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 就是在捣乱

    曹军粮食的危急算是解除了,但是兵力的问题却没有一点办法,荀彧原本还派人前去和鲁肃谈谈该如何赎回他们的士卒,结果鲁肃表示宁可将那群士卒养着也不让曹操赎回去,这就彻底没办法了,不过正因此荀彧也算是对于兖州士卒的家属有了一个交代,非是他们不愿意赎人,只是刘备不给他们机会。

    “诸位说说吧,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畅所欲言,现在我们已经到了很危险的时候了。”荀彧叹了口气说道。

    荀彧自己的计划把握性也不大,主要是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详细做计划了,来不及了,如果他们不能恢复的比吕布更快的话,不久之后可能就没有曹氏了。

    没人开口,荀彧扫了一眼众人,除了繁钦皆是眉头紧皱,于是一指繁钦,“休伯你先来吧,看你神情自若,怕已是良策在胸了,说来听听。”

    “我们投降给刘备怎么样,你看,刘备现在做的多好的,我们的目标是匡扶汉室,刘备的目标也是,大家都是,志同道合,多好的,而且我们双方合二为一实力大增,匡扶汉室的路就好走很多,怎么样?”繁钦扫了一眼众人,然后一改其嬉皮笑脸的神色快速说道。

    “休伯,你可是主公之臣!”程昱双眼冰冷的看着繁钦,那种神情恨不得将繁钦拆成一块一块的。

    在场之人若说谁和刘备不能调和。程昱绝对是首当其冲,在他看来刘备那套伪善的理想根本没有办法贯彻,就算有陈曦的存在不缺钱粮。但是刘备那种公心能一直贯彻下去吗?他手下的文臣武将还有他自己能眼睁睁的看着有一天自己的家族滑入深渊再难崛起吗?人都是有私心的,天下大同是何等的可笑!

    “我更是汉臣啊!”繁钦也不是吃亏得主,微笑看着程昱,完全没有一点的畏惧。

    “刘玄德此人狼子野心,如此收买人心之下,不知道天下一统,江山属谁?”戏志才平静的接过话茬。

    “天子姓刘。”繁钦嘿嘿一笑。满不在乎的说道。

    荀彧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休伯,别闹了,我们和刘玄德很难统合的。”

    戏志才低头笑了笑,他就知道繁钦会回答“天子姓刘”。不过这句话肯定会撩拨到荀彧心中的根深蒂固的保皇思想,如此一来更是没有可能了。

    说来也怪,别的汉室忠臣,忠的是汉,而非是某一个皇帝,而荀彧虽说也非忠某一个皇帝,但是他却将汉局限在当代的皇帝上。

    这也是荀彧为什么会忌惮刘姓宗室的原因,因为宗室在汉室的继承法之中是拥有继承权的,这就导致要是刘姓宗室匡扶汉室之后。废帝登基是合情的,但这在荀彧看来是不合法的,旧皇未死。新皇废帝,这妥妥篡逆!

    正因为这样荀彧对于刘姓宗室很忌惮,别的人要是匡扶汉室成功,登基那是不合情不合法的,皇帝还是皇帝,所以算是匡扶成功。要是刘姓宗室,皇帝不出意外绝对换人。这算是成功?

    繁钦一怔,随后低头略一思付就明白了是什么情况,自己貌似不无意间触碰荀彧的禁忌,于是耸了耸肩,无所谓的坐下,只是莫名之间望了一眼低头的戏志才。

    【我总感觉戏志才很危险,而且我的精神天赋也在抗拒我停止,戏志才这家伙怕是没给我说真的吧,不过想想也对。】繁钦面带微笑的想到。

    “我们现在只能借助外力了,不管反噬与否,借助世家私兵如何。”陈群试探道,总是这么一群人不说话也不是事,“只是这其中要解决的事情也是不少。”

    “长文此法不错,我们这里世家不少,大的世家两三千私兵还是有的,给他们许愿将私兵捐上来,高层统帅是我们,到时候……”繁钦比划了砍头的动作,“随后再将这些家族全部灭掉,钱粮兵我们都有,这个方法不错。”话说间繁钦拍手赞道。

    戏志才眼皮狂跳,繁钦这话虽说狠辣,但是不失为一个好方法,更何况现在是没办法。

    “休伯,住口!你繁家让你来我主麾下难道就是为了给我们捣乱?”陈群不满的说道,他刚刚已经瞟到了程昱和戏志才跃跃欲试的神情,他就没打算那么干,但是被繁钦这么一解释,戏志才和程昱两个狠人在没有办法的时候绝对会这么干,到时候他陈家就别混了。

    “好吧,你说怎么办?我这方法还是不错的。”繁钦无所谓地说道,他就是在捣乱,但是他只是在合理的捣乱罢了,毕竟他也确实在给曹操思考。

    “我们……”陈群张了张口,随后就说不下去,怎么说?说是我们许下条件将私兵借上来,渡过难关,然后给世家好处,开什么玩笑!

    戏志才和程昱那种跃跃欲试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尤其是戏志才寿命不足三年,现在他绝对能干的出来那种干掉世家,然后将错往自己身上一背,让曹操踩着他的尸体踏上王霸的道路,这种事情戏志才干的出来!

    荀文若叹了口气,“休伯,别闹了,西进的事情怎么样了,我要结果,过程不用说了。”

    “……”繁钦面色抽搐了两下,荀彧最后还是选择了一搏吗,就现在曹操这半死不活的情况,胜率不足不足半成吧,这已经不是魄力了,而是找死吧。

    “我不看好,西进这件事若是徐州之败我举双手赞同,但是徐州大败之后,我军的实力,别说是强取司隶压服董卓余孽,这么说,我们能不能进虎牢关都是问题。”繁钦没有和荀彧对撞的想法,直接就将他一直在做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现在得曹操太弱了。

    原本荀彧的想法是缔造已经打下了蜀地的战国末期鼎盛秦国的版图,可以说没有徐州之败,现在荀彧已经入司隶锁了函谷关,崤关,重开郑国渠,屯良田四万顷,一边屯积粮草,一边坐在三关之上淡看袁刘之战了。

    说实话,荀彧在宛城玩竭泽而渔就是为了给一步登天做准备,毕竟到时候宛城这些地方还要丢出去,还不如利用到极致,到最后肉吃完,骨头撇出去还能引起一番争夺,给他们争取更多囤积底蕴的时间,结果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票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