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幽州告急

    不管以前满香楼是干什么的,但是现在陈曦既然在那里准备进行交易,那么不管其他人愿不愿意都需要去!

    “啧啧啧,这美工真不错。”陈曦将一捆请帖放在了桌面上,然后从中抽出一张。

    糜竺呵呵的笑了两下,他妹妹对于书画还是很有天赋的,至少这个请帖看起来的确很漂亮。

    “子仲这些交给你了,你看着发放吧,想发给谁就发给谁,反正到时候将这沓地契处理掉就行了。”陈曦打着哈欠说道,最近彻底没有人来打搅陈曦了,正因为这样陈曦也变得更加的自由散漫了。

    糜竺很清楚,陈曦根本分不清那些商人属于哪一方,更不清楚应该发给谁,将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一直是陈曦最擅长的事情。

    糜竺的动作很快,晌午之前所有的请帖都送到了每一个拥有资格的人手上,无一遗漏,剩下的就是在满香楼等那群人前来就可以了,要是有人没看请帖,当作一到三日之后邀您前来的话,那错过了就错过了,陈曦才不会给补一次,不看请帖,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吧。

    不过在陈曦看来也不会有太多商人忘了看,就算有一个日常习惯在里面,但是没有特意叮嘱手下收到请帖就拿过来的商人大概也不需要重视吧。

    陈曦将所有的地契准备好,下午就准备卖掉的东西,早早安排好顺序也能多混点小钱钱。

    就在陈曦正在安排的时候,一个侍卫闯了进来,“军师,贾先生让您前去政务厅去议事?”

    原本正在整理手上地契的陈曦不由得一顿,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侍卫,是郭嘉的亲卫长,阮钰良。

    “出什么事了吗?”陈曦将那一沓地契放下,面色平静的问道,贾文和能命令阮钰良前来通知他。足以说明新来的情报,又出了大事。

    【能不能消停一下,今年压根就没有停过手吧,从年初折腾的现在了,再有三月就又要过年,还让人活不!】陈曦皱着眉头想到,不过不管怎么想。既然贾诩命人来叫他,那么手上这些事情就需要搁下,毕竟到了这个程度,就地皮买卖糜竺也能处理。

    “子仲,看来我没有办法呆在这里亲自主持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记住一点,玄德公的地皮只能出租不能卖,发放给你们的地皮只有身份够的才能买!”陈曦将一沓地契塞到糜竺手上,随便的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就准备离开,毕竟他已经将大方向钉住了,糜竺来做最多就是个钱粮多少的问题。

    说完之后陈曦就打算离开,不过刚刚跟阮钰良走了几步就反应过来。有些东西忘了叮嘱了。

    “子仲,你且记住钱的话需要十足十,而用粮食马匹牛羊支付只需要原价九成,药材九成五,布料还有生丝桑麻这些原材料也一样,反正实物可以便宜一点,你看着办就行了,但是不要透底!到时候按分类将货物储存在西区仓库。钱财运回各家就行了。”陈曦急急忙忙将这些事情也告知糜竺,这些可攸关他明年的计划。

    “喏!”糜竺虽说不太理解陈曦为什么不就地折价,反倒还要给原材料更高一点的价格,但是却也没有多嘴。

    对于糜竺不解的神情,陈曦也能猜测一二,但是却没有给解释,毕竟糜竺现在没想过储备资金的问题。要是可以以货易货的话很多商人就有了台阶,出手就豪放了很多,不是每一个家族都像甄家一样二货,常备二十亿钱的战略资金。

    更重要的是在陈曦看来实打实的铜板并没有物资重要。与其到时候转手,还不如现在就做好储备,趁现在商人最多的时候一次性将战略储备做起来。

    “好了,剩下的就靠你,要是你搞砸了,没弄上钱,我想子敬他们不会介意和你谈话的。”陈曦看着被自己说的有些尴尬的糜竺摆了摆手,“我先走了,商规还有商会那些事情就交给你去和他们协调了。”

    陈曦出满香楼去了政务厅这个消息又出现在了所有大商人的桌面上,总之现在这群人现在就盯住了陈曦,不过很可惜直到邀请函上的时间到了,陈曦也没见出政务厅,也就是说这件事不是陈曦过手的!

    “情况就是这样了。”贾诩将最近一期的幽州冀州情报念完之后,陈曦连调侃鲁肃等人的心情都没有了。

    “虽说很早就知道公孙伯圭会败,但是要不要这么彻底啊!”陈曦伸手捂住自己的双眼一脸苦笑地说道,这败的太犀利来吧,救场都不用了。

    “袁本初赢得太利落了,公孙伯圭现在除非回转幽州整兵再战已经没有丝毫的回转余地了,白马义从全部完了,这也太废了!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回去还是一个问题!”刘晔苦笑着说道。

    虽说整个青州都知道你公孙瓒会败,但是你要不要败得这么利索,一万白马义从啊,先是被大戟士堵了前路,而后颜良文丑率领重骑砍了中央,公孙瓒指挥错误的步兵堵了后路,最后直接被鞠义带着先登死士打灭了。

    陈曦看着界桥一战的情报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界桥一战公孙伯圭步兵损失不大,但是最为精锐的白马义从十不存一,加之当夜鞠义以重伤之身率领先登死士冲营,硬顶着公孙伯圭的箭雨直接破营,将公孙伯圭的步兵还有仅剩的白马义从直接杀散,然后憋着一口气直接追了近百里,将公孙伯圭打的根本没有整兵的机会,硬是追袭到了溃散。

    看到这些陈曦就想说一句,鞠义你这是要超神啊!三千先登死士扑了一半,但是全灭了白马义从,打废了公孙瓒,你这么凶残吃错药了吧!

    实际上不光是陈曦感觉到变态,袁绍自己都觉得像做梦一般,至于袁绍手下类似马延,焦触,周昂,朱灵等等名将彻底被吓傻了,前一段时间自己调侃的居然是这种变态,赶紧准备礼物道歉吧!

    公孙瓒还没到荀谌算计的地方便被打的没人了,于是田丰和荀谌不在按照之前的估计,而是直接从并州楼烦地区出兵,一刀狠狠地砍向幽州本土,于此同时渤海的沮授也将防备涿郡,广阳的兵力压向了幽州!(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PS:求票票啊~随便什么票票都可以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