞深吸了一口气,吕布一如既往的强大,不过只有这样才有挑战的价值。

    “刚刚只是热身,现在才正式开始。”张飞晃了晃胳膊,下一刻张飞身上喷涌出一股乌黑的内气,然后张飞的气势不断的拔升了起来,两臂的肌肉不断的颤动了起来,而且越发的膨胀了起来。

    “只有这样吗?”吕布的眼中带着一抹失望,张飞的实力确实出现了突飞猛进,但是也就是如此了,也许足够对当时虎牢关下的吕布造成威胁,但是对于现在这个已经模糊之间看到更高层境界的吕布,差的太远!

    “试试就知道!”吕布那眼中的失望,让张飞感觉到一种刺痛,双眼闪过一抹疯狂的战意,手握着蛇矛疯狂的朝着吕布刺去。(未完待续……)

    ps:最近两天我晚上一起更吧,回到家里了,天还在下雨,清明时节雨纷纷还真是有道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