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笼中囚花,金丝雀的幸福

    本着先回家安慰一下妻妾的想法,陈曦撇了刘备之后第一时间回到自己家里,话说自己好几亿钱运回来,也不知道繁简将钱藏到了哪里。()

    “老爷回来了。”陈老伯看到陈曦回来笑着招呼道,话说陈曦总算脱离公子这一级别了,不过十八岁的老爷,这个还真有些寒碜。

    “陈老伯,你多休息一下,看门这种事情就交给护院,你好好的养老得了,你是管家不是看门的,过两天我给您找一个美姬,你赶紧再要一个儿子,颐养天年算了。”陈曦一脸笑意的说道,作为他爹时期的管家,而且多年任劳任怨,陈家衰败的时候也不曾离弃,怎么也不能让人家绝后。

    “怎么能让这群小子看门,万一冲撞了就不好了,老爷现在已经是侯爷了,怎么能让这群不懂事的小子看门。”陈老管家回头看了一眼那些笔挺的护院,甩了一下袖子,很明显,这群护院之中绝对之前有人没看好门。

    “行行行,过两天我给你在大院修一个小屋算了,这样也就不用站在门口等了。”陈曦妥协道,毕竟陈曦也认为陈管家办事要妥当的多。

    “奴婢见过老爷。”刚刚跨进内院,四处就是莺莺燕燕一群颔首俯身的问候声。

    陈曦感觉自己的眉毛在不断的跳动,比起自己上次回来,貌似家里的女的又多了十几个,而且长得居然还都很标致,什么个情况?

    陈曦有些无语。心道八成又是刘备无聊给家里塞得吧,本身家里就两个男的,一个作为管家的陈老伯。兼职看门,基本不进内院,至于护院什么的陈曦根本就没有予以计算,现在的话严重阴盛阳衰了。

    【统统变成通房丫环算了……】陈曦邪恶的想到,不过也就是想想,就他这个身体素质,搞不好会亏空的。三五天去青楼还行,天天去,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躺上了。他可不是郭嘉那种将风流当作习惯的人物。

    “简儿,家里怎么多了这么多婢女?”陈曦推门而入,繁简果然坐在床边绣花,不过比之前手指上多了一个顶针。省的针尖又扎到手指上。话说陈曦弄得这东西普及率非常高,由此可见,这个时代基本上是个女的都会绣花,后世啊……

    “哼,我哪知道?”繁简嘟了嘟嘴很是不满地说道,回来第一件事不问她最近过得怎么样,居然问家里的婢女怎么回事。

    陈曦翻了翻白眼,繁简你要是不同意。这些婢女要是能进陈家才怪,不过他也没有猜繁简心思的想法。虽说繁简心思比较单纯,猜一猜也能猜到,不过猜到了就不好玩了,唉~女生啊……

    陈曦一番好说歹说,总算是从繁简嘴里将整件事情原委掏了出来。

    陈曦家里新多的十几个侍女,有八个是前一段时间刘备回来的时候赏的,刘备给人赏的婢女肯定都是上等的,虽说肯定远远不及蔡琰那种才女。

    剩下来的十个有五个是张氏送过来,连带着还有一些其他的礼物,剩下的都是上次陈曦没钱准备霸王嫖那个地方的老妈妈给送的,从十一二岁,倒二十一二岁都有,还都是清倌儿,这手笔已经很大了。

    不过回头繁简就告诉陈曦那间原本在犄角旮旯小巷子里面的满香楼开到了主街道,而且占据了一个相当好的位置,陈曦实在是不想说什么了。

    陈曦连用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怎么回事,八成是自己这群人去收拾袁术的时候,鲁肃一个人玩命的工作,眼见对方拿着陈曦的条子来换地方,根本就没问对方是干什么的直接在主街道上给批了一块地方,毕竟陈曦的面子是要给的,然后这间青楼就出现在了主街道上。

    至于对方一开始就打算换一个好地方这种事情陈曦根本就不会去想,不是他将整个汉代商人想的多高尚,而是一个商人敢于打一个实权侯爷的注意?

    开什么玩笑,分分钟碾死你,就跟这个时代的世家做生意,从来不担心有人将自己的钱款卷走一样,不是因为他们将商人的德行操守看的多高,而是人家能分分钟碾死你们这群商人,就像糜家,若非有刘备在后面撑着,五大豪商啊,分分钟让甄家碾死在冀州真心无压力。

    “夫君,那个条子真的是你写的吗?”繁简坐在陈曦的怀里,用手抚着陈曦的胸口有些好奇的问道,不过那蓄势待发的手型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那是为了给坦之赎人,我身上不是没装钱吗?”陈曦干笑了两下,发现繁简不冷不热的看着自己于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你觉得我信吗?”繁简盯着陈曦问道。

    “大概不信吧,不过也没什么。”问第二遍陈曦也就懒得装怕怕的表情了,无所谓地说道。

    繁简一愣,原本准备的动作也做不下去了,就那么坐在陈曦的腿上,盯着陈曦不说话,良久之后幽幽的开口,“夫君,简儿就这么不讨你喜欢吗?”

    “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厌烦。”陈曦的神情很古怪,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冷处理的效果很好,除了会伤感情,但是有些事情必须说清。

    “有些事情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就不要问为好,做好你该做的事情,我说的是真的,不想解释,而且这么长时间,你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没必要问我,其实陈兰很好,从来不问这些东西,你应该很清楚,家里我除了陈兰谁都没碰,外面什么样,你该知道的也都知道。”陈曦淡然地说道。

    “允许嫉妒,也允许不满,但是请做好你本职,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我做好了我该做的事情,也请你做好你该做的,不用担心,没人抢得了你的正妻位子。”陈曦也知道家里出现这么多女的,对于繁简这个还没嫁过来的主母有多大的影响,毕竟张氏所送的女子很明显是经过特殊培训,而且知书达礼的角色,这让繁简很有压力。

    繁简委屈的看着陈曦,双眼充满了泪水,陈曦叹了口气,小女孩就是麻烦,一把抱到怀中,轻声的在耳边说道,“简儿,你不需要那样,我能给你的只有正妻位置,没有任何人能夺走的,我说不出爱你这种话,我只能保证你想要的。陈家,永远都是你主内。”

    “算了,以后搬到我那里住吧。”陈曦直觉告诉自己,这大概才是最简单的解决方式。

    繁简趴在陈曦的肩膀上呜呜的轻哭,她很委屈,看着家里一天天多起来的侍女,还有很久都见不到一次的夫君,很现实,也很简单。

    陈曦对她没有丝毫的约束,这让繁简很没有安全感,而且陈曦也没有为她保证过任何东西,就是接到了泰山,陈曦每一次出去身份都会出现一次变化,原本一个落魄的陈家公子,到现在已经成为了侯爷,每一次回来,繁简都会觉得自己和陈曦的差距在不断变大。

    陈曦又很少和繁简住在一起,虽说和陈兰住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但是只要人在奉高,隔三差五就会在陈兰那里休息,而繁简这里,陈曦很少过来。

    “好了,别哭了,你所想要的,我都会给你的。”陈曦将繁简抱起,用拇指给繁简擦拭掉泪水,看着面前的女孩,十六岁的花样年华,放在他当初的时代也不过是高中生罢了,在这个时代则要顾虑太多的事情。

    繁简的泪水大滴大滴的滚落了下来,好像要将这一段时间所有委屈全部用泪水冲散,而陈曦则默默地看着繁简,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的抱着繁简。

    陈曦抬头望着雕梁画栋,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笼中之鸟,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幸福。】既然繁简想要那种幸福,那就给她吧,给不了她所有的爱,那就给她足够的幸福,她毕竟奢求的不多,少女的梦,不应该碎在她夫君的手上。

    【做不到你要的花前月下,但我可以许你嫁衣红霞,做不到你要的十里桃花,但我可以带你看尽繁华,做不到你要的青丝白发,但我可以让你富贵荣华。】陈曦默默地想到,少女幻梦,而他早已过了这个时期,他能给的东西很现实。

    碎了上一个女孩的幻想,这一次陈曦小心了很多,就算给了繁简现实,也依旧给她留下了太多的余地,笼中囚花虽是繁简自己的选择,可惜梦与现实永远会有差距,笼中金丝雀有自己的幸福,但是陈曦也不想剥削她那对能带着她高飞的翅膀,即使繁简自己觉得用不上。

    陈曦苦笑着看着拥在自己怀中睡着了的繁简,之前还在哭泣,现在哭累了就抱着他睡着了,始终还是太小了,轻轻的拂去她耳间的的发丝,陈曦低头浅浅的吻下。

    陈兰趴在窗口静静的看着这一幕,陈家庶女身份的兴奋期已经过来,作为一个歌姬到现在成为一个侯爷的良家妾的陈兰,经历过太多的磨难,恭谨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她和陈曦一起的时间更长,很清楚陈曦的个性,淡漠,冷然,但是却从来不会忘记旧人,只要不去逾越,陈曦不会忘掉任何一个承认的女子。(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