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岂能让你曹操如此忽悠过去……

    刘备一阵沉默,“既然如此将此事于陶公述清,并且将曹豹的质问信一起送往下邳,并且告诉陶公我不会干涉徐州其他事物,击杀曹孟德之后我将退回泰山。[”

    “喏。”李优平静的说道,【玄德公也注意到了陶恭祖和他的隔阂了,没办法,人世颇多无奈。】

    “既然如此继续从泰山调集物资,就地安营扎寨,收纳流民,以郯县为中心建造居所。云长,翼德,兴霸,子健,各自领兵三千,于四方对屠杀徐州百姓的暴徒进行绞杀。”刘备既然下达了命令也就不再顾及这是否是在挑衅徐州的本土。

    “喏。”关羽等人起身对着刘备一礼,然后也都退出郯县府衙,准备各自领兵去斩杀暴徒,收拢流民。

    “子川,你说曹孟德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只留下几个谋臣之后刘备面带迷惘的看着几个文臣问道。

    “不知道,但是以曹操为人宣泄了胸中怒火也会停手,毕竟他也算是心性坚定之人,不会真的为了杀戮而杀戮。”陈曦低着头说道,对于曹操他有些琢磨不准。

    “怕是没有这么简单。”郭嘉最近一段时间被看得很紧,酒不准喝了,美女不准碰了,五石散直接被没收了,按照郭嘉自己的说法,活的连狗都不如了,不过很明显精神好了很多。

    “说来听听,我也怀疑这里面有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可惜到现在为止。文和没有收到任何线报。”陈曦看着身型消瘦,但是两眼炯炯有神的郭嘉说道。

    “我们有徐州的情报,而且是准确情报。那就是陶恭祖欲送徐州给曹孟德,而曹孟德屠了徐州,这件事自然作废了。”郭嘉说这话的时候冷笑连连。

    “更为重要的一点我们可以确定曹孟德并不知道陶恭祖对于自己的态度,否则的话只需要遣使质问,双方一对峙,以陶恭祖的现在得思维方式,必然会放开徐州。直接交给曹操,至于现在的话,我有把握保证曹孟德已经从其他渠道获得了这个消息。而且是准确消息。”郭嘉面色平静地说道,这个消息是他猜测出来的,但是结合现在曹操的情况,可以说是十之七八。

    刘晔瞬间走神。隔了好久之后站起身来说道。“我可能明白曹孟德想法了,奉孝说的有理,曹孟德现在有很大可能得知了那个消息,而他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挽回这件事,原本以曹孟德心性就算是宣泄了心中怒火,也只会当作没看到百姓,不可能进行赈灾的。”

    “对,赈灾。这件事对于曹孟德来说太过诡异了,不是看不起曹孟德。按照他的心性应该不会对于这些之前的仇人赈灾,最应该的举动应该是驱赶。”贾诩接过话茬说道,随后面色一黑,郭嘉一众谋士看到贾诩的面色,仿佛醒悟了一样,皆是面有愠色。

    “怎么了,子川。”刘备一脸不解的看着手下一干谋士,随后点名道。

    “曹孟德可能想将此事扣到我们头上,而且曹孟德真的有陶恭祖要将徐州送于自己的证据,那么一旦陶谦故去,我们就被动了。”陈曦苦笑着说道,“当然这个是我的猜测,毕竟百姓知道的实在是太少,曹孟德此举足够将整件事遮掩过去,而且正如文和所掌握的情报一样,曹孟德现在也知道了有人推波助澜。”

    “扣到我们头上不至于,除非我们现在去见陶公,并且陶公送徐州于我们,而且随后便去世了。”郭嘉打开扇子遮住面上冰冷的笑意,“虽说看似不现实,但是如果真的到了徐州,这件事很有可能发生,不管是曹操还是徐州本土世家都有极大可能促成此事。”

    “那就洗不清了。”刘晔一脸无语的说道,“只要那个时候曹孟德能拿出真凭实据,再加上现在收拢民心的举动,我们就不是被动了,而是悲剧了,所以在没有掌握曹孟德到底是如何获得消息之前,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和陶恭祖接触了,一旦出了意外,那真就麻烦大了!”

    “这是谁出的计谋啊,这么阴损。”陈曦皱着眉头说道,“信息不透明导致的百姓很难真的了解到事情的真相,甚至于我们对于曹孟德屠杀这件事也只能以猜测为准,毕竟我们也没有证据能证明曹孟德到底屠杀了多少人,最过分的是其中还有别的势力也在进行屠杀。”

    “遣使质问曹孟德吧,就当是战书了,不管如何徐州百姓流离失所的确是是他导致的,赈灾与否也不过是在赎罪罢了,虽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是不代表知错改错就是没有错,如果那样的话要法律,要军队干什么?”刘备拍板说道。

    看得出来和之前闹着一定要灭掉曹操的颠狂比起来,现在的刘备已经冷静了很多,在刘备的想象当中曹孟德可能的确进行了屠杀,但也不过是泄一时之愤,毕竟在刘备的记忆中曹操还是那个虎牢关下为了天下苍生,为了天子甘愿孤身犯险,追袭董卓的曹孟德。

    “也好,主公说的有理,遣使质问吧,我们大军抵达东海这么长时间驻足不前的消息曹孟德肯定是收到了,也没有必要为一时之愤失了风度。”贾文和开口道。

    “玄德公,在遣使质问曹孟德之前我觉得还是先让玄德公清楚一点。”陈曦有些头疼的说道。

    貌似刘备以为曹孟德只杀了千八百人,准备质问一下曹操,只要曹操给一个交代,愿意收拾残局,这件事刘备也就准备揭过。

    毕竟曹操在兖州等地这么长时间的努力,确实也证明了自己是能臣一员,并且不同于袁绍,袁术的狼子野心,刘备的记忆还停留在虎牢关下志同道合,相约匡扶汉室的曹孟德身上,而且就现在的表现而言曹操也确实是知错改错了,刘备虽说嘴上说的很凶,但是口气已经软了很多。

    刘备希望曹操能做出更大的功绩,和他一样为匡扶汉室所努力,所以打算迁就一下曹操。

    至于刘备心中逝去的那千八百人,只要曹操给出活人适合的安排,刘备可以当作没看到,曹操毕竟是在报父仇,父仇啊,这是一个杀人都能合理遮掩的借口,而且这个借口在以孝治天下的汉朝已经用了四百年。未完待续。。

    ps:求票票求推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