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六十六章 战帖

    不管张辽意愿如何,现在正在因为魏续死了不好给自己正妻交代的吕布绝对不会收回自己的命令,他现在就是炸了毛的老虎,你说什么都安抚不了。

    “文远,陷阵由你率领。”高顺看了一眼张辽神色平静地说道。

    “恭正……”张辽不解的看着高顺,别人可能会以为高顺不在乎兵权,但是同样出身并州的张辽,很清楚高顺在陷阵上花费了多少精力。

    “有你率领,我放心。”高顺看了一眼张辽,双眼之中托付的意味很明显。

    “这……”张辽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他不得不承认陷阵交由他率领比交给在场任何一个人都合适。

    “文远,收下陷阵。”一直在旁边不说话的陈宫突然开口道,吕布的面色已经有些不妙,张辽和高顺光顾着自己说话,吕布已经有些发怒了。

    高顺没有说话,张辽刚想回答陈宫,却看到陈宫保有深意的眼神,张辽瞬间明悟,开口道,“既然如此便暂由我统领麾下陷阵。”

    吕布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高顺,而高顺对着吕布一抱拳,就朝着帐外走去,他很少参加军务,而吕布一般也不通知他。

    高顺路过张辽的时候,在张辽的肩膀上拍了拍,而张辽眼中闪过一抹惊(疑,陷阵营的军魂居然明显的出现了虚弱,不过现在在这里他也不好向高顺询问,只能等议事结束之后去询问高顺。

    “好了,这次我从濮阳出发已经彻底击溃河北军。公台的第一步计划已经完成了。”吕布自傲的说道,不过他也确实有本钱。以弱势兵力正面放翻河北军,若不是有荀谌他们。河北军绝对被彻底打溃。

    “如此一来,我们剩下的就是应对泰山军了,之前张将军已经进行了汇报,我们的敌人已经从华子健换成了关云长。”陈宫提起华雄和关羽的时候都有一些忌惮,毕竟就他现在掌握的情况看来,华雄实力不说,统兵破阵绝对是当世顶尖,而关羽在历城和冀州的战斗就没停过,但是却一直处于战略优势。

    “刘子扬和华子健已经前往并州。恐怕是在得知曹操前去长安勤王而特意派出的响应部队,由此说来,刘玄德不光是自信还有对于汉室的忠贞皆是不可小视。”陈宫神色郑重的说道,不过心中却有些窃喜,他很喜欢这种念旧的忠臣。

    “哼,还真是好胆,就不担心身陷重围折顺了麾下重臣。”吕布面色阴郁的说道,他对于刘备这种看不起自己的做法非常的不满意。

    “对方看不起我们才好,如此这般我们才能轻松的击败对方。”陈宫轻笑着说道。他很明白刘备没有丝毫对于吕布的轻视,相反调动坐镇北方的关羽前来就是对于吕布的看重。

    “看我这次挫败了河北袁本初再击败泰山刘玄德,这天下之大岂能不容我纵横!”吕布狂傲地说道,话说之前在兖州北部正面挫败袁本初的麾下之后。吕布感觉一直流窜的自己还是有纵横天下的实力。

    陈宫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之前不是说好了这次全力以赴击败袁绍和刘备,然后待价而沽等待对方的招揽。而现在这什么情况,吕布的君主妄想又一次升腾了起来。开什么玩笑啊。

    “关云长乃是刘玄德二弟,一直坐镇北方。守卫青州,这一次亲自前来必然有绝杀我们之心,不过如此雷霆之势,我们若能挫败,必然会在北方袁本初与刘玄德之间炙手可热,如此一来我们以后的利益才能保证。”陈宫盯着吕布郑重其事的说道。

    不是陈宫看不起吕布,而是吕布真的只适合作一员猛将,当然如果是打胡人的话也适合作一员统帅,但是作为君主真的不合适,吕布根本就是赏罚不明。

    “哼,我先去挫败关羽他们,当年虎牢关的时候皆是我手下败将,且看看他们现在有几分成长。”吕布不满的看了一眼陈宫,随后傲慢地说道。

    陈宫心下叹了口气,吕布最无奈的就是没有自知之明,而且给点鲜花就灿烂,一直沉浸在他是天下第一的传说之中,没办法清醒。

    “如此也好,先打败关羽他们。”陈宫点了点头,虽说已经知道对方是关云长作为统帅,而关羽的参军必然是郭嘉,不过饶是如此陈宫也没有多少畏惧,比智略他不会畏惧任何人,比武力吕布也不会输于任何人,而麾下的狼骑也皆是精锐,虽说粮食有些许不足,但是总体实力并不输于关羽一方。

    “报!”就在吕布准备发表一下自己战胜河北军之后,心中抑郁之气消散的感慨之时一个传令兵冲了进来。

    “什么事情。”吕布不满的看了一眼传令兵,那眼神之中的凶煞之气让传令兵心中一突。

    “敌营张翼德派人送来战书。”传令兵低着头不敢直视吕布。

    “呈上来。”吕布想起当初在虎牢关下的张飞,面色阴沉。

    吕布接过那纸质信封,上面写着“战帖”二字,吕布冷冷一笑,直接打开信封,“张飞匹夫,你找死!”

    吕布一眼扫过信封上的字,咆哮着一拳挥下,面前的几案直接被轰的粉碎,而地上也被轰出了一个大坑,而那封信却完好无损的躺在大坑中心,上面浮现着一层盈盈白光,并没有被震成粉末。

    “赵子龙你也该死!”暴怒的吕布根本不管这是什么地方直接一拳挥下,那庞大的气势彻底碾碎了那张纸,并且在将地上轰出一个更深的坑,以至于整个营寨在那一刻都有些振动。

    陈宫眼尖,在吕布第一次没毁掉那张纸的时候就清楚的看到上面写的是什么——“三姓家奴,你这个无君无父,不懂孝悌之义的人渣堆积出来的渣人!有胆跟我明天单挑!”

    赵云完全不知道自己只是帮张飞制造了几张纸就被吕布记恨到这种程度,不过没办法,张飞这一手打脸打的太狠了,而吕布居然在第一次没有成功摧毁赵云用内气特别温养外加强化的信纸。

    吕布双眼血红拎起方天画戟就朝着外面冲去,他要干掉张飞,不干掉张飞他这一口气咽不下去,他要宰了张飞然后吊起来抽!(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