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 有一些事情早已注定(2)

    “你慢慢找你的未来夫婿吧,有机会多看看,多找找,说不定有顺眼”陈曦看了一眼糜贞,想起蔡琰现在得情况,感觉糜贞现在慎重一点也是应该的。

    “其实你挺顺眼的。”糜贞笑眯眯的说道。

    “还是别玩我了。”陈曦看着糜贞清澈的双眼,就知道对方又在玩他,原本还有点兴奋,虽说不会去迎娶糜贞,但是被美女喜欢的感觉还是每一个男性的劣根性。

    “居然没效果。”糜贞惊奇的说道。

    “你还想怎么样?”陈曦无语的说道,“跟甄宓学学吧,看看她多乖的。”

    “他说你乖。”糜贞侧头说道,原本还算平静的甄宓瞬间面色通红。

    “好了,别玩的,这群人只有你能选择未来的夫婿,其他的人都没有你那么好运,所以不要让你的朋友难受了。”陈曦看了一眼甄宓随后缓缓地开口的说道。

    糜贞旁边的这些少女,有些已经嫁人了,有的订婚了,也有如同甄宓这等掌上明珠,但是她们的婚姻早已不是她们自己的事情了,不管是联姻还是门户之见,她们没有一个能如同糜贞一样自主的选择自己的夫婿,蔡二小姐的方式对于这群少女来说太过遥远。

    当初刘良的一句话,在大多数人看来是一种赞叹,但是到了现在这个程度甄宓已经知道,因为那一句话她只可能嫁给皇帝或者诸侯王,因为只有王妃以上才能称之为贵不可言。非刘姓不可以称王,仅此一条,她就知道陈曦和她再难有瓜葛。

    当时对镜的时候甄宓以为她的命数已经变更了,但是那一段模糊之后再次对照的时候,她就明白她的身份没有变化,依旧是那个贵不可言的甄宓。

    这也是为什么甄宓面对陈曦的时候会逐渐压抑自己的心性,因为既然已经注定了无缘,甄宓也不想让自己和陈曦变得难堪。

    就算甄宓不特意去了解,身居泰山的她也能知道陈曦做了什么,也能明白陈曦是何等的惊才绝艳。可越是如此。甄宓越发的无奈,注定了陈曦不是王侯,而她也注定不可能嫁给陈曦。

    糜贞虽说有些跳脱,但是心底还是很善良的。被陈曦一点自然明白自己之前说错话了。回头再看甄宓几人的时候不由得有些心虚。好在甄宓平静的对糜贞点了点头,算是解了糜贞的尴尬。

    “陈侯,我等一行不在打搅你等。书房借我们一用。”甄宓走上前来神色平静的对着陈曦一礼说道。

    “嗯,你们自己用吧,只要不烧了我书房就行。”陈曦点了点头说道,他算是看出来了,这群人好像是在自己书房找什么东西。

    甄宓带着一行人离开之后,大院只剩下陈曦、繁简还有陈兰。

    “夫君可是还放不下?”繁简回望了一眼甄宓的方向,回过头来看着陈曦的双眼说道。

    “也没什么了,只是一个念想,没了那一抹神韵,美则美哉,但也不过如此了。”陈曦平静的说道,“走了,我们回屋吧,外面风大,又是一年了。”

    【贵不可言吗?】陈曦不由自主的想到那刘良对于甄宓的那句评语,随后又想起初次在冀州的时候见到的甄宓,那一抹神韵至今难忘,可惜诚如他所言,那就是一个念想,人始终不能活在过去。

    陈曦晚上出门的时候,甄宓一群人还在他的书房里面翻来翻去,不过很明显没有什么结果,至少陈曦不记得自己的书房有什么神奇的东西,要说有的话,大概也就是那册记载着他能想起来的每一年发生什么的笔记。

    不过那册笔记就算被甄宓等人拿到手,估计就凭她们这群人也没有办法破解,那已经不是密码那种东西了,而是另一种东西了。

    “甄妹,你在看什么?”糜贞好奇的看着在那里不找东西,开始看书的甄宓问道。

    “啪!”甄宓直接将书合了起来,然后慌乱的说道,“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我没看什么。”那架势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气势。

    糜贞狐疑的看了看甄宓,又看了看那本空白封面的书籍,犹豫了两下,觉得还是不要惹现在已经有些像是老母鸡护小鸡一样保护那本书的甄宓。

    “呼……”糜贞离开之后,甄宓不由得将手按在书面上长舒了一口气,面色有些微红,【我要不要将这本书带回去呢?呜呜呜,这本书从什么角度讲都不是什么好书吧,他藏的这么神秘,肯定想要偷看的,不能给他看,我还是拿走烧了……烧了吧……】

    甄宓默默地将那一册书收到袖子里面,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翻找,很快又在差不多的地方找到了一本外面封面和内容完全是两回事的书,甄宓翻了两页,微微有些恼怒的将书收到袖子里面。

    “你在干什么?”蔡二小姐拍了一下甄宓,吓得甄宓手上的书差点掉了。

    “看书。”甄宓面色虽说还有一抹薄晕,但是神色却并没有多少慌张,并没有丝毫说谎的愧疚。

    “哦……”蔡二小姐,看了一眼甄宓手上的那本写着《商略》的书,很明显外面包的封皮有些分开,作为已经结婚好几年的蔡二小姐瞬间就知道这是什么书了,虽说这次没长成卷轴状,而且也不是绸子的,但是本质完全没有变化。

    “看完去洗个澡冷静一下。”蔡二小姐神色诡异的笑了笑,顿时甄宓有些窘。

    陈曦自然不知道他结婚的时候刘备给他准备的不良刊物被甄宓已经收走了,话说这些东西陈曦压根就没看过,该知道的都知道。

    不过相较于甄宓现在得窘迫,陈曦现在的麻烦有些大,他被人堵了,敢在泰山堵人的如果不是脑子有问题,那么肯定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而敢在刘备府前堵陈曦绝对不是脑子有问题。

    “说说吧,子川,这些工作明天能搞定不。”鲁肃面带微笑的指着王脩抱着的一尺厚的计划书说道。

    “能能能,你放心。”陈曦抹了一把汗赶紧接过这件事,很明显鲁肃已经发怒了,老实人发怒没人惹得起。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票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