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有死无生

    先登的血箭对着陷阵铺天盖地如同浪潮一般汹涌了过来,而先登则平静的看着那汹涌来的攻击,淡漠平静像极了高顺的神情。f,

    “先登之志,有死无生!”李仁大吼一声,朝着先登的方向挥刀斩去,而其他的陷阵成员也是一声低喝,同样朝着对面斩去,一道银白色的光泽汹涌而过,直接打穿了鞠义引以为傲的血箭。

    “冲上去灭了他们!”李仁一声大吼,趁着先登被之前的气势轰得大乱,直接扛着大盾顶着先登强弩的攻击冲了上去,然后所有的陷阵挥舞着注入了内气的大刀一阵乱舞,颇有猛虎如羊群的气势。

    “弓弩手鳞次射击!”鞠义虽说对于陷阵的战斗力惊骇不已,但是当初磨练出来的心智仍在,发现对方战斗力惊人之后,当即抱成一团先逼退对方然后用先登最擅长的攻击方式击败对方。

    对于先登的箭矢,陷阵大都是将大盾倾斜,快速的翻滚跳跃杀入先登的阵营,然后挥刀一阵狂斩,将那些来不及换武器的先登直接砍到在地。

    “不好!”鞠义眼见陷阵几乎不需要指挥,仅凭着经验就做出最佳的反击就知道大事不妙,而且这群人仿佛什么都能作为武器一般,不管是弩箭,还是长枪,弓矢,大盾,臂甲,盾牌,这群人拿到手之后都能发挥出让鞠义吃惊不已的战斗力,仿佛这些东西天生就是他们的武器一般。

    “舍弃弓矢,五人一组强攻!”接连的倒下先登让鞠义明白单比双方士卒的素质,他的先登并不是对方的对手。而弓弩的射击对于对方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甚至于对方能做到直接抓住己方的弓矢。然后反手射回去这种惊人的举动,这不由得让鞠义怀疑。对方是不是全部都是由百夫长,千人将级别的中级军官组成的队伍。

    鞠义的调动很快就有了效果,靠着团队的配合五人一组的先登很快就稳住了战线,不过鞠义却清晰的注意到自己麾下的士卒貌似很难击杀对方,而对方的攻击却能很轻易的重创到先登。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鞠义双眼血红的盯着陷阵,若是败在数万大军的云气之下鞠义还能理解,但是现在得情况完全颠覆了鞠义对于精锐的理解,先登的攻击除非斩到对方的要害几乎不可能给对方造成伤害。

    鞠义仔细的盯着自己麾下精锐,那一刀狠狠地砍到陷阵的脖颈。而他也清晰的看到那一刀命中,但是陷阵好像并受到致命之伤,砍进脖子的那一刀仅入肉三分,不过如此程度的伤害对于人来说已经足够致命。

    可惜如此致命的伤势,对方依旧凶悍无比的砍死了先登,然后拔下了刀刃,挥舞着双刀朝着对面砍去。

    “这怎么可能!”鞠义难以置信的说道。

    实际上不光是鞠义为之失声,先登现在已经打的是胆战心惊了,对方的悍勇已经完全超乎人类的想象了。五人一组的先登在对方悍不畏死以命博命的打发之下几乎已经快要崩溃了,看着身中数箭,但是依旧面不改色斩杀自己袍泽的陷阵,任何一名先登都难以遮掩心中的冷意。对方根本就不是人类!

    压住心中的震撼鞠义抄着大刀朝着李仁扑了过去,自界桥一战之后,鞠义少数几次冲锋陷阵在最前方。

    “叮!”李仁架住鞠义的突如其来的一击。而先登也都悍勇的挥刀朝着李仁砍去。

    “噗呲!”两道巨大的伤口出现在了李仁的胸前,甚至于内脏都能从伤口中看到。而李仁则像是狂乱了一般无视着巨大的伤口直接抓住鞠义砍向自己的大刀,手中的大刀狠狠地朝着鞠义的胸腹之间斩去。

    “噗呲!”鞠义一脚踹开李仁。然后高高地跃起,一刀砍向李仁的脖颈,直接将之斩首。

    “陷阵,陷阵!”李仁死后,所有的陷阵士卒好像有了感应一般朝着鞠义的方向回望了一眼,然后旁边的陷阵直接悍不畏死的朝着鞠义扑了过来,挥舞着的大刀愤怒的朝着鞠义砍去,完全无视背后砍向自己的先登。

    “铛!”鞠义架住陷阵士卒的攻击,准备再次斩杀一员,不想又有两名陷阵士卒扑了过来,面无惧色的朝着他发动了攻击。

    三个陷阵营士卒联手悍然朝着鞠义发动了攻击,靠着那种以命博命的气势,在云气的削弱下,反倒压制了实力相当不错的鞠义。

    眼见身旁的先登因为陷阵副官战死之后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被逼的节节败退,鞠义怒斥道,“凭你们岂能拦我!给我死开!”

    刀身直直劈在一名陷阵士卒脖颈之间,顿时鲜血四溅,随即刀势一变,斩在另一名士卒的胸前,直接将之砍飞了出去,随即转身,手中长刀狠狠刺入最后一名解烦军的腹胸,鲜血溅了鞠义一身。

    “居然如此费力。”鞠义抹了一把汗水,陷阵的强大让他感觉到一种不可思议,然而下一刻他却看到三名被他击杀的陷阵士卒有两名缓缓地站立了起来。

    “这不可能……”鞠义大惊道,但是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自己的大刀猛地缠绕上了军魂意志,随之一刀重重的砍在陷阵士卒的身上,而瞬间如同他预料一般对方挣扎了两下便如同普通人一般倒下。

    “军魂即使意志,只要意志足够就算是致命重创也能挨住!”鞠义看着依旧朝着他冲过来的陷阵苦涩的说道,他已经发现了这个高吼着“陷阵之志有死无生”的队伍为何杀不死了。

    不是不死,而是在战场上除非受到不可承受的伤害才会死,陷阵靠着他们的意志直接延缓了死亡的来临,同样鞠义也明白了,为什么这支队伍如此惊人,却未曾留名,想必下了战场那些受伤不是很重的士卒也都会死吧。

    透支而来的强大实力,虽说保证了不会受伤,只要不受伤那么透支的也仅仅是体力,但遭遇到精锐或者集团军,怎么可能不受伤?

    战场上的陷阵受伤便会直接流逝生命,也许有着意志的保证,普通意义上的致命伤他们依旧能活蹦乱跳,可惜这也意味着他们的生命力不断的流逝,下了战场没有了求生的信念,也许仅仅是失去一个胳膊也会导致死亡了。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票票月票,推荐票交出来话说荀彧那个还有曹操檄文那个后面有交代,这书是按照时间顺序写的,对于陈曦那边来说曹操的檄文还没发……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