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一章 西凉铁骑Vs先登死士

    “怎么会这样!”孙岩滚落下马匹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一幕,一千五百人的铁骑居然会因为一场意外混乱成这样,从而前锋溃散,被逼和先登步战。

    “散开!”李斛大吼道,西凉兵那种强悍的冲撞力让他们勒马的动作在在短短十丈不到的距离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后面的部队根本来不及反应,便一拥而上撞击在前面混乱的队伍中。

    这一刻那些先一步动作的二排先登死士,丢掉小圆盾,双手握着大刀一步跨上马尸踩在马尸之上奋力的爆发出自己的力量高高的跃起,以猛虎扑食之势狠狠地斩向对面的西凉铁骑。

    初一交手,西凉铁骑就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冲击,三个副将直接折损了一员,重伤了一员,仅剩下李斛一人未有被甩下马,而麾下的铁骑将士也在这短短一瞬间折损了一成!

    混乱之下,原本驰骋于中原战场,没受过任何严重折损的铁骑将士,在战友倒下的那一刻,身体中流淌的热血爆裂一般的燃烧了起来,纵横天下的西凉铁骑未曾败于过任何部队。

    “呵呵呵,有趣,不愧是李文优以绝对荣耀缔造出来的精锐,不仅没有被打蒙,反倒恢复了当年初见之时凌乱而又简洁的锋矢阵,不愧是从西北打到中原,将战斗有关的一切都刻到骨子中的西凉铁骑。”鞠义放肆的笑了,当年他在凉州的时候,他也是西凉铁骑的统帅,不过当初他不叫这个名字!

    鞠义笑的很坦然,西凉铁骑勇则勇哉。但是太犟了,兄弟之义,战友羁绊,金字塔一般的荣耀这些都是他们战斗力的基础!

    李儒当年灌输给西凉铁骑便是永不败北的信念,从西凉到洛阳。从洛阳到长安,从长安到中原,马踏河山唯我不败的信念贯彻到了骨子当中!

    华雄手上的西凉铁骑和李榷郭汜等人的嫡系一模一样,没有参杂任何的羌人,都属于当初击溃羌人,怀揣义气跟随上来的真正猛士!

    这些人也都是当初李儒构建整个西凉铁骑结构的种子。这些人经历的战斗太多太多,每一个都拥有着内气,每一个都拥有着惊人的作战经验,虽说在第一波被打的头晕脑胀,但是在他们再次抬首的时候没有接受任何的调令就本能的调整成最佳的作战阵型。

    金字塔一般的军队结构。最大的优势就在于,曲长就算是死了,下一刻就会有一个适合的将领站出来告诉他们该如何行动。

    “试探攻击,游走穿插绕后!”同一时刻两个原本仅仅是队率的铁骑将士和李斛同时对各自队伍的士卒命令道,而整个队伍如同条件反射一般散落成了近百个十二到十五人的攻击队伍。

    “还真是惊艳,李文优你虽因为经验不足不善练兵,但是你将你遭遇到的情况全部训练入这些嫡系当中了,让他们在遭遇到任何情况都能做到慌而不乱。可惜你始终不擅长!”鞠义看着快速散成一片,已经一波一波的开始环绕自己的西凉铁骑自语道。

    李斛骑着马绕着整个先登死士,不断的和其他两支部队交换穿插。若非先登死士久经战阵,又被鞠义狠劲操练,就这种眼花缭乱的穿插试探方式,早就因为时不时的调转防御乱了阵脚,然后被西凉铁骑抓住机会打爆!

    【骑兵的机动力真的很是麻烦,尤其是在种平原。要跑的话根本没有办法阻拦。】鞠义默默地感叹,步兵的攻击力如何犀利也改不了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

    很快在三大队西凉铁骑交换穿插试探攻击之后。被转的有些晕的先登死士莫名的有些乱了阵脚,而李斛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原本焦躁的内心猛地一喜。终于等到了。

    于此同时新晋升的两名曲长也看到了这种情况,三人不需要任何的交流,在下一次交叉的瞬间,猛地合流,然后全体俯身抄起马腹的短枪,不擅长骑射的西凉铁骑也有着自己彪悍的中程攻击手段,俯身抄起短枪,所有的将士,整齐划一的抓住马鬃毛,然后在马跃起的那一刻同时丢出自己的短枪。

    “呵呵呵,这么多年这群家伙还是这种战斗方式,难道不知道他们攻击虽说极其犀利,但是太近了吗?散阵有利于穿插攻击,但是那稀薄的云气抵挡不了敌方云气的攻击,这是决战时候砍杀对方的战法啊!”鞠义平静而又无奈的说道。

    要知道西凉铁骑可是鞠义研究最多的兵种,毕竟早些年在凉州的时候他也是率领着西凉铁骑和羌人作战的将领之一,虽说不怎么有名……

    在那个时候李儒还在惆怅以后军制的问题,西凉铁骑还没有完全成型,但是随着一次次的战斗也在朝着现在这种完整的作战方式过度,正因此鞠义不但熟悉羌人作战的方式,他更熟悉西凉铁骑的作战方式!

    鞠义大旗一挥,一柄近百米大的血色长刀直接从先登死士露出破绽的地方延伸了出来,狠狠地斩在了西凉铁骑那散乱的阵型上,一刀斩击足足带走了两成的铁骑将士,当头的李斛直接死无全尸。

    望着被自己一击直接打蒙,然后被先登死士抄到身前才慌乱的闪开的西凉铁骑,鞠义没有太多自豪的感觉,他知道西凉铁骑并非是败了,只能说是对方对于先登死士估计的误差太多了,而且指挥也有着太多的错漏!

    就像当初界桥之战,鞠义没想过击溃白马义从,他只想过击败对方,只是天命使然,对方脑抽一般的指挥,直接让他有了击杀所有骑兵的机会,一战成名。

    但这并不能说明先登死士对上骑兵就不存在其他步兵对上骑兵时的劣势,步兵始终只有两条腿,骑兵要跑,尤其是在这种平原,步兵根本没有办法阻挡。

    “走,不管他们了,虽说被打懵了,但是过一会儿他们就会恢复,西凉铁骑最恶心的就在于这一点,你不把他们灭完,打散了他们,聚拢起来,依旧还能再战。”鞠义叹了口气说道。

    西凉铁骑要是不跑的话,先登杀起来不说砍瓜切菜,但是绝对不难,可惜要跑的话,没听说过步兵追杀骑兵的,就算你是先登也不可能。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票票有票票的都交出来吧,现在需要了作者依旧不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