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章 人来齐了

    第三百三十章   人来齐了

    在婚礼的前一天简雍总算是跟着刘表的使臣伊籍赶了回来,而甘宁和太史慈也算是连夜奔驰,拉着一车的土特产珍珠,珊瑚,象牙赶了回来,路上还遇到刚刚将刘虞送到长安之后回转青州的武安国。

    话说武安国要不是刘虞那件事情,本应该早早的到了泰山,不过孔融怕路上出意外只好让武安国亲自去送刘虞,毕竟雍州那地方现在已经乱的不像话了。

    等将刘虞送到长安的时候,刘虞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不过看着那群衣衫褴褛的大臣,刘虞很明显有些抽搐,可惜还是被太尉杨彪接走了,目送刘虞几百米,武安国就快速的离开了这个危险的地方。

    之后武安国一路狂赶,总算是在陈曦结婚之前赶到了奉高,他可算得上是关羽张飞华雄他们的熟人,自然华雄看到他们的时候也就少不了来亲自迎接了。

    “哈哈哈,安国,兴霸,子义你们再晚来一天军师绝对会暴怒的。”华雄大笑,看着风尘仆仆的三人说道。

    “哼,我们可是去搞礼物了。”甘宁不满地说道,“给你一颗。”甘宁从怀里掏出一颗小鸡蛋大小的珍珠丢给华雄,“到时候让你见识一下哥们的礼物。”

    甘宁已经俗气到家了,不过败家子砸钱的气势也是让很多人震惊的,就比如华雄,虽说小鸡蛋大小的珍珠不是没在豫州搜刮出来过。但是像甘宁这种和他不太熟的武将直接丢给他一颗还真没见过。

    “子健,收下吧,这东西不值钱的。”太史慈摆了摆手说道。“虽说挺大的,但真的不值钱。”太史慈说着从自己腰上挂的口袋里拿出一颗更大的浑圆珍珠,“那地方经年累月,家家都有,也就我们这些土豹子觉得值钱。”

    华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哪里这么猛,家家都有珍珠。这不是逼着我去打劫吗?

    “所以我很俗气的准备了一斗五颜六色的珍珠。”甘宁一脸得意地说道。

    “五颜六色?”华雄眼睛都快凸出来了。

    “是啊,五颜六色的。那一斗也有我一半。”太史慈觉得原本高雅的自己自从跟着甘宁之后就变得俗气了起来,不过这种事情蛮震撼的,一斗五颜六色的珍珠啊。

    说着甘宁还掏了几个别的颜色的珍珠,“以后有机会带你也去一趟。那地方便宜和贵的东西恰恰相反。”

    “那就说定了,我也想去那种地方看看。”华雄哈哈一笑,对于甘宁说的那种地方他很有兴趣的。

    “走了,走了,我们先去将礼物送去再说。借我几个人,甘蓝你去糜家给我搞几个礼箱,最晚今天要送进去,明天送就丢人了。”甘宁抬头看了看太阳,然后转过头来对着华雄问道。

    “没问题的。礼箱这几天糜家一直都有,你们和我一起去吧,洗个澡梳理一下。对了你们两个是一起送还是分开?”华雄点了点头,这个点再不送去也就迟了,怎么说也都是同僚,华雄打算搭把手。

    拉着武安国到糜家商铺,将礼物全部拿出来开始包装,看着那琳琅满目的珠宝。华雄不由得有些眼热,甘宁这家伙打劫了那里?这还真是一斗五颜六色的珍珠。虽说白色的过了半,但实打实的各种颜色。

    “抬走抬走。”甘宁将礼物装好之后,写了一张礼单,然后就命华雄的手下抱着箱子朝着陈曦家的方向搬去。

    “你们打劫了哪个小国吧!”华雄看着那用红布包住的九根三尺有余的象牙,八颗几乎和鹅蛋一般大小的珍珠,接近八尺的巨大火红色珊瑚,看的华雄简直双眼放光,深居内地的华雄什么时候见过这种东西。

    “这些东西在那个地方都很珍贵,在我们这里,啧啧啧,你懂的。”刚刚洗完澡湿漉漉的甘宁哈哈一笑,“要不是时间不够我还能再搜刮两下,可惜时间不够了。”

    “你再继续搜刮,我们都赶不回来了。”刚刚洗完澡的太史慈鄙视的看了一眼甘宁,“要是赶不上的话,回来补军师的恭贺之礼,完全没价值了。”

    “走了,走了,否则赶不上时间了。”甘宁洗梳完毕,换了身衣服内气一蒸一身干爽。

    “我的也好了。”武安国叹了口气说道,和甘宁那种俗气的礼物相比,孔融给他的贺礼就简单了很多,珠宝没有,不过却送了几卷孔子时期的竹简,又准备了两块白玉璧,玉如意一件,蟠龙香炉一件,不过这些都是有些历史的古物,除了这些剩下的便是压箱的金银百斤。

    话说从某种角度孔融才是土豪,不愧是圣人后裔,自家源远流长,随便找几件东西都能作为礼物了。

    陈曦这两天和人拱手作揖已经做的腰痛了,有些人让管家应对还可以,但是某些人就必须陈曦自己来迎接了,话说陈曦现在才发现,成天闹着一贫如洗的郭嘉和一身青衣基本不换的贾诩和李儒原来一点都不穷的。

    该说这个时代乃至之后的官本位思想,导致他们再穷手头都是会有余钱的是吧,至于这些钱是怎么来的陈曦也懒得去管,这些事情自有满宠去处理,按照满宠那种刚正不阿的心性,只要有人敢触碰他的底线,他就会和对方死磕,根本不会顾及对方的身份。

    【突然觉得结婚也不容易啊。】陈曦叹了口气望着繁良居住的地方,李榷和郭汜的使者和陈曦估计的有些不同,他们在到来之后就将圣旨给了陈曦,册封颍上亭侯,同样夫人的文书也下放到了陈兰和繁简那里,和陈兰那种狂喜不同,繁简很明显有些不乐意。

    “军师好久不见。”一身锦袍的甘宁对着陈曦一礼,随后大笑道,“我的表现没有让你失望吧!哇哈哈哈!”

    “见过军师。”太史慈拱手一礼。

    “子川,虎牢一别,我们又见面了。”武安国对着陈曦拱手一礼。

    “我很满意。”陈曦对于甘宁的跳脱有些无奈,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太史慈回了一礼,然后扭头这武安国说道,“是啊,安国兄可有来我泰山任职的想法。”

    “文举让我来了就呆在这里听命玄德公。”武安国平静地说道,他和孔融并非主仆,不过孔融救他一命,他愿以死相报。

    “好好好。”陈曦一脸的喜意,这可是和吕布对磕了三十招才败了高手,不说别的武力绝对有保证的。

    陈管家接过礼单又是一阵惊骇,这几天他已经被各家的礼单吓了好几次了,但是这一次甘宁和太史慈合送的礼单依旧吓住了他。

    “三尺象牙九根,五色珍珠一斗……”陈管家古板的声音出现在了陈家门外。

    陈曦抬头看着一脸笑意的甘宁,“珠崖郡你们已经去过了是吧,那里果然有做生意的必要是吧。”

    “独门的生意,称之土皇帝完全没错,正如军师所言,青州的兴旺,依靠那里没有问题的。”甘宁一扫之前的嬉皮笑脸。

    “那里只能作为一时的钱袋,不过也足够了,麻烦你了。”陈曦摇了摇头,“明天的婚礼早早来,有事情要见证的,可别忘了。”(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R752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