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 悲剧的曹操

    不管刘备怎么说,那群人都认为刘备确实是一个宽宏大量的奇人,并没有别的君主那种让人琢磨不定的心性,这样一来不说特意琢磨刘备的心思,至少以后安全是有保证了,不用担心被记恨。

    刘备扯了扯嘴,对于贾诩等人恭维的话根本不鸟,他现在就想说一句陈曦给他讲的小知识还真是有用,什么高深莫测,手下众志成城团结在自己的身边不照样是实力大增吗,何必装高深莫测,到最后双方误解越来越大,再也没机会开诚布公,不死上一方不能止。

    【子川的方法总是有特效的,正如他所说的上位者只要开诚布公,将一切对错说开,其实很多会造成双方误解的事情根本不会发生,更不会因为误解越陷越深最后再难复当初君臣相携的场面了。】刘备缓缓的吐了口气,看现在的情况就不得不承认陈曦说的很有道理。

    【帝心难测,帝心难测的后果就是帝王无一个人能理解,君与臣之间永无和谐,臣子永远担心自己会莫名其妙的死掉,君王也会时不时生出臣子是不是对于自己的位置生出了兴趣。】贾诩望着刘备的背影默默地想到。

    刘备的举动对于贾诩的触动最大,毕竟他自己就属于那种有被害妄想症的臣子,与其说是善于自保,还不如说是总是在担心什么时候他会被莫名其妙的除掉,而刘备开诚布公的谈及此事。让贾诩轻松了很多,不说完全消除他那种莫名其妙有一天死掉的想法,至少也让贾诩安心了很多。不再将太多的精力放在自保上。

    兖州,陈留,曹操在吕布退走之后形势并没有多少好转,虽说袁术因为儿子快死了的缘故已经没心思和曹操争夺南阳了,但是曹操很清楚一点,不论是吕布还是袁术都不会放过自己的。

    一旦吕布粮草稍足,陈宫绝对会建议吕布灭曹。就现在这个形势陈宫和曹操之间根本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非得一方倒下不可。

    同样袁术那一边。曹操已经对于刘表失望的一塌糊涂了,空有荆州虎将黄汉升,荆州良臣蒯异度,打兵力空虚。大将纪灵被调走的襄阳居然大败而归!损失辎重粮草无数,简直就是猪队友,袁术之前败于曹操的损失大半物资都在刘表身上捞了回来。

    其实曹操因为实力大损,又被吕布,袁术四下齐攻,根本没有渠道获取襄阳准确的情报,否则的话他就会明白刘表输的一点都不冤,当真是技不如人。

    廖立虽说不是非常的擅长军略,但是他的脑子够数。有心算无心之下,将蒯越从头玩到尾,一场大胜之后连开始不服他的张勋。李丰,蒋钦等人也对廖立敬佩非常!

    就如同周瑜当时估计的那样,廖立靠着这么一场大胜,轻而易举的以白身获得了襄阳一干守将的尊崇,而蒋钦则是用武力获得了襄阳守将的认可,周瑜所构思的边角棋盘连天下的方式已然有了几分可行性。

    繁钦坐在府衙看着在上面发号施令的曹操。他知道现在曹操非常的烦闷,当初的大好形势。让他一招错漏给全部毁灭了,现在他们曹氏如果不能在短期恢复实力的话,搞不好他曹操历尽千辛建造起来的基业就会就此崩毁,而他曹家搞不好也需要隐姓埋名渡过一生了。

    曹操离开之后荀文若在众人走光之后,带领着一干谋臣开始处理政务,形势再坏也需要过活,不能别人还没打过来,自己内部就分崩离析了是吧,虽说因为曹操的失败,现在曹军内部已经有很多人生出了异样的心思,但是这核心的几人并没有动摇自己的意志。

    “休伯,之前看你神情自若,可是有什么好主意?”荀彧走到打瞌睡的繁钦身边问道。

    “没,只是在幻想我侄子什么时候出生。”繁钦随意的开口道,他在曹操这边本身就是当一个吉祥物,按时领工资,能迟到,迟到,能早退,早退,没工作就趴在那里睡觉,他属于荀彧的麾下的直属文臣,就算看不惯也没人能逾越过荀彧去管他的。

    戏志才,程仲德对着繁钦怒目而视,现在留下来的这群高级文臣他们两个最看不惯的就是繁钦,不过碍于荀彧并没有找过繁钦的麻烦。

    “诸位坐吧,我有一事与众位商谈。”荀彧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再清楚不过繁钦的心思了,没人能强迫他的。

    戏志才,荀攸,程昱,陈群,司马朗,繁钦一行人神色平静的入座,时隔这么久荀彧这么郑重的将他们这些人在散会之后留下来,想来已经有了破局之法了。

    “现在的形势诸位也都清楚,我军猛将不缺,然则兵力不足,一旦吕布卷土重来怕是很难挡住,练兵一事短时间也无法完成。”荀彧神色自若的开口道。

    荀彧现在很无奈,曹操这形势就跟打完长平之战的赵国一样,良将有,良臣也有,但是没兵了,陈留能守住和当初邯郸能守住实际原因都是一样的,敌方没粮了。

    不过现在曹操比赵国好的一点在于,至少本土还是有人的,只是需要一年才能训练成军,不过曹操可惜的是没有那么多时间,他的旁边全部是巴不得他去死的敌人,毕竟从一开始曹操就是各种打,将四周打服了。

    “粮食问题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非常的严重,卫家已经从川蜀进行了粮食的购入,走江水,只要我们一直握有宛城,粮食问题不是很大。”荀彧说了一个好消息,戏志才等人瞬间振奋了不少,只要有粮食那就一切都好说,今年的蝗灾对于兖州的破坏非常的严重。

    荀彧说这话的时候心中也是无奈,卫家之所以原谅了曹操,实际上更多是因为曹操亲自登门拜访,卫兹又是曹操的脑残粉,这才算是将之前的屠杀一事勉强揭过。

    不过卫家却也明言如果再进行这种无理由的屠杀他们不管原因如何也会迁走,看得出来这些大世家对于自己的清名还是很看重的。

    正因为揭过了这件事,两个卫家才联手调运他们在川蜀本地建立的粮食商行储存的粮食,走水运送往宛城,然后由宛城送往陈留,以解曹操的粮荒。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票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