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黎明前的黑暗

    陈曦自从那日下达命令之后,下午都会出现在奉高的城门楼上,跟着他的是他传说中的护卫——华雄

    “走了,子健。”陈曦望了一眼城门之中穿行的商队叹了口气,扭头对华雄说道,他现在也到了需要护卫的时候,籍籍无名也有着自己的好处。

    “军师,请。”华雄不解的看了一眼陈曦,但是没有问任何事情,只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跟着陈曦从城墙上走了下去。

    “子健,给我一百贯五铢钱,我给你置办一份产业吧,你也该到成家立业的时候了。”陈曦顺着台阶往下走的时候恍惚像是想到了什么扭头对着华雄说道。

    “哦。”华雄点了点头,对于产业他根本没有什么思考,毕竟在这以前他一直都是靠缴获生活的,而且生活得很好。

    陈曦上了马车,华雄翻身上马,带着一队士卒带着陈曦去北二三四街,比之之前的空荡那里已经变得繁华了很多,不过就税收而言却并没有比以前增加多少。

    当然陈曦已经看到了其中巨大的潜力,毕竟刘晔做不出折线统计图,陈曦可是能清楚的画出来那种几乎以指数上涨的速度,足以让任何一个学过数学的人疯狂的涨幅!可惜这个时候是汉末,根本没有明白指数增长速度是何等的恐怖,就算是自称算学大家的刘晔也没有看到那惊人的增幅,只是看到了和以前的差距。

    “子健。这间可好?”陈曦随意的开口问道,他给每一个熟人都开口过提前买这几条街的店面,至于他们买不买那就和陈曦无关了。他只知道,很快这里的地价就会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等以后成为天下集市之后,就算仅仅是出租价值也会高到让人震惊。

    华雄根本不懂,再说刚刚打了一场大战,手上钱粮还是很有的,一百贯钱而已。于是满不在乎的点点头认可了陈曦的提议。

    话说一街陈曦除了给自己买了三处之外,其他的整整一条街都在刘备名下,虽说刘备可能都不记得奉高还没有建起来的时候陈曦说的话。但是那整整一条街的店面都是陈曦用来玩的,编号为北一街,天下级别集市的一街值多少钱,陈曦实在不想计算。

    “明天的税收大概就追上了平时。”陈曦看着来往川流的商人慢慢的合上了车窗。“无趣啊。我实在是太小看了汉代对于商人的压制了,毕竟世家也是需要的钱的!”

    短短十五天,从陈曦开口到现在不过半个月,奉高城的商人多了数倍,交易的数量大增,这还是因为很多商人只是顺路赶来并没有带上太多的物资。

    这该说是汉代对于商人的压制太过强大,还是该说陈曦的信誉的确不错,亦或是甄家和糜家人脉确实庞大总之商人们来了。这就够了。

    陈曦的商法足够让所有的商人来了就不走,当商人足够多的时候奉高就足够买到想要的任何物资。包括违禁品,不过陈曦不会介意的,这些违禁品毕竟是在奉高交易,铁器箭矢什么的陈曦从来不介意收购的。

    “子健,我是不是很无聊。”马车停在了陈家门口,陈曦随意的跳下马车,“呵呵,还真是无聊啊,最近都不愿意去政务厅了,钱权而已。”

    “军师,你说这些我听不懂。”华雄憨厚的挠了挠后脑勺,一脸的无辜。

    陈曦看了一眼华雄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可以离开了,华雄的家距离陈曦的外院只有一墙之隔,毕竟华雄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作为陈曦的护卫。

    看着缓缓闭上的陈府大门,华雄叹了一口气,他能不懂?就算他不懂,李优他们能不懂?青州和泰山最近的税收下降了三分之一,这巨大的差距完全是陈曦一手搞出来的,为此风言风语流淌在政务厅中,要知道整个政务厅并不仅仅是鲁肃等人在办公,后院的屋子里面有着太多的人一起处理着政务,否则的话就凭陈曦这些人累死也处理不完这么多的政事。

    陈曦以岁不及双十之数走到了这一步,要是没有人嫉妒才奇怪,鲁肃等人本就是才华横溢之辈,而且也非小气之人,同时陈曦也确实没有过错漏,别人想要抓一个把柄都抓不到,自然就算后院的那些官员有什么嫉妒之心也都只能压在心里不能说出来。

    现在陈曦的作为在他们眼里很明显出现了失误,而且说难听一些那就是刚愎自用,恃宠而骄,看着整个青州以及泰山那剧烈下滑的税收,这些以前的老旧官员终于爆发出来,毕竟陈曦的年龄足够让下面的人看不到希望,太年轻了,年轻到他们的儿子都死了,陈曦还活着!

    加之陈曦之前豫州汝南的作为,在某些有心人的带头下整个治下的士子已经开始讨伐起陈曦了。

    五日之前陈曦去政务厅的时候就有一个下级官员义正言辞的讨伐陈曦的刚愎自用,大骂陈曦年少无知,恃宠而骄,不听人言,然后陈曦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其乱棍打出,这些事情啊,陈曦也算是明白怎么回事。

    之后刘备亲自出面将整件事压了下去,这才没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官员趁机而起!不过之后就算陈曦不特意去观察也能感觉到那种暗流涌动。

    陈曦很清楚这些事情和刘晔还有鲁肃的放任也有关系,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的怨念,不过没有推波助澜也已经足以说明他们的心性。

    不过爆发了这种事情陈曦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推波助澜也罢,放任自流也罢,到最后不也不过是一个笑话,也许刘晔和鲁肃只是抱着劝君回头的好意,但是有些事情开了口气就很难控制了,想来刘晔还有鲁肃也在头疼!

    总之自那之后陈曦再也没有去政务厅,至于外面越传越广的流言,还有那越来越浩大的讨伐,陈曦只能无视,事实已经快出来了,也不急于这一时了,随他去吧!

    至于这暗淡的神色,还有这独行的姿态,陈曦以前不一直都是这样,一两年的转变还不可能让他彻底失去曾经的习惯。

    “玄德公?”陈曦推门而入,只见刘备独自一人坐在树下的石桌旁摆着两个酒盅还有几碟小菜,很明显在等陈曦回来,“有劳玄德公久候了。”

    “子川坐吧。”刘备指了指陈曦命人制作的石凳随意的说道,“还能承受不?”

    “没问题的,玄德公无需顾虑,最多再有三天就能扭转现在得情况,到时候奉高的税收会逐渐达到现在的四倍到五倍。”陈曦平静的说道,“我没倒下之前玄德公不需要出手,不用担心我。”

    “干了这杯酒!”刘备平举酒盅一饮为尽,“子川好好休息,承受不住就拿出我的佩剑,如果依旧没有办法。”刘备伸手拍了拍陈曦的肩膀,“还有我!”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