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笨人的智慧

    李傕确定只要这么搞好之后粮食当真不是什么问题,原本对于樊稠还有张济,郭汜等人生出的不好心思全部掐灭了。

    当天夜里李傕就将郭汜请来,摆宴设席,在筵席之上将之前自己干的不太地道的事情都说穿,然后自罚了一缸酒,最后才将钟繇的谋划全盘托出。

    想当初都是在一个锅里面舀饭吃的兄弟,李傕之前虽说做的有些过分,但是说开了还不是因为一个粮食的问题,现在李傕将西凉军所有的问题全部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反倒让郭汜感觉到过意不去,别说李傕有自己的心思,郭汜,张济,樊稠哪一个没有?

    “阿多,我李傕对不住弟兄几个。”李傕喝的有些舌头大,不过现在心头无忧之下,原本的心思都抖了出来。

    “稚然,兄弟也知道你的不容易了,我们哥几个也有错,喝!”郭汜晕晕乎乎的咧着嘴说道,“不过哥几个都是一起造过反的兄弟,怕什么!天塌了,老子还有兄弟,干了这碗,以前的不愉快就都过去了!”

    “干!”李傕咧着嘴傻笑,和郭汜一碰碗就滚到桌子下面去了,酒都没进嘴。

    “哈哈哈,稚然,你醉了,你醉了……”郭汜抬起手大笑,酒洒了一身。

    另一边迷迷糊糊的李傕,在听到郭汜的话,嘴里面嘟囔道,“我没醉。”手上挣扎着就要爬上桌子。

    次日。原本拜见李傕之后就该上路的司马朗等到巳时的时候才见在李傕正厅见到联袂而的出李傕和郭汜。

    “这个就是司马贤侄是吧,长得不错!”郭汜搂着李傕的脖子笑呵呵的说道。

    “司马伯达见过郭将军。”司马朗当即躬身一礼。

    “稚然,这次我也率兵前去。我们西凉军以后到底是吃干还是喝稀就看这一次了,岂能让马腾和韩遂两个羔子给乱来,他们要是有任何意见,兄弟我就将他们脑袋摘了!”郭汜松开李傕的脖子看着李傕说道,他的长远眼光不怎么样,但是战场带兵绝非一般武将可比。

    要说昨日之前郭汜不敢出长安,生怕自己出去之后再也回不来。但是现在嘛,老兄弟开诚布公将一切都说了出来。不说现在不知道这件事的张济和樊稠,就说他郭汜,现在绝对放心李傕,这可是为他挡过刀的兄弟!

    “这个。也好,你此去也好将所有事情给老张和老樊说清楚,不行什么错误就往我脑袋上推,别再像之前一样生了隔阂,至于马寿成和韩文约,不听话就将韩文约弄死算了,马寿成留上。”李傕想了想说道,不过好在他还有的点远见,知道杀马腾的话。扶风一带的羌人必然会心有怨言,虽说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没必要啊!

    “好。我听你,老子带一万二千铁骑去好好收拾他们一顿,至于老张和老樊,其实这都没什么,哥几个之前不知道你也挺难做的,现在知道了都能理解。所以你就将心搁在肚子里,我们四个怎么说也都是用一个马勺舀饭吃的兄弟。想当初战场上互相挡刀的事情也不是没干过。”郭汜一拍李傕的肩膀大笑道。

    随后可能是担心李傕心中还有芥蒂,于是一扯外袍,丢在司马朗身上,指着自己胸前的伤口,“你看这刀伤,看这箭伤,还有这枪伤,我给你们三个挡了不少次刀,到时候他们两个说你不地道,你将衣服一脱,看在那些伤口上他们也会放下芥蒂,这都不是事!”

    李傕看着傻乐的郭汜,又看了看身上一道道的伤痕,不由得想起当初从西凉小卒一步步走到现在得艰辛,“哈哈哈哈,你说得对,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也是!”

    说着李傕将衣服一甩,也丢到司马朗的脑袋上,顿时司马朗窝火无比,什么时候他一个顶级智者居然被人当作衣架子。

    李傕指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大爷的,我给你们也挡过不少刀子,带上粮草赶紧去帮老樊和老张解决了麻烦,对了我给伯渊将封赏也弄好了,你看看。”说着将司马朗怀里的那个诏书抽了过来,递给郭汜。

    “你个渣滓,欺负我不识字啊!”郭汜看都没看就丢给李傕,然后将外袍重新穿上。

    “忘了,不过你到时候拿给老张就行了,你看老张那个情况就知道。”李傕笑了笑说道,然后将诏书塞给郭汜,而郭汜也是满不在乎的收到自己的怀里,对于他们两个来说诏书什么的没了可以在再要的……

    在之后的路上司马朗几乎没机会表现出自己的能力郭汜就已经领着自己的手下进入了长平观,而樊稠和张济对于郭汜的到来极为的不解。

    “张伯渊听封!”郭汜看到迎接自己的张济和樊稠呵呵一笑,拿出诏书,倒着打开都没注意到,乐呵呵的准备宣读,然后在张绣等着宣召的时候,郭汜哈哈一笑将诏书丢给张绣,“伯渊,你也知道你叔父我不识字,这东西是稚然给弄得,你自己看看就行了,回头我给你将印绶补上就行了。”

    张绣大略扫完整个诏书之后心中狂喜,宣威侯,破羌将军,就连一旁的张济看到诏书都微微有一点异色,他也没想到李傕居然会给这么高的封赏,这对于现在已经开始闹得不开心的几人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好了别看了老张,老樊,我有话给你们说。”郭汜跳下马笑着说道。

    “走走走,进帐篷!”樊稠和张济相互对视一下皆是微微有些担心。

    郭汜进帐之后将自己的铠甲还有外袍直接甩地上,指着自己一道伤口问张济,“老张,兄弟我这个伤口怎么来的你知道不?”

    “金城之战,帮我挡了羌人一枪。”张济想起当初的情况心有嘘唏的说道。

    “老樊,我这个伤口呢?”郭汜指着接近自己心脏的一个小眼一样的伤口问道。

    “北地一战帮我挡了羌人神射手的一箭,你当时差点死了。”樊稠感慨的说道,当初兄弟几个都是从沙场走过来的,身上的伤口有不少都是为给别人挡刀,“当时若不是伯渊和稚然拼命干掉了羌王,我们都死了。”随后就是一阵萧索的笑声,当年,今朝,物是人非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票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