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 忽悠,忽悠~

    刘晔脑海中划过一道闪光,【貌似华雄脑容量不多啊,那我这样劝解根本没什么作用的,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告诉他怎么能正面干翻鞠义的先登,至于能不能做到那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咳咳咳,子健,其实你不需要想这么多,你现在纠结的不过是为什么会西凉铁骑会被挫败是吧”刘晔面上浮现一抹诡异的笑意,直肠子的人很好应付的。

    “难道刘军师有办法。”华雄眼中闪过一抹惊异。

    “简单,你说说西凉铁骑最擅长什么?”刘晔扯了扯嘴,他不知道怎么击溃先登,但是他知道怎么将华雄忽悠瘸,只要将华雄忽悠瘸那么之前的失败根本不是问题,只要不怕输,有再战的决心,部队就不会垮。

    “最擅长冲锋,凿穿对方的队形,最好是一大群冲过去,直接将对面碾成灰灰。”华雄想起当初和李傕等人领着好几万铁骑纵横的情形,什么都碾过去了。

    “那不就得了,你看啊,你当时凿穿先登没?”刘晔本着将华雄忽悠瘸的想法继续诱拐。

    “没有,先登的抵抗力非常强,正面我很难凿穿,尤其是对方开军魂,我开杀阵也不大可能凿穿,八门天锁虽说精妙异常,但是先登几乎靠着自身强横的实力正面死扛住杀阵,然后将我打飞了。”华雄一脸苦涩的摇头说道,铁骑最擅长的东西就这么被击溃了。

    刘晔听完咋舌无比,第一次知道华雄居然会这种顶级的军阵,这货不是脑容量不多吗?怎么学会的。

    “刘军师。刘军师?”华雄侧头对着有些走神的刘晔叫道。

    “华将军不必在意,我只是思考了一下。铁骑最擅长的便是凿穿冲锋踏阵,但是你却不能发挥出来。至少不能在先登面前发挥出来。”刘晔一脸的高深莫测,实际上说的都是废话,他要得就是忽悠华雄,让华雄不再沉沦在之前的失败之中。

    “是啊,完全没有办法发挥出来,若非有杀阵,我输的更惨。”华雄有些失魂落魄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增加冲击力,让马跑得更快,让士卒攻击力更强大。让冲锋变得无法抵抗?”刘晔继续废话道,“只要攻击力够大,冲锋更猛,对面就算扛着大盾也将大盾撞碎再碾过去不就好了。”

    刘晔的废话就是告诉华雄一个道理,打不过对方只是你的攻击力不够,冲锋不猛,要打过对方只要你攻击够狠,冲锋够猛就行了,要还是打不过。那还是这个原因,只要能碾死对面你的攻击和冲锋基本就够了。

    华雄一怔,他的脑子不够灵活,模糊间觉得刘晔说的貌似很有道理。刘晔的说法很适合他这种脑细胞不多的耿直中年人。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军阵。杀招,到最后不还是拼看谁能砍死对面吗?只要我砍的比对面狠。我冲锋对方挡不住,那不就完了吗?打不过先登不就是因为没办法将他们凿穿吗?”华雄一派额头。顿感豁然开朗。

    “就是这么一个道理,我听说西凉铁骑是全军加强了防御,所以不穿铠甲也能战斗,但是光有防御不靠谱吧,虽说铁骑能顶住对方的一波攻击,但是不代表能顶住对方所有的攻击你说是吧。”刘晔兴奋的给华雄讲解。

    刘晔现在已经是唾沫飞溅的给华雄洗脑,至于这套理论对不对,谁知道啊,反正验证要是失败了,那肯定是你攻击不够,冲击不足,要是足,肯定不会输,所以败了是你的问题,赢了是我理论正确。

    华雄听的双眼越来越亮,相比之前那种老虎吃天无处下爪,刘晔这实际了很多,而华雄就需要这种纯粹实际的东西,而且多年的战斗也告诉他,刘晔这套理论很靠谱,剩下的就是加强攻击力和冲锋力度。

    “多谢刘军师。”华雄郑重无比的说道,“他日若灭掉先登死士,我必摆宴宴请您。”

    “好,我等你灭掉先登的那一日,也等着你请我的那一日。”刘晔窃喜无比,果然直肠子好对付。

    “杜远,给我通知弟兄们,告诉他们,有办法对付先登了!”华雄对着杜远吼道,这是他仅剩的一个副官,而且还是在青州黄巾剿灭之后从黄巾之中分来的副官,不过杜远很对他胃口。

    “是,老大。我马上将这个消息告诉兄弟们。”杜远大声的回复道,然后一夹马腹调转马头朝着侧翼跑去,他要将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战友。

    之前那一战,华雄败北,西凉铁骑折损大半,整个西凉铁骑人人带伤,士气低迷,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不想报仇,恰恰相反,他们和鞠义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了,如果不倒下一方,双方绝对是不死不休。

    “子健,没想到你还会八门金锁的进阶阵法啊,不容易啊。”刘晔试探道。

    刘晔也会一些阵法,但是这种顶级的阵法,没遇到人教的话,就算是刘晔要自己推演出来也是相当要命,就算他们够聪明,但是隔着那一层窗户纸,贾诩都没有办法掌握,当捅破那一层窗户纸之后贾诩很快就能逆推出原本的八门金锁。

    “李师交给我的。”华雄想起李优面上浮现了一抹笑容,“可惜我比较笨就会三种变化。”

    “呵呵呵。”刘晔扯了扯嘴,他第一次知道李优还会军阵,而且上手就是基本几近极致,在想想之前李优干的那些事,貌似这家伙没什么不会吧。

    【李文儒和陈子川是师兄弟吧,这两个家伙看起来是什么都会吧,李文儒低调的都快没存在感了,但是时不时没人用的时候就将他抓去工作,这家伙干过商业,土地规划,城市建设,律法,民情,战略规划……】

    刘晔感觉自己的压力很大,第一次发现身边有一个被忽略的狠角色,又是一个什么都能做,什么都做得不错的角色,这种人怎么会没有什么存在感?

    刘晔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思维方式带入到华雄和李优的思考模式当中,毕竟顶级军阵都属于非常稀有的杀招一般不传给别人,而李优给华雄传授怎么看怎么感觉诡异,再想想以前华雄的举动,貌似对于李优特别尊崇!未完待续。

    ps:求祝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