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以此为基,为天下立德!

    法正和诸葛亮都将陈曦说的话记在心里,回头打算去动用各自的人力验证一番,若真是如此,那么以法正和诸葛亮的心性少不得谋划一二。====

    “呵呵呵,记住就行了,到底事实如何还需要你们自己去验证,我说的未必是真的,至少现在大汉朝依旧属于力压四夷的强者。”陈曦笑了笑说道,“鲜卑虽强,也难以动摇根基。”

    这一点陈曦可是有绝对的把握,汉朝现在依旧处于绝对的优势,甚至可以说仅仅北方的袁绍就足够让和连,轲比能他们死的不能再死。

    鲜卑现如今还处于蛰伏状态,想要一飞冲天还有汉庭这个庞然大物阻拦着,至少在中原还没被削弱的没有半点还手之力之前,四夷完全没有入侵的可能。

    陈曦从来没想过暴力征服草原,血腥不应该加诸在百姓身上,不管是边民还是草原牧民,不管是狂野的游牧文明,亦或是当前威加海内的汉室文明,至始至终都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双方并不是不可调和。

    血洗整个草原的事情陈曦做不出来,毕竟人分善恶,一言而决百万人生死,最后打的国困民乏可不是陈曦的目的,他要的是国富民强。

    【化齐之策吗?不,还有更好的方式,迁徙,赐予他们平等的机会。】陈曦面上带着一抹嘲讽。

    相比于鲜卑那区区三百万的数量,这个时期因为陈曦的准备提前灭了伤寒的汉朝依旧有着五千万左右的人口。作为一个文明都没有发展起来游牧民族,在被击败之后赐予了相同的机会,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慢慢的融入到汉人之中。

    陈曦不相信一个连文化都没有完整构架出来的种族能抵挡住这个世界最具有同化能力的种族,而且还是在汉族全方位占优势的情况下。

    【打一仗是必须的,里面的首脑必须要清除,某些顽固分子也需要清除,不过现在告诉他们两个,他们肯定会关注,到时候估计会有清楚的分析。小孩子就是好糊弄,又将以后要干的重要事件交代了出去。】陈曦神色淡然的想到,有时候做事就是要这么的不经意

    法正和诸葛亮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对付了袁绍坐拥中原之后就会开启的重要工作。

    这种关乎整个治下百姓以后长治久安的事情属于陈曦必须提前规划的重要事件。而法正和诸葛亮却因为提前被撩起了兴趣,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始为陈曦工作了。

    “好了,不言这些短期内无关的事情了。”陈曦侧头拍了拍法正的肩膀,然后一脸得意的朝着王烈走去。

    “王公。吾曾听人言。‘育人之道,在于以德为本’,此《德经》可谓是凡人德行之楷模,不知老丈可准小子将之完整通传天下,此后王公的书院花销由我泰山一并接下,我自觉此书可为天下百姓立德!”陈曦走到王烈面前躬身一礼,第一次在人前持以晚辈之礼。

    说来以陈曦实打实军功获得食邑的列侯,对于非帝王、长辈的任何人都不需要谦称。甚至于繁简都应给被称为夫人、少君,不过有些时候还是放低身份的好。

    “陈侯不可如此!”腿脚不便的王烈动弹了两下。撑着拐杖赶紧将陈曦扶了起来。

    “王公不知可能允许。”陈曦不再糟践自己的身份,执一次晚辈之礼已经够了。

    “唉,好吧!”王烈长叹了一口气像是放下了什么一般开口说道,“我不阻你,这本书也不需要写上我的名字,也不需要将之通传天下,其中精要也都全部附上,只要能让人明白德是什么就行了,其他的与我无关。”

    陈曦一怔,如此这般就相当于王烈放弃了这本书的一切,也放弃了自己开创的流派!

    原本陈曦已经做好了王烈刁难自己的准备,这也是为什么陈曦会提前行晚辈之礼,只是陈曦完全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大方。

    要知道这可是王烈倾其半生写出来的东西,可以算是衣钵传承了,在这个时代这种东西都是给关门弟子准备的,最多再给少数几个优秀子弟抄录一份,而要是真的连精要一起刊印了发出去,那这个流派的核心思想只有被别的流派吸收一条路可走了。

    墨家作为显学最后玩完的原因,除了被打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流派的思想被吸收了,由此可见一个传承最核心的思想到底有多重要。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重要的不是那些文字,而是解读那些文字的思想,而之前陈曦刊印的庞家,黄家等世家的书籍大都都属于刊印了书籍本身,但是没有刊印核心精要,而这基本成了泰山书行的刊印规则。

    同样之前王烈借阅给陈曦的《德经》也是没有附带核心精要的德经,但饶是如此依旧让陈曦三人感觉到这卷书对于德行清晰的描述。

    “能借陈侯之手,为天下人立德,我有什么不愿意,此书精要又有什么可惜,丽儿,将书架上的那个盒子拿过来。”王烈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放下了,他的德行几乎已经圆满了,为天下立德这种事情,王烈从来没想过,这个时候他不由的想起邴原所说的话,“要教化更多的人,至少你需要坐在足够高的位置”。

    王烈从小女孩手上接过那个盒子,然后将之递给陈曦,“陈侯,整本书的精要就在那个盒子之中,要为天下立德仅靠这一本书是不够的。”

    “至少这可以作为一颗种子,举三代之力,代代熏陶,自然有一丝希望。”陈曦笑着说道,立德可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他也曾想过,但是一直都没有合适的典籍,毕竟不少关于“德”的书在他看来都有些偏!

    有些典籍直接就是在阉割民族的血性,有的则是在腐化,有的是在扭曲,总之都有些不合适。

    陈曦看重王烈这本《德经》的重要原因就在于,王烈的德并非宽恕容忍这些东西,而是根据不同的人给于不同的教化,上至用行为道德感化,下至用实力势力感化,总之基本上就是根据每个人的不同进行不同层次的教化,但是却有一根标杆。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票票,终于这些该有的都有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