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我公孙瓒何时落到这种地步?

    袁绍可能是糊涂了,但是其他人还没有醉到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赶紧连连劝阻袁绍,说什么今已重创公孙伯圭,我方虽是大胜,但也精疲力竭,鞠将军也身受重创,何必急于一时,总之一句话,那就是不要去,去了搞不好就要倒霉,还不如不去,稳住现在得情况,我们徐徐蚕食公孙,迟早会赢,何必如此急于求成。?。。

    鞠义没说话,就那么半跪在袁绍面前,而被众人一劝便酒醒过来的袁绍则站在鞠义面前没有说话,良久之后,又给自己的酒盏倒满递给鞠义,“干了这盏酒!你先锋冲击,我随你之后!”

    鞠义一口饮尽,郑重的开口,“喏!”然后握着宝剑走了出去,有时候战争打的就是一口气,鞠义现在就憋着一口气,不灭掉公孙伯圭,他誓不回头!

    鞠义离开之后,所有人包括审配等文官在内都开始劝说袁绍,毕竟鞠义之前的提议可不是一个好主意!今夜公孙伯圭必定有所防备。

    “我的大将在前方奋战,我岂能不兑现诺言!颜良文丑何在!”袁绍放下酒碗站起身来傲气十足的望着众人,然后大声的吼道。“颜良文丑在此!”比之其他的人迟疑,这两人对于袁绍的命令从来不打折扣,第一时间站了出来。

    “整兵,准备夜战!公孙伯圭就算有准备,我也信正理会让他明白实力的差距!”袁绍怒吼道,偷袭没有可能,那就延续今天早上的战斗,延续今天早上的胜利,直到彻底压倒对方!

    袁绍的坚定让审配等人放弃了自己劝说,与其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还不如想办法获得胜利。

    鞠义身上缠着纱布,外面穿着一层铁甲。带领着一千五百还能战斗的先登死士,又从预备队中选拔出三千备用士卒,直接朝着公孙瓒大营的正门杀了过去,毫无掩饰,他很清楚今夜公孙瓒大营每一个角落都布置了防守的兵力,但正因为这样鞠义更清楚一点,那也就是说每一个地方的防守都是垃圾!

    只要够强,以公孙瓒现在的防守方式根本没有意义。只要够强就算是公孙瓒大营有防守又能如何?

    正面击溃对方远比小偷小摸更令敌方畏惧,更何况白马义从覆灭的阴影还没有散去,鞠义坚信只要自己足够快,足够凶猛的在公孙伯圭反应之前正面击溃守卫大营的士卒,整个公孙伯圭的步卒就会炸营!过了今时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时机,所以鞠义愿意赌一把,他不希望公孙伯圭就这么退回去,他不想给袁本初留下隐患,所以他宁可带伤上阵!因为他清楚。整个袁绍军能强行将公孙瓒打爆的只有他,只有他带领着先登死士才有可能正面打爆公孙伯圭。

    鞠义带兵从袁绍大营杀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掩饰,一千五百先登死士带着三千普通步卒直接朝着公孙伯圭大营的正门冲去,那浓郁的血色的云气几乎都快能嗅到那血腥的气味了。

    鞠义速度很快,在公孙瓒大军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逼近到了大营一百五十步的地方,全速冲锋。先登死士的云气在这一刻直接化开,像是血刃一般附着在每一个死士的刀上,舍弃了防御最强攻击兵种在鞠义的带领下化作了一头血狼狠狠地撞向了公孙大军的营门。

    看守营门的百夫长还没有反应便被迎面而来的箭雨直接射翻。随后鞠义趁着对方哀嚎的片刻直接扑入了大营,霎时间如同猛虎下山,虎入羊群,奋力的宰杀着看护营门的守卫!

    公孙瓒在白马义从帅旗倒地那一刻坠马,在刚刚不久才苏醒了过来,整个人晦暗了很多,再也没有以前那种白马在手天下我有的气魄,整个人在苏醒过来的那一刻猛地苍老了很多。

    “怎么回事?”公孙瓒听着营外的嘈杂声,站起身来。不想却猛地一阵眩晕。差点再次倒地。

    “袁绍军前来劫营!”关靖慌张的回答道。

    “白马义从何在?随我来击溃来敌!”公孙瓒怒吼道,随后一愣。便反应了过来,他已经没有了白马,心中一阵绞痛,愤怒的看了一眼帐外,“随我去杀敌!”

    公孙瓒来的时候鞠义几乎已经击溃了四方的援军,正要突入中军,公孙瓒看着糜烂的战场,双眼燃烧着怒火,什么时候他公孙瓒也有被人逼到这种的时候!

    “放箭!”公孙瓒怒吼道。

    “主公!”关靖大愣,赶紧拽住公孙瓒准备发号施令的胳膊,“主公前方亦有我方的士卒,岂可放箭?”

    公孙瓒冷漠的看了一眼关靖,毫无人情的说道,“为何不放箭,便是我不放箭他们又能击退鞠义?”

    说完直接甩开关靖,朝着旁边的弓箭手命令道,而身后的士卒眼见公孙瓒下达了命令,只好拉弓搭箭,一片箭雨直接笼罩了前方正在大战的双方。

    【这公孙瓒居然薄凉至此!】鞠义眼中闪过一抹恼怒,这根本不像是以前的公孙伯圭。

    鞠义眼睛一眯,在这箭雨之下,一片哀嚎之中反倒冷静了下来,原本公孙瓒来的时候他没有突破这群援军,今夜的强袭也就该失败了,而他也应该缓缓而退了,不想现在居然出了这种意外。

    看着和他对战的邹丹眼中一阵恍惚,鞠义就明白他还有希望,于是大吼一声,“颜良文丑且来助我!”

    原本就在大营两百步外驻守,等待鞠义命令或者抓住时机强袭的颜良文丑在这一声怒吼之后翻身上马,一夹马腹疯狂的朝着公孙大营飙去,这是暗号,是鞠义给的暗号,这一声怒吼意味着今夜战机已到!

    鞠义率领着先登死士狂乱的砍杀四周的步卒,根本不顾及自身的伤亡,他快赢了,只要顶过这一波箭雨,他就能将公孙军前军倒卷,原本已经快崩溃的公孙前军随着这一阵箭雨依然崩溃了!

    不需要放火,不需要到处冲杀,就之前公孙伯圭的举动已经给了鞠义一个大好的机会,只要驱赶着溃卒就能获得胜利的机会!天性薄凉之人有谁愿意跟随?

    颜良文丑跨着宝马直接杀入了营中,不过这个时候鞠义已经将公孙伯圭前军打溃了,实际上若是没有公孙伯圭那场敌我不分的箭雨,鞠义也不可能将前营整个倒卷,然后在后面驱赶着前军撞上了公孙伯圭的弓箭手。

    原本就因为早上大败士气全无,之后又因为射杀战友彻底没了战心,现在被前军一撞,弓箭队自然的溃逃了,至于公孙瓒,在看到这一幕,喉咙一甜,眼前一黑,什么时候他公孙瓒居然沦落到了这种程度!)

    ps:??求票票~求推荐~求订阅~章节感言搞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