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百骑劫营

    甘宁的速度很快,因为他很清楚只要袁绍手下反应过来,只要足够多的人出了大帐很快就会连成一片云气,那样他的劫营就成了送死,所以这一次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快,快到大营中九成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便离开!

    “袁绍受死!”甘宁看着握着宝剑中中军大帐走出来的男子,心中一喜,第一时间他就明白,这就是他幻想中的目标,而且来的时候都没有想过会遇到的目标!

    横江铁索带着无可比拟的气势朝着袁绍甩了过去,这一击只要命中就能将袁绍击杀,但是就算攻击即将命中袁绍,甘宁也没有察觉到袁绍丝毫的畏惧,霸主的气势淋漓尽致的展现在了甘宁的眼前!

    “咚!”袁绍不是不害怕,但是他更清楚自己代表的是什么,而且他也知道颜良一定会保护好他的。

    “来者何人?”颜良一枪挑飞甘宁的横江铁索,身上血色的气息喷涌而出,持枪朝着甘宁扑去,只要拖住一时片刻,大军就足够将甘宁活捉!

    “吾乃水军上将甘兴霸!袁绍受死!”甘宁冷笑,他用的是奇门兵器,可不是长枪,这东西可是会拐弯的,话说间手一抖,横江铁索的尖端就朝着袁绍扎去,“袁本初受死!”

    “嘭!”眼见横江铁索的尖端就要扎到袁绍,颜良急切之下直接用手抓住了横江铁索,控制了尖端避免袁绍被甘宁击杀。

    “该死!”甘宁一抖铁索,一个大弧直接拍在颜良的胸口。不想却被颜良长枪挡住,不过也借此收回了自己的横江铁索!

    初一交手甘宁就发觉颜良身体有恙,但是实力却是实打实内气离体。在颜良的保护之下,甘宁根本不可能拿下袁绍,而一旦交手,就算颜良身体有恙,想来百余招都难以拿下,有那么长时间,自己等人早就被杀完了。

    “看箭!”甘宁虽说胆子肥。但是并不傻,瞬间一柄弓弩出现在手上,对着袁绍射去。“袁绍受死!”

    眼见弓矢射出,颜良瞬间扑救,手上的长枪直接挥舞出来的一堵墙挡住了箭矢,但是在箭矢对上枪尖的那一瞬间。那种轻而易举被击毁的情况。让颜良大吃一惊,只见这个时候甘宁手上已经搭上了另一根箭矢,没有对着袁绍,反而射向了帅旗!

    “嘭!”一声轻响,帅旗应声而折,甘宁不再犹豫,直接丢出自己马背上的所有的火油袋,手上横江铁索一震。扎穿所有的火油袋,随后磕在地面的石头上。一朵火星出现,猛地就在爆出一团火焰阻隔住了双方,而颜良因为情势不明保护袁绍也不敢轻身而出,随即甘宁不再犹豫转身就走!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整个袁绍大营死的可能不到百十人,但是在甘宁撤离之后整个大营一片混乱,火把四举,人声沸腾,烧掉的地方很快就被扑救,但是整个大营却因此混乱不堪。

    “哈哈哈哈哈!”甘宁带着手下百骑停在一里之外大肆的狂笑,这一次偷袭除了砍掉了一根帅旗,还倒贴了几百牛马,就实际战果斩获而言几乎没有,但是却重重的挫败了袁绍军的士气,百骑劫营,劫杀的不是敌方军士,劫杀的是对方的士气!

    一击而退不损一人,重重的打击了对方的士气,原本大胜公孙瓒的士气在甘宁这一次偷袭之下大幅度下滑,而且有了这一次偷袭,袁绍快速退兵也成了妄想!

    只有步步为营才能让因为偷袭之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袁绍士卒安全回去,但是步步为营消耗的时间远远大于快速行军,粮食啊粮食,一击击中软肋。

    甘宁自然不知道自己无意之举给袁绍制造了多大的麻烦,他现在得意于自己狠狠地打了袁绍的脸,有了这一场功绩,他回去也有了吹嘘的资本。

    烧粮草什么的完全不能拿出来吹嘘,毕竟连敌人大部都没有交手,有什么好吹嘘的,至于现在这种,甘宁就可以回去吹吹自己一百人大战袁绍数万什么的了。

    “走!我们上船去找子义!哈哈哈,我可是一百战数万的男人!”甘宁狂傲的说道,一勒马,回望自己的手下,自然能看到手下大多都是烟熏火燎,马匹都失落了好多,不过却没有兵员的损失!

    要知道甘宁一马当先冲了进去,手下士卒只是在放火,甘宁和颜良交手两招,之后便直接撤退,甘宁手下这群人大多数都是和袁绍军士卒打了一个照面,不过要是再拖一盏茶的时间,反应过来的袁绍士卒就足够将甘宁手下一个不拉的全部干掉,包括甘宁在内!

    甘宁手下嘻嘻哈哈的笑着,他们抱着必死的决心冲了进去,但是进去就丢了几个火油袋,什么都没做,还没来得及冲锋就被甘宁带了出来,自然对于这种任务感觉到很稀奇,但是这种心跳感,这种行走于死亡线上的危急让甘宁手下都有一种名为刺激的感觉。

    另一边袁绍黑着脸坐在首位,看着手下统计出来的损失,军帐损毁31张,己方折损71人,其中被踩死了11人,俘虏牛马300多头,就损失而言不大,甚至都可以说是有所斩获,但是士气打击太大了!

    “你是说这群马本身就是我们的!这些人就是放火烧了邯郸粮草的公孙溃军?”袁绍咆哮道。

    “是的,马匹还有车辆上面都有我军的标记。”逢纪低着头回答道。

    “该死!给我命人搜寻甘兴霸此人,要活的!”袁绍愤怒的咆哮,但是随后话锋一转,“告诉他,我需要像他这种猛士,需要像他这种胆大心细勇猛无双的将士!告诉他在公孙瓒那里是没有前途的,我袁绍随时欢迎他的到来!”

    “主公英明!”审配叹了口气说道,袁绍现在做的事情正是他准备告知的,不想袁绍并没有在意损失,反倒将注意也放在了那一员威猛无双的上将身上。

    “英明什么!连夜撤军!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粮草支撑不下去,要是步步为营没有粮草即将溃败的时候对方只要抓住战机给我们雷霆一击,我们就输的不能再输了!”袁绍无奈地说道,【大好形势啊,硬是被那个叫做甘兴霸的汉子给破坏掉了,为何这等猛士不在我方?我河北良将无数,但是太缺少这种胆大心细的无双猛将!】

    “让周昂下去领罪!”袁绍最后加了一句,整个人看起来极其的无奈,毕竟大好的形势,转头成空,现在连自己回去都成问题了。(未完待续。。)

    ps:为了避免有人说我脑残,不合理什么的,作者还是将正史贴在感言里面,话说百骑劫曹营这件事甘宁是干过的,基本和三国演义说的差不多,甘宁的确是无伤,但是手下是否无伤那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还是按照了三国演义的写法,无伤,毕竟这可以算是甘宁一生最巅峰,最华丽的时刻了,闲话不说,上正史!

    《江表传》:“曹公出濡须,号步骑四十万,临江饮马。权率众七万应之,使宁领三千人为前部督。权密敕宁,使夜入魏军。宁乃选手下健儿百馀人,径诣曹公营下,使拔鹿角,逾垒入营,斩得数十级。北军惊骇鼓噪,举火如星,宁已还入营,作鼓吹,称万岁。因夜见权,权喜曰:“足以惊骇老子否?聊以观卿胆耳。”即赐绢千疋,刀百口。权曰:“孟德有张辽,孤有兴霸,足相敌也。”

    《三国志。吴书。甘宁传》:后曹公出濡须,宁为前部督,受敕出斫敌前营。权特赐米酒众肴,宁乃料赐手下百馀人食。食毕,宁先以银碗酌酒,自饮两碗,乃酌与其都督。都督伏,不肯时持。宁引白削置膝上,呵谓之曰:“卿见知于至尊,熟与甘宁?甘宁尚不惜死,卿何以独惜死乎?”都督见宁色厉,即起拜持酒,通酌兵各一银碗。至二更时,衔枚出斫敌。敌惊动,遂退。宁益贵重,增兵二千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