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二章 终归需要有人负责

    贾诩直接被吓住了,刘备直接不顾及形象的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说法正在泰山被当作吉祥物,他本人有时候也会有些犯二,甚至于刘备都会有事没事给法正找点事情磨练一下,但是不可否认法正是天才,话说要不是天才的话,自上往下这么多人谁会闲的无聊去给法正找事情做,或者制造点棘手的事情让法正练练手。

    “我觉得是你这句话将陆家吓到了,他们就算原本想要搬家,也会被你这不靠谱的言论吓到,然后好好去思考一下该不该来的问题。”贾诩吐了口气郁闷地说道,“不要乱许愿,有些话说出去,反倒会让人动摇的。”

    “我说的是实话,你没见过陆伯,呃,陆逊那小子啊,这么说吧,你没见孔明之前会认为这个世界有那么聪明的人吗?”陈曦叹了口气说道,“陆逊就比诸葛孔明差了一点点,也属于奇才级别的人物。”

    贾诩和刘备面面相觑,他们都见过法正,也都见过诸葛亮,第一次见到法正的时候,贾诩就觉得这少年很有前途,很不错,是个奇才。

    等见到诸葛亮出现之后,贾诩虽说不怎么和诸葛亮接触,但是也能感觉到诸葛亮的心性明显要比法正好的太多,就连智力各方面也都略胜于法正,这就是一个天才》 ,果然是他以前见识太少了……

    “陆逊要真是你说的那样,那陆家的价值就更高了。中层可以培养,但是最顶层的除了该有的培养,还要有足够的天赋。”贾诩叹了口气说道。“不过你也不该说出那句话,过犹不及。”

    “陆逊真有孔明那种材质?”刘备很明显有些怀疑,他对于诸葛亮的欣赏比法正更多,毕竟法正的个性实在有些奇葩,虽说刘备对于法正很宽容,但是人啊,就是怕对比。一比较就什么都出来了。

    “就算没有,和孔明受同样的教育的话大概不会有几分差距的。”陈曦叹了口气说道,陆逊倒霉的就是小时候东躲西藏的一段时间。否则的话好好教育未必会比诸葛亮差多少,不过就是不知道心性如何。

    “再发函一封,邀请对方过来吧,最近豫州。扬州的交界有些不太平静。”贾诩想了想说道。陆家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贾诩都觉得有邀请的必要。

    “我让兴霸和子义在青州事了之后便去庐江换新的战船,顺带让兴霸给陆家带了几句话,如果对方愿意来也就来了,要是不愿意,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陈曦点了点头说道,这些事情他已经给甘宁交代过了。

    “如此便好,所料不差的话,青州之战大概会在数日之内结束。想来比之上一次百万黄巾出青州更为容易,管亥啊。确实是一个义贼!”刘备点了点头,想起青州之战不由得又提起了管亥,神色多了一抹欣赏。

    “放心,关将军三刀见血,但是结果和虎牢关一样,只要关将军说是死了,就那种尘土飞扬的情况谁又知道事实?棺椁准备好,管亥往里面一丢,以后改头换面重新做人就行了,这种义贼也是少见。”陈曦无所谓的说道。

    “这件事大概会令天下诸侯侧目,不过如此一来,之前宣高那件事算是彻底被掩盖过去了,黑山军那边就更好处理了。”贾诩叹了口气说道,这次真成铁证了,以后就算有人说第一次黄巾出青州就食是刘备设的局也没有办法证明了,管亥将这件事变成真的了。

    “有时候一时的血气之勇足够让很多懦夫成为英雄。”陈曦面带微笑地说道。

    “我发现你也挺狠的,青州黄巾,黑山黄巾,同样是黄巾,但是青州黄巾渠帅为了黄巾舍生忘死,道火传承,而黑山黄巾不觉得羞愧吗?”贾诩看了一眼陈曦冷笑着说道,这一件事能操作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关羽距离北海只剩一日的路程了,整个黄巾大营一片的欢呼,而管亥也已经彻底的放心了,廖化给他带来的消息让他非常的满意,他已经可以无怨无悔的接过大头领的荣耀了,而不再是之前那样有名无实的大渠帅了。

    “大帅,我等还有两日的余粮,不如今天饱餐一顿如何。”管承嬉皮笑脸的看着坐在主位上的管亥说道。

    “放开肚皮吃的话怕是不行,我们这群人食米一斗怕都不够,要是给所有人敞开吃今天都熬不过去,继续蒸馒头吧,一人两个。”管亥平静的说道,“我召集你等前来有些事情想要通知你等,我怕事后你们做出一些不狼的事情,提前给你一天时间作为缓冲。”

    “大帅说来听听,我们能做出什么不狼的事情。”江宫站起身来一拍胸脯大笑道,随后一群人渠帅也都七嘴八舌的调笑了起来。

    “诸位弟兄稍安勿躁。”管亥低沉的声音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耳边,顿时一群人皆是停止了呼喊,随便的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准备倾听管亥要说的话。

    “我和泰山方面谈好了,我们黄巾投降之后该有的一切都有,你们愿意当兵的可以转入军职,或是屯长,或是军侯,不愿意上战场可以和普通的弟兄们一样去开荒种田,军职方面泰山对于你们会一视同仁,不会因为你们出身薄待你们。”管亥平静的将关羽承诺的一众待遇全部交代了一遍,听的一干黄巾渠帅喜上眉梢。

    看着帐中众人的欢呼,管亥面上也多了一抹笑意。

    “大渠帅,您呢?”什么地方都少不了聪明人,在管亥将关于黄巾待遇的部分交代完,绝大多数黄巾渠帅欢呼雀跃的时候,司马俱和黄邵对视一眼面色苦涩,而管承则已经跪在了地上。

    “总有人需要为这件事负责,当初的大头领选择以死亡保全百万黄巾,现在该轮到我了,现在我就是来通知你们,不要像傻瓜一样为我殉葬,也不要为了我而对泰山生出不满。”管亥平静的道出了自己目的,话音虽轻,但是对于这群喜上眉梢的黄巾渠帅没不亚于晴天霹雳。(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票票~2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