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七章 华雄的疑惑

    吕布率领着剩余的狼骑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一路砍杀硬是没有给河北军聚拢的机会,彻底将之打散,若非荀谌和田丰一边用疑兵之计拖延,一边在吕布发现没有大军之后火烧营寨阻挡了吕布,整个河北军就算能退回黑山一带,估计也不会有多少活人。

    之后荀谌和田丰才明白吕布是怎么突破他们布置的预警,吕布的存在对于斥候简直就是碾压,根本没有斥候能逃离吕布的追杀,如此也就无法传递情报。

    与此同时刘晔在一把火烧了先登和陷阵之后,当即率兵朝着并州进发,那里袁绍的掌控相当的一般,也只有从那里绕行,刘晔才会有绝对的把握进入司隶,至于回来的路如何去走,刘晔有着绝对的自信,那个时候不说吕布,陈宫必然会有着自己的考虑。

    刘晔的思维模式能清楚的明白陈宫的思绪,相比于曹操的雄心壮志,陈宫思考的方式简单了很多,那就是曹操做的再多做的再好也无法挽回,名士的风骨都是用鲜血铸就的,有些事情做了就不用回头了。

    至于吕布,刘晔并不相信陈宫会放弃自己手上最大的一张牌,如果陈宫一个人投靠刘备或者袁绍那威慑性和重要性可以说是大大降低,吕布的存在可以将陈宫的身份拔高很多,同样对于吕布来说也是如此。

    只是刘晔和贾诩,李优一样都忌惮着吕布,并非他们的胸怀不够,说实话,包括荀彧。荀攸,已死的戏志才实际上对于吕布都怀有戒心。

    不过相较于刘备这边有选择权力,曹操那边荀彧他们并没有太多的选择,能吸收吕布的话,对于他们实力的提升想当可观。至于吸收吕布会造成什么隐患他们并非是看不到,而是相较于和刘备还有袁绍的差距让他们不得不如此选择。

    就像当初历史上的徐州刘备,他能不知道收留吕布会有什么隐患,恰恰相反,在他收留吕布的时候估计就有了心理准备,不过相较于当初的形势。和吕布相互守望,对抗曹操才是上策。

    现在的曹操一方也是如此思考,所以才会想办法拉拢吕布,不过成与不成都是两说,而这些事情贾诩。李优等人心如明镜。

    刘备一方不需要吕布,并不意味着吕布就应该给别人,就算是附带随时会爆炸的隐患,但是强横的实力让贾诩、李优等人都抱着烂在自己手上,也不能给别人的想法,也就是说不管别人怎么想,刘备一方不少人都已经准备好让吕布出局了,他们不需要这等危险人物。

    刘晔同样忌惮吕布。不过比起李优和贾文和那种深入的了解还有些不如,正因如此他还抱着圈走陈宫的同时圈走吕布。

    刘晔回营之后以于禁为主将,自己为军师。华雄为先锋,率领着八千余人朝着并州进发了,准备绕道前往司隶进行勤王,实则只是为了去打打酱油表表忠心。

    “子健,别这样了,怎么说我也帮你把仇报了。鞠义的先登在那一把火下绝对不会好过的。”刘晔一边行军一边安抚华雄,西凉铁骑的重大折损对于华雄是一个很严重的打击。

    “多谢刘军师了。”华雄叹了口气说道。“不过先登并没有消失,我想我还会遭遇到。”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河北三州人口逾越千万,和玄德公治下相差无几,单比兵员的话,只要有优秀的将帅花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恢复的。”刘晔并没有在这一方面打折扣直接照实话说了,毕竟没遭遇瘟疫的北三州人口还是很可怕的,否则的话,他们也不用如此忌惮。

    “我正在想该如何克制先登,我没有军团天赋,也没有军魂,这些最顶级能力我和先登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华雄有些失落的说道。

    “你并没有输,子健,你当时的战况不也说了吗,如果没有颜良你和先登正面遭遇实际上是四六开。”说这话的时候刘晔也是咂舌,他可是亲眼看到了先登是如何虐并州狼骑,对于华雄的四六开简直不可思议。

    “那是因为人多,而且我的麾下悍不畏死,用命填出来的四六开,我宁可不要。”华雄面色冰冷,他又一次想起来当初西凉铁骑用生命阻挡对方前行时的身影。

    “那你就想办法让你的麾下变得更强,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垂头丧气。”刘晔看着华雄说道,“只有弱者才会自怨自艾,输一次不怕,哪怕是百败百战,只要有那一口心气,我们泰山就能给你组织起你要的兵员,就怕你败了一次,连心气都没了,你的那些战友还等着你亲自去为他们复仇!”

    “我会的。”华雄看了一眼刘晔没再说什么,他胸口的那块伤痕他并没有将之恢复,留下薄薄一层,让他记着上一次面对鞠义的时候到底是距离死亡有多近。

    【如果我整个军团遭遇鞠义的先登,靠着步卒的令行禁止,还有骑兵的骚扰,基本上是五五开,不可能大败,也不可能大胜,不过西凉铁骑的仇,还是由西凉铁骑自己来报。】华雄默默地想到,扫视一下麾下的骑兵,士气很明显有些低迷。

    【要是能如当初一样率领三千西凉铁骑,再附翼上三万羌骑,不管对面是什么兵种,也不管对方是如何的精锐,大概都足够碾过去了,鞠义的先登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数量。】华雄默默地想到。

    “羌骑都是垃圾。”华雄一边回想着当初的情况,一边思考着附翼起羌骑之后西凉铁骑的变化,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对于羌骑的评价。

    “你说什么?”刘晔不解的问道。

    “只是说羌人的骑兵很垃圾。”华雄侧头说道,他说的是事实。

    “哦,怎么个垃圾法?”刘晔好奇的问道。

    “西凉的爷们通常一个打五个,人够多,我们就一个打十个。”华雄自信地说道。

    “……”刘晔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在他的思维中这应该是不可能事件。

    “但是感觉很奇怪,我们明明能打败十倍的羌骑,但是同样数量打其他兵种打不过的时候,只要带上十倍的羌骑,基本上刚一接触对方,对方就崩溃了。”华雄有些不解的说道。

    “呵呵呵……”刘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发现华雄好像误入歧途了,貌似这是没脑子的人才会滚进去的歧途,难道说华雄的脑容量也不多?未完待续

    ps:二更上路,求月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