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 大战将启

    华雄回营一把火烧掉原有的营寨,然后往后撤了三十多里,最后在一条几十米宽的河对面重新布置了营寨。,co

    “将军,河北军将弟兄们的尸身送还回来了。”杜远低着头对已经一整天水米未进的华雄说道。

    “你去接收尸身吧。”华雄抬头看了一眼杜远,默默地说道,送还来的都是西凉铁骑的尸体,至于步兵,在撤退的时候已经带着袍泽的尸体了。

    “将军您吃点饭再研究吧。”杜远哭丧着脸说道,战争那有不死人的,华雄一路皆是顺风顺水,但并不是说他以后永远都能像现在这般顺风顺水,就如同现在整个西凉铁骑几乎已经团灭了。

    “让我冷静一下,你先出去。”华雄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看了一眼杜远说道,冰冷的目光让杜远感觉到一种森然的寒意。

    “您的伤势……”杜远张了张口,还是默默的退了出去,不再说什么了。

    华雄坐在大帐的几案旁,跟随了他十余年,从西凉的时候就跟随着他的副官还是离他而去了,而那些从西凉铁骑组建的那一刻就跟随着他的铁骑也仅剩下了五百人,而且人人带伤。

    伸手摸了摸了自己的胸前,骨骼断裂处传来的疼痛让华雄的精神再一次振奋了起来,之前那一刻距离死亡无比的接近,肋骨折损了一半,内脏也被肋骨戳破,若非华雄的有一身惊人的实力,这种程度的伤势足够致命。

    “鞠义,先登。”华雄眼中闪烁着狠光。他痛恨自己明明是一个内气离体的顶级高手,但是却没有领悟军团天赋。若非如此,就算鞠义有军魂。他靠着军阵还有军团天赋也不可能如此惨败。

    “是我对不起你们!”华雄随后目露苦涩,眼眶泛红,“是我太笨,否则的话也不至于让你们惨败在先登手中,是我太弱,否则也不需要你们拼死一战。”

    华雄紧握的双拳之上青筋直蹦,最后狠狠地望了一眼北方,然后拿起李优交给他的整个八门金锁的三种变阵努力的记忆起来,他知道他学不会这些变化。但是陈曦告诉过他这个世界有一种东西叫做条件反射。

    当然条件反射是什么华雄不懂,华雄能明白的只有简单的如何条件反射,陈曦当年给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西凉铁骑被揍了,如果没人管第一反应就是锋矢阵冲锋,另一个就是赵云,被攻击后第一反应就是中平一枪。

    究其原因是什么,陈曦当初的解释就是那都是被训练到骨子里面了,根本不管环境是什么。甚至他自己都控制不了,差不多大量的训练就能将人变成那样。

    现在华雄的做法就是要将八门天锁彻底练到这群人骨子里,他就不信了,阵法他是不懂。但是李优都将核心给他了,他疯狂的训练下去,训练到只要被攻击就会进入杀阵状态。锋矢阵都能训练出来,那么八门天锁虽说有难度。也不是没有可能,前面终归有一个引路人。

    华雄完全不知道将一个超级大阵训练到这群人骨子里面有多高的难度。不过有些人就是一根筋,闷着头根本不会去想别的,他就要这么干!

    “还有时间。”华雄默默地记忆着所有的整个大阵的所有的要点,他没有天赋玩变阵,也没有天赋开启自己的军团天赋,那么对于华雄来说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用汗水将整个大阵刻录到自己的骨子中,做到根本不需要调度,所有人都会自然而然的组成大阵。

    也许以前这种事情对于华雄来说就算是知道,也完全不想花费时间去试验,而经历过一次痛苦的战败之后,那种无法保护战友的愤怒充斥在华雄的心中,逼迫着他不断的变强。

    华雄将营寨扎在河对面,颜良和鞠义都有些头疼,要是普通兵种,他们顶着攻击就冲了过去,但这对面的华雄单比士卒之精锐并不弱于鞠义,要是这种程度的精锐给他们来一个半渡而击,先登也只有团扑了。

    如此一来僵持了两日之后,于禁,张飞和刘晔终于率兵来到了华雄的军寨,并且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张燕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极其命大的的活了下来。

    张飞看着华雄猛地消瘦了的身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在进营的时候已经知道跟随了华雄近十年的铁骑仅仅剩下了五百余人。

    “子健,别伤心了。”刘晔张了张口最后还是用了最无奈的安抚方式。

    “没什么可伤心的,将军难免阵上亡。”华雄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不过他在心中暗暗的说道,【鞠义,我们的梁子算是结下来了,下一次见面我会将我现在的悲伤全部还给你!】

    刘晔看了看华雄也不好说什么,先登死士还有颜良的伤亡他们也有所耳闻,对于华雄那一战他们只能说战场形势万变,你根本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子健你好好养伤吧,我去会会颜良。”张飞看着华雄的神色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用最简单的方式劝慰。

    “好,不过你最好小心一点,颜良可能已经不下于云长了。”华雄叹了口气说道。

    “嘿,放心!”张飞个大嗓门震得华雄耳朵有些木,还不等华雄讲解之前他和颜良的交手,张飞就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跃上乌云踏雪之后拎着蛇矛就准备去找颜良的麻烦,准备给华雄一个惊喜。

    结果等张飞在河对面大吼的时候,只看到一群鸟儿被从营寨里面吓了出来,张飞一愣,这种情形好像在哪里看过,再想想,貌似自己看的兵书上有不少的案例,其中有一个就是说这种情况不是有诈就是空营。

    张飞赶紧拎着蛇矛跑了回来,大声吼道,“刘军师,刘军师,快来看看,对面是不是已经跑得没人了。”

    不等刘晔回答,张飞拽着刘晔就朝着营外杀去,将被自己颠地有些想吐的刘晔放好之后,只见刘晔看了看河对面的营寨叹了口气,“之前一直觉得鞠义有勇无谋,不想他也会这种巧计,恐怕在我们来之前就已经走了。”

    在刘晔说这句话的时候,先登死士已经遭遇了由魏续和郝萌等人率领的并州狼骑,一场大战即将开启。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票票,下午睡过头了,忘了写……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