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 拜您为师

    “喂,我怎么感觉伯言好像让你蹂躏了一般?”陈曦扭头看着神色淡然的诸葛亮问道,总觉得诸葛亮现在得神情有些像他走神未免别人发现时做出的淡漠。

    “我在船舱外看乾坤大略,他也跟过来看,结果这本书我看了数十遍,其中精要差不多都明白,与其说是看还不如说是翻,结果他说我不懂,然后我们聊了一会儿天他就成这样了。”诸葛亮无所谓地说道,那本书他已经给陆逊了,那种中间废话多,但是精华也够多的书诸葛亮自然知道是谁编写的。

    “哦,让我想想那本书我写的都是些什么吧。”陈曦望了望天想想自己那本挂名乾坤大略的书写的是什么之后说道,“那本书挺适合你的,不过他应该不适合吧。”

    诸葛亮听的眉头一皱,自己写的书都有些想不起内容,若非此书确实精妙诸葛亮都想打作者了。

    “他也适合。”诸葛亮瞄了一眼陈曦说道,“至少当时我和他聊的时候他对于兵法战略有着自己的想法,虽说很幼稚,很不成熟,但毕竟是自己的感悟,很有想法!”

    另一边陆逊虽说正在仔细阅读那本从诸葛亮手上套来的盗版的乾坤大略,但是在陈曦过来的时候却不由自主的分心二用,竖着耳朵听诸葛亮和陈曦的谈话,对于诸葛亮的话他是越听越不是滋味,当然对于能写出这本书的陈曦他还是很敬佩。

    “他适合法,你适合略。你应该学如何揽天下大势,如何知成败得失,怎么去逐鹿问鼎。怎么去扭转乾坤。”陈曦皱着眉头说道,他感觉自己是不是将诸葛亮养歪了,“我那本书讲的应该是那些吧。”

    “您自己写的书,您不知道啊。”诸葛亮无奈的询问道,“真亏您敢写出来。”

    “写的多了,谁记得那么清楚,书名都是随便找了一个合适的按了上去。”陈曦毫不介意的说道。

    诸葛亮苦笑着点了点头。也没再用尊称,“你那本兵书写的的确是如何去揽天下大势,如何知成败得失。如何去逐鹿问鼎,但是你写东西的习惯写着写着就跑题了,后面就开始闲扯起来民政,总之这本书很不错。”

    “哦。那就没问题。你适合这种类型,我没记错的。”陈曦点了点头说道,他就记得没给诸葛亮乱看书。

    “揽天下大势于怀,逐鹿问鼎,扭转乾坤,这些应该是子川最擅长的吧。”诸葛亮想了想说道,“子川疏于把握细节,或者直接应该说懒得去做那种细致的事情吧。很多东西都是一个大概。”

    “哈哈哈。”陈曦干笑道,太细致的事情他确实不擅长做。至于所说的揽天下大势于怀这种,貌似真是最擅长的了,没办法,从开始有大势的脉络可抓,到现在已经勉强能压住四方,让局面朝着他所规划的方向走去。

    “所以我想学你最擅长的东西。”诸葛亮笑着说道,“所以我很喜欢那本书,而且我感觉你所擅长的东西也是我最应该掌握,同样也是我最感兴趣的东西。”

    说这句话的时候诸葛亮盯着陈曦,眉眼之间流露出一种希冀,陈曦对于大势的掌握让诸葛亮艳羡,对于陈曦那种疏懒的行为感觉不满,在诸葛亮看来陈曦明明有着无数的手段,却因为嫌麻烦而疏于施展。

    “我也要学!”陆逊猛地跳过来说道。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教。”陈曦打着哈欠说道,这次可没有胡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教。

    “我跟着你就行了,我自己会去学的。”诸葛亮平静的说道,“一直以来我都是自学的,又不懂得地方我会问你,时间久了也就会了。”

    “伯言你大概不适合学习这种,孔明心思缜密,修习略比较好,你的话学习法或者术比较好,你们各有胜场,孔明在思维缜密上太有优势了。”陈曦扭头看着陆逊说道,话说陆康不知道什么原因依旧给陆逊赐字曰“伯言”,该说真是够神奇,不过加冠的话还需要等到泰山。

    “我要学。”陆逊眼神坚毅的看着陈曦说道。

    “你的才智主要点的就不是这个。”陈曦皱着眉头说道,他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他知道这群人的发展方向,不会让他们事倍功半。

    “我要学。”陆逊看了一眼神色自若的诸葛亮开口说道,【他都学了,我要是不学,差距肯定会越来越大的。】

    “让他学。”诸葛亮平静的开口道。

    “他跟你不一样。”陈曦不满地说道,这小屁孩怎么这么不懂事,诸葛亮居然还在旁边呐喊助威,眼见陆逊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陈曦也有些头疼,毕竟要是直接将陆逊撵走的话,恐怕以后都不好相处了,死倔的小孩子就这么一点特别麻烦。

    “勤能补拙,一百滴汗水不如一点天赋,鹤立雪上,愚者见鹤,智者见雪,禅者见白。”诸葛亮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陈曦自顾自地说道。

    不明所以的陆逊听见诸葛亮的话先是不满的看了一眼对方,随后瞪着眼睛看着陈曦。

    “好吧,你也跟着吧。”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诸葛亮的意思陈曦算是明白了,同样的东西不同的人领悟会得到不同的结果,而诸葛亮的意思就是既然陈曦那么闲,一个故事都能解释出一堆相互冲突的意思。

    这还有什么问题,大不了给他诸葛亮解释符合诸葛亮心性的意思,给陆逊解释符合陆逊信念的意思,反正他们两个领悟出来的东西肯定是不一样的,两个都是对的,教导的时候分开教授不就行了。

    “多谢老师!”陆逊第一时间跪下对着陈曦三叩首,直至一脸尴尬的陈曦伸手将其扶起来。

    诸葛亮斜视陆逊,随后转过头来有些犹豫,最后叹了口气摆了摆手,“突然发现我占了你好多便宜,要不我也拜你为师算了。”

    “别。”陈曦赶紧将诸葛亮拦住,“别闹了,我都够头大了,伯言算是我没反应过来,你再捣乱的话我真就头疼了,唉,伯言你为什么要拜我为师?”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票票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