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 想赢没那么容易的!

    “戏先生,您可以进去,这一位不能进去。*”许褚对着戏志才一礼说道。

    “凭什么我老典不能进去,我是来保护我家军师的,我不进去怎么保证我家军师的生命安全?”典韦不爽的看着对面那个腰围和他差不多的壮汉,有点按捺不住上去抽对方两巴掌的冲动。

    “哼,有我在,这里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许褚一脸傲气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发出砰砰砰的撞击声。

    “有你在?”典韦哼哼唧唧的跑到许褚面前,伸出手指在许褚胸脯点了一下,原本坚实的肌肉,就像是点肥油一般凹下去了一坨。

    许褚低头看着自己胸脯上的那一个小坑,不由得一怔,抬头盯着典韦火光大冒,“小看你了啊,让我也试试!”

    说着许褚指尖也点向典韦的肌肉,结果那感觉像是捅在铁板上一样,愣是没有办法捅出一个坑,抬头看着典韦,发现对方一脸的戏谑的笑意。

    可能是注意到了许褚惊异的神情,典韦露出自己的大白牙齿对着许褚嘲讽道,“再大力一点试试,不行我让你一拳,就你这水平,还保护别人,啧啧啧。”

    许褚大怒,原本还只依赖着身体本身的力量,被典韦一嘲讽,手指直接爆出一团黑光,狠狠地朝着典韦点去,原本坚实的肌肉就像是肥油一般凹了下去。

    典韦和许褚明显一愣,典韦是惊奇面前这个死胖子居然能将自己坚实的肌肉捅的凹下去。许褚则震惊于面前这个家伙正面挨了自己带着内气的一击居然就肌肉凹了一块,这真的是人类的身体?

    典韦做了做扩胸运动,然后晃了晃腰。身上爆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小子,你不错啊,不过我家军师去哪里,我就必须跟到那里,这是我家主公的命令,所以你要是阻挡我的话。”典韦将自己的大戟甩了两下。

    “这里是泰山。甭管你主公是谁,我主刘玄德的地方岂是你这种蛮子可以进入的,识相的放下武器。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许褚冷哼了两声,身上爆发出强烈的气势,要求典韦放下兵刃,不想典韦毫无知觉的握着自己的武器。瞪着牛眼看着许褚。

    “居然敢让我卸下武器。我主公都没让我放下过武器,你这是找死!”典韦大怒,一戟磕在刘备的院落的青石板铺成的道路上,结实的青石板直接变成了粉尘。

    许褚掏出大刀,一道黝黑的内气直接包裹了自己,傻子都知道对面是劲敌,话说以前任何一个武将走到这里就会将武器交给许褚,但是像典韦这种根本没有这个意识的武将。许褚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作为刘备的亲卫,许褚坚定的表示绝对不能让典韦拿着武器去见刘备。不,应该说像典韦这种超级危险的牲口都不能去见刘备,不过许褚貌似忘了自己再说典韦牲口的时候,典韦看他也像一头牲口。

    戏志才已经站到一旁去看戏了,他完全不担心会出什么问题,说实在的要是他身边没有监视的人才奇怪了吧,毕竟这是在泰山,而且戏志才对于典韦的战斗能力很有信心,只要典韦不败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到时候只要对方出现劣势,自然会有人阻止。

    看着暮色之下闪着灼灼光辉的刘备宅院,沮授说的话由不得戏志才信了三分,这简直就是烧钱烧出来的吧,当初的董卓估计都没有这么奢华吧。

    就在戏志才欣赏着刘备住宅的时候,许褚和典韦双方已经有些按捺不住想要出手了,而就在这时一个留着短须气质儒雅的中年文士走了出来,“仲康怎么回事?”

    “李长史,稍等片刻,待我拿下这个黑蛮子再向您禀告。”许褚望了一眼李优,大声地说道。

    “你说什么?”典韦大怒,挥戟就朝着许褚斩去。

    “恶来住手!”这个时候戏志才终于表现出了一副愤怒的表情呵斥住了典韦,“在刘使君门外岂能这样?”

    呵斥完典韦之后戏志才一脸微笑的对着李优一礼,“兖州刺史手下长史,戏志才前来拜见泰山刘使君,不过这个貌似不是泰山待客之道啊。”

    “哈哈哈。”李优眼珠子一转,“阁下这也不是为客之道,分明有分庭抗礼之势!”

    “我主曹公和刘使君皆为汉臣,为汉室出力,刘使君如此待我可非待客之礼。”戏志才微笑着说道。

    “岂不闻客随主便?”李优微笑着说道,“不过戏长史谈及待客之道,汝觉得那恶汉入我门庭该是如此?此事不计较也罢,仲康且退下。”

    “恶来你也放心在此游玩,刘使君必然会保证我的人身安全,你大可放心。”戏志才笑着对典韦说道,回头扭身对着李优一礼,“尚不知兄之姓名,还请赐教。”

    “泰山李优,李文儒见过戏兄。”李优面色平淡地说道,他还在思考该如何忽悠这个家伙。

    瞬间戏志才就知道沮授是被李优给坑了,在戏志才的精神天赋之下,李优清晰的展现出了自己的精神天赋,这不就差直说沮授被坑死了吗?居然将这等奇才当作了伶人,你不被坑,谁被坑,该说有心算无心之下由不得沮授不掉坑!

    不过话说回来沮授被坑了干他戏志才什么事情?强大的袁绍比青州的刘备更具有威胁性,下一刻戏志才就捋清了一切,毫不犹豫的选择装出一副也信以为真的情况,回头和沮授交流,然后帮着青州将袁绍往死了坑。

    到最后如果能将袁绍坑残,戏志才觉得自己果断会以受害者的身份去和袁绍联盟,然后怒战青州,这才符合他们兖州的利益。

    想到这一点戏志才果断做出一副一无所知的表情和李优去见刘备,然后准备着去配合李优的计划,不管泰山准备的是什么计划,他都打算在原有对袁绍坑害程度上大幅度的提高。

    戏志才完全没有陈曦等人的顾忌,自然比陈曦一群人更狠,要说陈曦等人的目标是争取稳定发展时间的话,那么戏志才的目标就是不让袁绍占全了一个完整的产粮地和完整的产马地,骑兵到底有多危险戏志才早就确定了,所以他的目标就是废掉袁绍三成左右的战斗力。

    很明显戏志才已经做好了借刀杀人的打算,并且果断是要装作受害者了,他现在已经巴不得青州计划成功,然后他也装作受害者为袁绍呐喊助威了。

    李优倒是不清楚戏志才的心思,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有太多的吃惊,阴谋这种东西被拆穿算得上是常有的状况了,你难道真以为没有提前预备补救计划,刘晔不完整的二三四层补救计划早就出来了……未完待续。。

    ps:作者本人没在,属于自动发布,求票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