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鞠义的能力

    公孙瓒率兵前来的时候袁绍的大军已经布置好了,鞠义率领重装盾甲枪兵在前,数千背着砍刀手握强弩的先登死士在后。

    “袁本初,出来答话!”公孙瓒跃马出阵准备问话。

    “嘭!”一声弩矢扎在地上的响声,鞠义冷冷的看着公孙瓒,不需要答话,活着的人书写今天的一切,死了的只有进入黄土。

    公孙瓒愤怒的看着扎在马蹄前的弩矢,抬头盯了一眼站在所有人前方的鞠义,“哼,袁本初就这么一点气魄吗?连出来答话的胆量都没有?”

    鞠义不开口,整个前军没有一点声音,他们是来杀人的,不是来问话的,不屑于回答这些问题,更不想回答,他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击杀对方。

    对于这种冰冷无情的目光,还有这寂静肃杀的军阵,公孙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冷哼了一声拨马回转,不再有任何的犹豫。

    “传令左翼右翼出击,踏阵,我要让袁绍没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实力!”公孙瓒愤怒的对着严纲下达命令。

    “喏!”不久之后公孙瓒的大营便传来一阵密集的鼓点,随后便是地动山摇的马蹄声,还有那句“义至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的经典台词,然后如同海涛一般汹涌了过来。

    鞠义冷漠的看了一眼那如同波涛一般汹涌过来的白马,心中一阵平静,和他想的一样,高傲的公孙伯圭果然追求了完美的一战,铁骑踏阵,可惜啊,这对于早有防备的鞠义来说,这只是一盘菜!

    大戟士每一个的士兵在自己伍长的率领下缓缓地俯下身,眼睁睁的看着那片素白色的云气汹涌了过来,一动不动的倚着大盾蹲在那里。等待着鞠义的命令。

    鞠义俯下身的那一刻无比的平静,那一声声的马蹄声在这一刻放慢了无数倍,他能清晰的感受白马从义每一次起伏带来的那如同闷雷轰地一般的震动。

    鞠义默默地看着汹涌而来的白马义从,越来越近。他在等,一百步,七十步,五十步,白马义从的箭雨已经落下,不过抵消了云气的箭雨,对于重凯大盾的大戟士根本没有丝毫的影响,他们依旧静静的伏在地面上。

    “杀!”只剩三十步!鞠义猛地暴起,配备的唯一一根短枪猛地甩了出去,下一刻大盾狠狠地磕在地上。然后挺枪支撑在盾上,微微倾斜的大盾等的就是这一刻!

    “噗噗噗!”八百根短枪至少上三百白马义从落马,然后白马义从的前部猛地一乱,鞠义撑着大盾正式撞在了白马义从的前部上,不少大戟士直接被撞飞。但是原本因为短枪落马的白马义从混乱的阵型变得更为拥挤。

    就在这一刻,鞠义一直隐藏的后手终于使用了出来,三千张强弩猛地对着白马义从的队伍射了出去。

    唯一的一发弩矢射完之后,先登死士看都没有看战果,丢下强弩,按照训练时的做法抽出背在背上的大刀,朝着前方杀去。大戟士奋力的将白马义从的速度废掉,先登死士奋力斩杀失去了速度的白马义从!

    “给我杀!”袁绍看着公孙瓒已经彻底混乱的白马义从大声的吼道,雪藏的一千重甲骑兵,一千绝大多数只能奔跑不到十千米马匹就会死光光的重甲骑兵这一刻终于掏了出来,以颜良和文丑为首的超级重甲骑兵在这一刻终于奔腾了起来,速度越来越快。冲击力越来越强!

    狠狠地切向了白马义从的中央,黑色的铁甲和白色的马匹撞在了一起,可惜这一刻无敌的白马义从构成的防线简直像是一张纸一般,连一秒钟都没有挡住直接被颜良文丑率领的重甲部队狠狠地撞塌。

    “杀!”颜良疯狂的挥霍着自己的内气,在白马义从云气的压制之下。他除了超越常人的身体素质,其他的几乎无法发挥出来,但是依靠着对于袁绍的忠心还有自己的勇力,率领着鞠义所言的重骑兵狠狠地凿向了帅旗!

    鞠义看到那一道黑色的部队狠狠地凿向白马义从就知道自己的目标达成了,一声暴喝斩杀了对面的一个义从队率,然后带领着先登死士奋力的斩杀着失去了速度的白马义从,杀得整个义从队伍大乱。

    “主公,速速对大戟士的方向放箭!”审配大吼道,他已经看出来了只要大戟士不倒,白马义从就只能被挤成一团,失去了速度的骑兵连步兵都不如!

    “放箭!”袁绍大吼道,然后命令身边的逢纪,“元图此战交由你来指挥!只有我身先士卒才能在公孙伯圭反应过来之前压倒白马义从!杀!”

    说完袁绍拔出自己的宝剑大喝一声,“诸将随我杀敌!击破公孙伯圭就在今日!杀!”然后一马当先杀向了白马义从。

    霎时间随着袁绍的出击整个袁绍大军士气大振,甚至于大戟士猛地一阵爆发都将白马义从原本就缩小的活动范围压制的更小!

    “主公尚且不畏死!我等有何惧之!杀杀杀!”鞠义咆哮着一刀将一名白马义从的千夫长枭首,然后朝着白马义从的帅旗奋力的前进!

    “主公不好,速速命白马义从撤退!”田楷大声的叫道,短短几分钟,意气风发的公孙瓒还没有回过神,自己最精锐的白马义从已经陷入了苦战。

    “给我让开!”公孙瓒双眼血红,一脚踹开田楷,他要杀掉袁绍,他的白马义从无坚不摧,岂是八百大戟士所能抵挡住的?

    公孙瓒愤怒的率兵杀了上去,彻底断绝了白马义从的回路,也彻底绝了白马义从的回转余地,可怜的天下最快的部队在这一刻彻底成了夹心饼干的馅儿,完全丧失了机动力!

    就算是白马义从骁勇善战,英勇异常,久经战事,在发觉失去了马战的优势第一时间下马,也没有办法扭转现在得形势,先登死士的大刀远比白马义从的马刀更适合步战,更何况成建制的先登死士在各自伍长的带领下所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远远的超过了下马的白马义从!

    鞠义憋着一口气一路斩杀,黑色的铠甲硬生生杀成了血色,这一刻他终于看到了白马义从的帅旗。

    “鞠义?”严纲愤怒的盯着这个让他引以为豪的白马义从落魄到这种地步的男子,挥舞着马刀杀了上来。

    鞠义不闭不闪,硬受了一击,然后左手抓住严纲的马刀,右手的大刀一刀将严纲枭首!然后在四周的白马义从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调动精气神全力以赴的将大刀甩了出去,直接斩断的了帅旗。

    “哈哈哈……”鞠义嘴里吐着血,杀到这一步他就没打算活着出去,白马义从帅旗一断,他任务就完成了,“主公,鞠义来生再报你知遇之恩!”说完拽出插在自己腰间的马刀朝着白马义从杀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