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祥瑞与婚礼

    第三百三十一章   祥瑞与婚礼

    陈曦穿着纯黑色绣着金线的绸袍,带着冕冠驾着车缓缓地朝着朝着繁良那里前行,这一身衣服仅仅是列侯的常服,本来按照婚礼的僭越一等的做法,陈曦穿的应该是诸侯服饰,不过在陈曦看来与其穿李榷和郭汜送的诸侯服袍还不如穿陈兰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列侯服饰。

    “子川,恭喜了。”冬日的阳光照射在身上温暖无比,四周围绕着认识不认识的人恭贺的声,陈曦已经彻底淹没在其中了,只剩下不断的感谢。

    “咦,这是什么?”就在陈曦穿过中央准备拐入小巷子的时候,一个桃子从天上而降,落到了甘宁的手上,而这一个桃子就像是预告一样,众人抬头的时候,天空已经有不少的桃子落了下来。

    “哈哈哈,蟠桃!”甘宁大笑一声,第一时间跃入空中,伸手将数个桃子捞在了手上。

    “岂能让兴霸专美!”太史慈眼见甘宁飞身而起,原本的惊骇全然消失,于是一跃而起,朝着那些桃子的方向伸手,随后不论是关羽,张飞,还是华雄,许褚,亦或是武安国,典韦,只要拥有实力的全部飞身而起,抢夺空中落下来的桃子。

    短短一瞬间,原本从天而降的桃子全部就被抢夺一空,看着手上绒毛未衰的蟠桃,接手的众人皆是一愣,这个该怎么处理,天降祥瑞?

    不等他们思考该怎么处理。只见纷纷扬扬的桃花已经如同花雨一般飞落来下来。

    “祥瑞啊!”也不知道是谁一声高叫,众人皆是一怔,随后便是此起彼伏的恭贺刘备的声音。就连陈曦也穿着一身服袍对着刘备恭贺了起来。

    那些前来观礼的诸侯使臣在见到这一幕皆是一愣,尤其是陈群在第一个桃子落下来的时候就盯着刘备,他从刘备的脸上看到了震惊,看到了惶恐,也就是说这个祥瑞不是刘备制造的,尤其是典韦也抢到了三个蟠桃更是让陈群大吃一惊。

    等到桃花落下来的时候陈群已经麻木了,木木的看着花雨落在自己身上。就算不伸手他也能感觉到这桃花是货真价实的,等到典韦将一个桃子塞到他手上。然后自己拿着桃子开啃的时候,陈群已经完全相信了这桃花的真实性,实打实的天降花雨。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甘宁大笑着将自己的桃递给刘备。其他的人也同样如此,只有典韦已经啃了大半。

    “你们怎么不吃?”典韦发现其他人都盯着自己在啃桃子,于是抬头左右看了一下,好奇的问道。

    众人皆是无语,而刘备现在也算是反应了过来,大笑道,“既然是天降祥瑞,也没说一定是赐予我刘玄德的,既然如此。我且与众位分而食之!”

    刘备的话让沮授和陈群不由得一愣,只听周遭皆是高呼“玄德公仁德”的声音,默默感叹。刘玄德不愧是白手起家的人物,不说别的,就这魄力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媲美的。

    陈曦一口将他的那一块桃肉吞了下去,然后听着周遭众人吞咽了那薄薄一片桃肉,皆言仙家蟠桃果然极甜,陈曦不由的扯了扯嘴。且不说那么薄薄一片你能尝出来什么,就是吃下去一整个你也尝不出来那所谓极甜的桃肉。他和曲奇种出来的东西,他能不知道?

    吃了“仙桃”,场上的气氛变得更为热烈,四周拥簇的百姓注意力也从陈曦身上转移到了刘备身上,各种赞美之词毫不吝惜的朝着刘备招呼,而完全不知道祥瑞是怎么回事的刘备现在根本没有缓过神来,只能靠着本能应付着众人的拥簇。

    【呵呵呵,玄德公可是真的不知道祥瑞是怎么回事的,所以陈群,沮授,陈登你们也就不要想着从他脸上看出来什么了。】

    陈曦一脸微笑的朝着繁良的方向行进,有这么多人见证的祥瑞,不管你们信不信,治下的百姓都会相信的,甚至于一些崇信鬼神的世家也由不得回去神思。

    “赵将军,你确定撇了地方没有问题吗?”曲奇有些好奇的问着赵云,话说丢这东西要不被人发现,还要丢的准,而且不能损坏,需要的控制力非常的强。

    “没有问题。”赵云摇了摇头说道,“只要是你说的那个方向,绝对一个不落都在那个范围之内,而且也没有坏了的。”

    “如此便好。”曲奇微微一笑,“走我们去参加子川的婚宴,该做的我们都做了。”

    “汉谋,我们这么做有意义吗?”赵云快步跟上问道,他完全不明白这么做的意义。

    “有,君权天授。”曲奇冷笑着说道,“但是又有谁知道什么是天?有机会借用天的力量,为什么不用?”

    赵云沉默,他已经能想象到,自己那些东西丢过去会造成什么情况了,不过他属于嘴非常严的人,正因为这样,既然他答应了陈曦,那么就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件事的本质。

    从繁良那里接回繁简和陈兰,看着两人那娇艳如花的面庞,陈曦默默地伸手,将两人同时抓住,一左一右的带出繁家,然后抱到自己的车驾上。

    繁简在左,陈曦在中,陈兰在右,平静的跨入陈家的正厅,陈群上前开口念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陈曦听得昏昏欲睡,陈群可算是将那一段赞词念完了,之后只要当作背景音乐就行了。

    “新人,请沃盥。”陈家的老婆子穿着一身玄色绸袍,端着金盆,盛满水放到陈曦三人的面前。

    陈曦伸手在清水之中晃了晃手,然后用毛巾擦干,再一次挽住繁简和陈兰,陈群的背景音乐再一次换了一首诗歌。

    “对席,同牢。”糜竺对着陈曦一笑,然后命人将早已准备好的坐榻还有食案搬了上来。

    陈曦从早已准备好的鼎中舀出吃食分给繁简和陈兰,然后三人分而食之。

    “简儿,速度吃,现在不吃,之后就等着饿吧!”陈曦看繁简小口小口的吃着肉食小声的嘀咕道,毕竟古代婚礼是晚上才开始的,中午就没吃饭,等陈曦折腾完不到申时才奇怪了。

    不过这也就是一个仪式,果然还没吃两口,连食案都被人端走了,陈群的词曲又变了一个曲目。

    “喝吧……”糜竺笑着将两个拴着红线的葫芦递给陈曦,酒缸已经递了过来,将葫芦一分为二,先递给繁简,两人喝了一瓢苦酒,随后又将另一只葫芦分成两半递给陈兰,又喝了一瓢苦酒,陈曦的脸都苦成了苦瓜了。

    要知道这个就意味着夫妻同甘共苦,所以越苦越意味着甜蜜,陈曦现在已经苦到心里了。

    缓手将繁简和陈兰耳边的璎珞摘下,然后抬手朝着众人展示一番,到这里实际上便已经算是合法的夫妇了。

    用小刀各自割下一小撮发丝,陈曦没有将自己的分成两撮,而是直接将陈兰和繁简的一起和自己的用红绳绑了起来。

    “礼成!”糜竺欢呼一声(周礼没有拜堂的)。

    “恭喜,恭喜!”随后原本拘束的站在两排的众人直接拥挤了上来,将陈曦围住,而陈兰和繁简则已经被送到了各自的房间,这里的一切都将交由陈曦来应付。(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R580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